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会是这里吗?」

「是的」

「您是何以如此认为?」

「因为她当时传来的声音给我一种熟悉的味道,一定就是她没错!」紧握单手在胸前,像似肯定又像为了给自己多点自信,

「请您不要以如此轻率的决定,她,现可是月盟之盟主啊!」

「不用妳多说,小青,我自有分寸」

「可是...是,我明白了」名为小青的这位女子,在看到另一人的眼神,就是硬深深的吞下后面的话,

「呵呵~你们是在说什幺呢?看起来是蛮开心的,能让我加入吗?」一个清脆的女音加入,听到声音两人立马转向她,她-月盟盟主,寒冰,只见她轻鬆的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略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长至腰的漆黑秀髮,黑暗中的闪耀,一缕银色的髮丝,深邃的双眼,小巧的嘴,白皙如雪的肌肤,

黑色劲装,无一不说明她的身分,

「小雅,真的是妳,我找妳好久」另一人向前要抱住她,

「我姓寒名为冰,并不是你口中的小雅,飒」右手轻抵在飒的胸前,抗拒他的拥抱,脸上的笑也逐

渐变成轻咬下唇,看似不耐烦,其实只是在忍,忍住对他胸涌的情绪,

看着冰表情的变化,显示他的不认烦,他,真的认错人了吗?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只到他肩头的女人,

「你来我这就为找小雅这个人?」看近飒眼里的疑惑与深情,冰真的快忍受不住了,只能扯开话题

「是的,老大小时的情人」看到自家老大还在盯着人家瞧的小青,只能代之回答,

「小情人?难怪如此上心,可惜的是,我这里没人名里有雅这个字的」心在隐隐发疼了,佯装只是轻放在胸前,实则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物,脸上依然是淡然的笑,

但是看在其他人眼里就不是这样了,

「泉,怎幺办?」看出冰在那淡然的笑中蕴含的苦涩,更多的心痛,

「在冰还撑的下去的时后,不要去管,这是她自己的事」拉住尧想往前的身体,无情的说出这句话语,但是他的眼神却洩漏了一切,他对她的不安,不放心,还有那虽然少却不可忽略的情意,想去保护她,可是,冰一定不会承认的,所以他会在她的背后,撑住她那纤细的肩膀,替她负担下这些烦心事,

这一切都看在冰的心里,她虽然没看见,但她听见了,

「好了,就这样,没其他事就请回,我还有其他事要忙,泉,送客」不愿让他们在担心她,她下了逐客令,转身黑丝飘动,谢谢,泉,尧

「麻烦请你们离开!!」泉上前一步,接替了冰原先的位置,

「好!但我一定会再来,一定会找到证明的,妳,就是我的小雅」带着小晴也走了,

我,不再是以往的我,时间在变,我的永不改,只为妳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