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班上同学此起彼落地讨论着有关于烟火大会的事情我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这次的烟火大会有多盛大。

这次的烟火大会是由县政府所举办的,除了有华丽的烟火之外也请来了知名的国内艺人来做现场演唱,手机滑开县政府官网还可以看见他们清楚地打上当晚还有惊喜摸彩活动。

「妳要跟小耀学长去是吗?」小蕙一面看着手机一面随口问起,我点点头表示大概吧,上次和小耀学长一起去吃饭时我好像不知不觉之中答应了他。

小蕙不理会我的回答继续看着手机,而我则是趴在桌上,这几天不只是身体连心灵都觉得好累,越是接近全县大赛刘教练的脾气就越是火爆,他将田径队留下来的时间也愈来愈晚,大家都被刘教练的训练方式搞得很紧绷。

上次无意间和小耀学长提起这件事时,他也是笑着要我多多加油,全县大赛当天他一定会排除万难来替我加油的。

对于小耀学长的这份心意我很感动,真的很感动。

将视线落在阿齐的座位,他不在位置上,钟声才刚敲他马上就不见蹤影,是去上厕所吗?还是又去了音乐教室?

我强迫自己要将视线挪开但是却徒劳无功,正当我想要撇过头转换方向,从右边转向左边时,霎时我的眼前一黑,被一双大掌给覆盖住。

宛若装出来般沧桑又难听的嗓音传了过来,「猜猜我是谁?」音色里可以听出遮住我视线的人正在窃笑。

此举使得我内心充满了悸动,我故意撇撇嘴,装作无奈,「马斯齐。」我拨开了阿齐的手,「你很幼稚。」

眼前再次迎向光明,阿齐的容貌出现在眼前,笑得有些失望,「居然猜出来了?」他啧了几声,坐在我的前方,「我刚刚去合作社买了布丁,顺道帮妳买了苏打汽水,挪──给妳。」说完阿齐将手中的东西全数放到桌上。

看着苏打汽水我不经心神恍惚,想到了好多的事情,除了家人和朋友,大概就只有阿齐和小耀学长知道我喜欢喝苏打汽水了。

「不喝吗?」

阿齐的声音将我唤了回来,我伸手接过了他拿到我眼前晃动的苏打汽水。将铝罐拉环拉开之后──白色泡沫一口气涌了上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并且发出了惊呼声,白色泡沫越涌越多,眼看就快要将我的桌子给淹没,我赶紧从书包中抽出一大叠的卫生纸扔在上头,语带惊慌,「马思齐你阴我?」

阿齐不知何时已经从我前面的位置移到了旁边,他漫不经心地挖着布丁,看着我,「我哪有?」脸带无辜,一脸好像是我错怪了他,「我只是从福利社跑步回来而已。」

「你这浑蛋!」

好不容易在上课钟声响起前将这些该死的泡沫给清乾净,我忿忿地看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已经吃完布丁,现在正趴在桌子上补眠着,完全事不关己的模样,让人十分火大。

将这件事情在中午说给罗子鸿还有尹柔听的时候,他们也都一致认为马思齐这浑蛋十分可恶,但是这浑蛋却仍旧一点自知都没有。

「我是看你心情不好才这样的!」他正经地说着。

我却不想再听他解释,「好好好!还真是谢谢你喔!」我翻了一个白眼给他,将话题转开,「再过两天就是烟火大会了,阿齐你要去吗?」

虽然已经先和小耀学长有约在先,但是我还是想要问问看阿齐的想法。

阿齐瞇起了双眼,阳光落在阿齐的肩上闪闪发光的,「应该……不会吧。」他语带保留地说。

「为什幺?」我眨眨眼睛,试图说服阿齐。

垂下头,阿齐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快要比赛了嘛……」抬起头来,阿齐清澈的眸子凝视着我,「所以对不起喔。」

我微微一怔,想要在说些什幺来让阿齐可以像往常那样折服于我,却在撞见尹柔脸上的莞尔一笑而噤声不语,我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就如同我不知道为什幺自己在方才被阿齐拒绝时胸口又忽地疼痛了起来。

最后我只能勉强撑起笑容对着阿齐说:「是吗?那你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