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期末考的成绩出来了,我诧异地盯着成绩单上的数字,冷汗直流不敢置信,明明是东北季风迎来的季节我却感到一股炙热,坐在我隔壁的同学见状凑了过来,对于我的反应似乎感到很有趣,「乐乐,考得怎幺样?有大学读吗?」

一边说还一边露出了嘲笑的笑容,这浑蛋!

深深吸一大口气,我将成绩单反面一转将上面漂亮又美丽的数字亮给他看,将下巴抬起、我腰桿挺直,无所畏惧并且感到骄傲的说,「愚蠢的凡人!你觉得这分数会有大学吗?」

如果爱吹牛、爱浮夸的人会长出长鼻子的话,那此刻我的鼻子肯定突破天际了,但是我没有说谎,我的分数是货真价实的。

「吃屎啦!高乐乐居然比我高分!」同学的张大了眼睛,嘴张得开开的,差一点我就要以为他的下巴脱臼了,而以此为契机,有不少班上与我要好的同学们也冲上前来,这瞬间,我的成绩单就像中奖的乐透彩券一样,被愚蠢的凡人们争先恐后争夺着。

「干!我还以为这次至少有乐乐当垫被!」

「糟糕,连乐乐都有大学了我该不会没有吧?」

「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

可恶!一群浑蛋,成绩不好的同学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念书,并且考高分了不是应该要给予鼓励吗?怎幺通通都是这种反应啊!

「活该,谁叫妳平常不好好念书,也难怪其他人会有这种反应。」休息时间我将大家的反应和小蕙说了一遍,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被小蕙责备,啊啊,这世界没良心的人都死光光了是吗?

我小声嘟哝,「但是也不至于要那幺夸张嘛……」

「那马思齐呢?他是什幺反应?」

小蕙忽然提起了阿齐,我停下了把玩卫生纸的动作,抬起眼眸对上小蕙澄澈的双眼,「我没有跟他说过……大学的事……我只是说了想考的学校在台北。」

「妳没跟他说吗?」小蕙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一直以为妳有讲!」

我摇摇头,嘴角泛出一抹苦笑。

看着我的苦笑,小蕙敛下了眼睑,「妳没事吧?」

「嗯?为什幺这幺问?」

因为不理解小蕙倏然的问候,所以我有些困惑地望着她,但是小蕙只是看着我保持沉默,在最后抿着双唇和耸耸肩,表示没什幺。

我想我或多或少知道小蕙为什幺要这样问,只是我不确定我自己能不能够说得清楚。我喜欢阿齐这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然而这件事情我只想要当作秘密埋藏在心中,无论占据阿齐心脏的女孩是谁都无所谓,只要她可以让阿齐闪闪发光、登上舞台、保持笑容就好。

不远处传来了悠扬的琴声,我和小蕙不约而同看了对方一眼,将手中的卫生纸扔进垃圾筒之后,準备前往音乐教室。

这次的曲子不若之前,是一首充满宁静又祥和的曲子,同时这首曲子也时常在圣诞节时听到,尹柔住的那家医院也曾经播放过这首曲子,是因为这样才让阿齐想要演奏的吗?

在踏进音乐教室之前我先阻止了小蕙要开门的动作,我轻轻拉开了门露出一条小缝,坐在钢琴前的阿齐脸庞因深情而显得温柔,就好像眼前那架钢琴是他的情人一样。

就是这个表情。

以前阿齐在弹琴时总是会露出这种表情。

也是这个表情深深地吸引着我、牵引着我的内心。

看到这个表情我在剎那间想起了我的圣诞愿望──「我希望阿齐能够找到一个他真心喜欢上的女孩。」

我想,圣诞老公公一定有听到我的愿望吧。

即使那个女孩不是我也没有关係,真的,没有关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