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市聚众,以往熙攘的大道上,如今各家商户纷纷拉下帘幕,放下屠刀、连原本街角卖水果的小二连小摊也不顾,跑到靠南边的一宅院外,东瞧瞧西瞅瞅,几乎是整条街市的人都在这儿,却未见一人跨进宅门中,上头刻着赵王府三字的匾额掉了边。一名身戴黑甲的人凌空掐着赵王府家赵大老爷,赵匡,其妻儿缩在宅门内的柱边,瑟瑟发抖。赵家大老爷双脚猛蹬,两眼暴凸,脸色渐渐发青,嘴吐出白色泡沫。

当白子画和笙萧默抵达宅邸时,赵家大老爷早已口沫横飞,气息将至。白子画一指,剑气凛然,自指尖飞出,只见那人一把将赵家大老爷往旁边一扔,独自一人跳上房樑,而赵家大老爷四脚朝天地跌在树丛中,围观群中见状,有几人欲向前搀扶赵家大老爷,但那人将暗器掷向好事者,花千骨自宅门口走出,双手结印,将整个赵王府宅邸围住,挡住暗器。

笙萧默定睛一看,不觉大呼「是七杀。」

那名七杀弟子散出淡淡异香,味道让人怎幺也忘不掉,花千骨惊呼遥指七杀弟子「荒神香!」。

白子画蹙眉,拔剑往七杀弟子面上一劈,迅雷不急掩耳,一时间,七杀弟子自慌阵脚,闪身躲避,仍被划伤右手臂鲜血如注。众人譁然,而躲在宅边柱子旁的赵家妻儿,看见敌人受伤,不自觉地冲到赵家大老爷身边。七杀弟子见状,几番想冲过去,却仍然被白子画挡下,笙萧默和白子画一同站在赵家三口两侧。

七杀弟子鲜血如注,自知是敌不过,便拿出荒神香,银製的小瓶外雕刻着以假乱真的桃花,瓶口的封蜡早已被破坏。

花千骨一惊,虚汗狂流。

「荒神香已被使用过?」笙萧默一愣,连忙问着赵家大老爷「赵匡,怎幺回事?」

「我......我拿到的时候就已经如此了」赵家大老爷被妻儿照料着,诺诺地答道。

「我说,赵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笙萧默叫道「竟然派人袭击百草阁,还打伤了宫铃姑娘,有必要为了这香破坏你的原则?」围观的人指指点点,脸上充满鄙夷。赵家大老爷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地说道「这......这我赵某可是付了钱!而......而且赵某我也是受人之託!」

荒神香不祥的异香持续让双方僵持。

打破僵持的是花千骨,将气凝于掌中,用力一推,着实打在七杀弟子背上。一踉跄,七杀弟子手中的荒神香就这幺飞了出去。白子画眼尖,用法术接住。

霎时,血雾瀰漫。

七杀弟子突然从人跳起,以银针做武器,笔直地刺中赵家大老爷的心脏。

「相公!」「爹爹!」

白子画眼神一冷,一剑砍向七杀弟子,没想到对方竟然连迴避也没有,硬是被刀刃砍得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赵家大老爷鲜血如涌泉,笙萧默愣住,伸手就要触碰伤口将血气逼回体内。

白子画伸手阻止,马上发现这匕首不对劲「师弟且慢,这匕首被人下了毒。」

笙萧默立刻收手。

「救救我爹爹,救救我爹爹。」小孩抱着赵家大老爷,难过的皱起脸,抖大泪珠滚滚掉落。

赵家大老爷颓然而坐,茫然地看着鲜血四溅,似乎不相信这是自己身体流出的液体。「儿,儿,爹爹好像......好像快不行了。」

「爹爹不可以丢下我,不可以!」

赵家大老爷伸着满是血的双手,颤着声道「白......白依然公子呢?」

白子画和笙萧默面面相觑。

花千骨走近赵家大老爷,将他扶起身,赵家大老爷双眼迷离,将花千骨错认为白依然。「白......白公子,你......你答应过赵某的,你答应过的!」语未毕,赵家大老爷突然头偏一边,白眼,永久断气了。门外看戏的百姓们,相互对望,眼里满满的哀悼,可惜了这幺一个大好人,毕竟赵家大老爷可是曾经在大家最穷困之时开粮仓济乡里,也是长留镇上的大恩人。

「爹爹不要睡啊!爹爹!」小孩拼命摇着赵家大老爷的身子。

一瞬间,花千骨仿佛想起从前东方彧卿摀住她的双眼,但再次睁开时,却已然倒在怀中。泪水一点一滴的淌在颊上,滑落。白子画轻声叹口气,搂着花千骨。

「荒神香。」花千骨恍神道。

「什幺?」白子画心惊,回道。

「依儿的荒神香,可以让短时间死亡之人重获新生。」花千骨突然激动地转过头看着白子画「荒神香!」

「......」

「师父!」花千骨喊道,泪痕未乾「我不想,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在眼前死去了!拜託!师父!」

白子画未应,只是静静地看着花千骨。笙萧默看着眼前的两人,倔强依然。白子画的犹豫他不是不知道,荒神香加了身为神后裔的花千骨之血,藉由半神半仙的白依然提炼天地日月之精华,才得此奇香,甚至就连当年的紫薰上仙也没能做到。

众人目光移到白子画身上。花千骨握拳,深吸口气,咬牙跪在白子画面前。

「拜託了,师父,使用荒神香吧!」猛地一嗑头,再抬头,额上肿起栗子般的肿包,眼神毅然决然。

这一跪,笙萧默发现白子画眼神中的犹豫和坚持尽数崩塌。白子画沉默不语,紧盯着花千骨。外头的平民看到,其中一人吶喊「仙人不就是要拯救苍生吗?快用那个甚幺荒神香救救赵大老爷吧!」短短一句话,便沸腾了群众,不少人学着花千骨,纷纷跪在宅门外。笙萧默再次叹气,拍了下白子画的肩膀。白子画从袖中掏出荒神香,将瓶口打开,呼之欲出的奇香散出,四周围观的人群大力嗅着,好不贪婪,将一小搓荒神香粉末倒在赵家大老爷的舌尖上,白子画快速阖上盖子,奇蹟似地,赵家大老爷胸前的血窟窿竟用着飞快的速度癒合,脸色虽然依旧如同死人般的白色,但原本已然翻白的眼,此时也渐渐聚焦。

「快看,赵老闆死而复活了!」

「好厉害,这是仙人的奇蹟!是荒神香的奇蹟!」

外头欢呼。小孩抱着自己的爹爹又亲又抱。不断地向白子画道谢。

看着团聚的赵匡一家,花千骨对笙萧默感激一笑。

笙萧默自是回以笑容,然而,一股不安的异样感却自此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