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吵架了,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吵架,应该是说冷战,因为没有人破口大骂,也没有任何的无理取闹,更没有所谓的争执,只是彼此沉默,相互生气,没人先开口说话,没人先开口道歉,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两人冷战的原因不外乎是昨晚楼英载送了范衍柔回学校这件事。

楼英载居然送到深夜还没回家,也没有打电话给她。她心里不是滋味,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也不喜欢自己一颗心悬在那,不上不下,一股脑儿的胡思乱想。

「你们去哪了?」她毫不犹豫的想问就问。

「因为衍柔刚好有些事,我陪她去。」他大略的解释,很大略,解释的不清不楚。

「甚幺事?」她又问。

「这是她的私事,我答应她不说的。」他为难。

倪宥妃瘪嘴,她讨厌这个答案,这个会让她思绪更乱的答案。

「别生气了,嗯。」他轻搂着她。

「我不喜欢你跟其他女生太亲密。」她嘟着嘴,数落对楼英载的不满。

楼英载的女人缘她再清楚不过,他对女孩子都是体贴的,她也知道,他并没有其他意思,但范衍柔跟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在倪宥妃心中,她是特别的。

「知道了。」楼英载撒娇的搂着倪宥妃左右轻晃,「不生气喽。」

只是在这之后,她开始疏远他们的关係,刻意地保持两人的距离,躲开所有他对她的亲密接触,除了準备三餐,其他时间也极少在他那里逗留。

她想,也许他们都需要静下心来想想,彼此适不适合对方?当初他们开始的莫名其妙,一个吻,就让她从诽闻女友变成了正牌女友,那时的她根本还搞不清楚状况,脑袋跟心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楼英载拖着走。

这爱情来的太快,完全没有给她思考的空间,现在,她需要趁机好好的想一想,他们之间的关係。

因为现在的她变得越来越不像她自己,她开始吃醋,开始不喜欢那些亲近楼英载的女孩子,开始不喜欢楼英载对这些女孩子的贴心,开始怀疑楼英载的行为,甚至怀疑楼英载对她的爱,这一切都让她越来越难以忍受,更讨厌的是变成这样的自己。

也许就像严以晴说的,她不过是他的众多女友之一,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也许他们真的不适合?

也许更适合他的人是范衍柔,不是她?

也许....

这些混乱的思绪,在倪宥妃脑袋里打了个结,越滚越大,越滚越难解,最后连她该怎幺做?该怎幺办?该怎幺想?全都乱了套...

楼英载也发现了,他发现了倪宥妃开始不一样的行为,但他甚幺都没有说,两人就这样悄悄的开始冷战,战到局外人都明显的感觉两人之间异常的气氛。

他无法理解倪宥妃突然的改变,她故意的疏离,显示着她在生他的气,但她在气甚幺?

他一头雾水,他做了甚幺?

他明明那幺爱她,即使没有把爱天天挂在嘴边,他以为她也能感受到他对她的爱,即使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仍是多的数不清,但他对她就是不一样,他以为她知道。

「那我去上课了。」倪宥妃一準备完中餐就要离开。

「妳不吃吗?」

「不吃。」最近她总用上课、打工这些的理由先行离开。

「宥妃妳...」他抓住倪宥妃的手,欲言又止。

「怎幺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幺端倪。

「没甚幺。」他放开她的手,他一直在等倪宥妃找他谈谈,但她没有,「妳去吧。」

楼英载完全无法招架这种局面,倪宥妃的不吵不闹,这样的冷处理,让他心情烦闷到极点,最后是约了一堆学妹一起到夜店狂欢。

他们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

而那些心仪楼英载的女孩们,纷纷展开攻势,无不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趁机佔据倪宥妃在楼英载心中的位置。只是这些女孩主动的投怀送抱,却让他的心更加烦躁了起来。

他的心里想的仍是她。

那个笨女人,那个连告白都分不清楚的呆子,那个一说到吃就两眼发直的吃货,那个总是不经意就让他心跳加速的女人,那温柔的眼神,那可口的唇,该死的居然让他发狂的想念。

倪宥妃,这一辈子只能属于他!

既然如此,那幺就由他来打破这个僵局,他要亲手惩罚这个坏女孩,这个早就偷了他的心,现在还想要赖帐的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