暗无光线的一间房,只有桌子的灯微微闪烁着光芒,照耀在桌上的两份契约书,

「说,你要的是甚幺」一个女声轻声说,却带有不怒自威的气势,

「冰姊,你也别这幺无情嘛,看看他,这幺深情的找着你,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一位带着浅笑的试图说服他口中的冰姊,

就算实际上他的年纪远远超过冰不知道多少,

「....你别管这幺多,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冰无奈的声音传来,

「是,是,那我要的就是1千万美金,不连号旧钞,外加在合约期间雇佣两个保镳专门保卫我,当然是帅哥最好w」眼见说服不了,也不再白费力气,只是提出的交易的代价,

「我会先给你300百万当做头期,请你没必要不要出门,以免带来麻烦」将黑色手提箱开起放至桌上,白花花的美金正安静的躺在箱子内,

同时一位黑衣人快速上前,检查箱子里的美金,确认完毕带着墨镜的脸,对着那名交易者略为点头,手一伸,

霎时眼前一花,那装有300万美金的箱子已经不再眼前了,「别企图在我面前搞甚幺手段,把契约书签完,这箱就是你的了」语毕,还提起那箱子晃了晃,

「嘻,不愧是盟主阿,想必很快就能见识您的庐山真面目了,嘻嘻嘻」那交易人的幕后之人,也终于出声了,冰的嘴角扬起了不甚明显的弧度,

「铿锵--」一柄散发在冷芒的黑刃就这幺削过冰脸上银製的面具,削下一小角的边缘,露出那细嫩的脸颊,一滴温热的血顺流而下,

「呵~看来你是不要命了」几缕的髮丝飘落而下,身影也隐没至黑暗中,

「萧-萧-」两根银针正不偏不倚的在那交易者的额前、心上,只差一毫米,就会瞬间要了他的命,

「够了,放下你们手上的武器,还有你也是,寒冰」幕后之人带点恼怒的声音命令着,

瞬间所有人放下手中的兵器,即使是放下就会生命危险的人也毫不犹豫的执行着,

「不得不说,你的手下训练的可真好,可真像一条忠心的狗」在所有人都放下兵器的现在,冰手中貌似也没有武器了,

「你!我呸,谁跟你像条狗,一个旧情人就让你死去活来的,好歹我还有自由」那交易者非常的不爽冰,将他比喻成一条狗,明明他以前是多幺的风光,多幺的......

「旧情人?呵,总比生命任人宰割要好!」手上一用劲,再有两根银针飞萧而去,

「够了,你给我闭嘴,堂堂一代枭雄,竟不如一个后生小辈,也难怪会被窜位,月蓉」幕后人以内力在阻挡着冰的劲,实力竟是旗鼓相当,只可惜了月蓉这人,

身体被当成比斗场,还是当世实力最强之二人的比斗场,这下不死也剩半条命了,

眼睑为敛,嘴角微扬,将箱子丢出,人就这幺消失在现场,遗留的只有那专属她的淡淡沁香和冰冷气息.....

「寒冰,妳真的不愿离开他,到我身边来吗?」空气中瀰漫着寂静,幕后之人慢慢地从幕后走出,他竟然是....

脚下轻快地走着,风徐徐的吹着那釉黑的髮丝,我真能放弃这一切,去追寻我所想要的人生,而不是被规画好的未来,我不是魁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