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宥妃又拒绝了叶幸司的告白。

「对不起,我现在还没有準备好再谈恋爱,我们当朋友好吗?」

她不想失去叶幸司这个朋友,她不想因为拒绝他的感情而失去他。

这一阵子,这些日子,如果没有叶幸司陪在她身边,她不知道会成了甚幺模样,连她自己都不敢想像,她很感激叶幸司,但她不能因此接受他的告白,她还没有把握再去谈另一段感情,她更不想失去一个好朋友。

「倪宥妃妳好狠,这是妳第几次拒绝我了,妳当我的心铁打的,都不会疼吗?」叶幸司演技差的拭泪,用食指着自己的心脏,「我这里受伤了。」

虽然叶幸司这幺夸张的嚷嚷,但倪宥妃知道他答应了。

「我有OK蹦。」她真的拿出OK蹦。

「我答应妳,但妳得保证我是第一个男友候选人。」叶幸司收下了OK蹦,并且提出要求,眼神认真,跟刚刚完全不同。

噗,倪宥妃噗嗤笑了出来,「知道了,你是排名一号男友候选人。」她认真的发了号码牌,还若有其事的把号码牌给他。

「那我现在是準男朋友喽?」叶幸司对号入座。

是这样吗?听起来好像也没错!

叶幸司胁着好友的名义,先行男友卡位之实。这是他的机会,即使他还需要再等,他愿意等,只要那个机会属于他。

「嗯?」叶幸司逼着要倪宥妃承认。

「是是是,你是準男友。」算了,这称呼她就大方的不跟他计较了。

「那我们去吃饭吧,想吃甚幺?準女友。」叶幸司突然爱上这个称呼,动不动就喊倪宥妃準女友。

「随便。」

现在的她对于吃的要求只剩能填饱肚子就行,美食在她眼前已经完全失去魅力,她甚至讨厌吃东西,如果不是一定得吃东西来维持这人类的身躯,她甚至以为自己可以不吃不喝的过日子。

叶幸司当然清楚倪宥妃这个改变,他不勉强她,但也绝不允许她虐待自己,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所以他也乐在其中的每天压着她吃三餐,享受这像情人般的独处时光。

***

叶幸司很常陪伴在倪宥妃身边,而倪宥妃也逐渐的习惯他的陪伴,虽然一开始是叶幸司自个儿厚脸皮的猛献殷勤,摇尾巴,讨好她,安慰她,逗她,但后来慢慢的他们成了无所不谈的知心好友,只是叶幸司要的不只是好朋友,他还想要的更多。

他从不隐藏自己对倪宥妃的心意,因为一次的教训,让他惊觉爱就是马上要说出来,告诉她,然后才不会有再次错失她的遗憾。

而倪宥妃也清楚的知道叶幸司的心意,只是现在的她,还没有接受下一段感情的準备,她也没有想要以一段新感情取代上一段感情的想法。

她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慢慢平复这失恋的伤痛,才逐渐淡忘那个占据她所有思绪的人,才把心里的那个人推到最阴暗的角落,藏得深的连自己都看不见,只是看似恢复的一切,又好像有些不同,现在的倪宥妃跟以前的倪宥妃外表上并没甚幺改变,但她的喜好,却有了明显的转变,她对美食全然没了兴趣,甚至不爱吃东西,现在的吃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只是因为身体需要,还有因为叶幸司的督促。

「学姊这是不是妳阿?」倪宥妃的直属学妹拿着手机里的影片,询问她。

影片是倪宥妃大一那年楼英载在校园里对她公开告白的影像,她愣了,怎幺会有这种东西?

「学姐的男朋友好帅喔,而且也好浪漫。」

「我们分手了。」倪宥妃说出的话很轻,很坦然,很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学妹愣了愣,「对不起,学姐。」

「没关係。」原来这些走过的足迹,还是清楚的印在那,即使在她的记忆里模糊了,也仍存在某个地方,某个人,某个网路,清楚的、证据确凿的证明那个属于他们的曾经。

这种不经意跳出来提醒倪宥妃楼英载曾经存在的记忆,让她平静的心,又掀起一圈圈的涟漪,这个她早该遗忘的男人,仍影响她。

「想甚幺?」叶幸司已经走到的她身边,她还无所觉。

倪宥妃吓了一跳,笑了笑,连忙回应,「没甚幺。」

「这暑假妳真的又要去叶姐那打工?」叶幸司问。

当然,倪宥妃点头。

这是大二时,叶幸司牵的线,因为倪宥妃想趁着暑假打工,也刚好他堂姐的公司正缺工读生,正巧询问叶幸司有没有适当人选,所以就这样,倪宥妃到了叶璇的公司打工。

倪宥妃喜欢叶璇,也喜欢在她的底下学习,所以大三的暑假还没到,就主动的询问叶璇需不需要工读生。然后她当然立即得到了肯定的答覆,还有一份热呼呼的打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