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特与嘉塔的会面真的称不上是愉快也不能算是什幺戏剧性的。

确切的说,他与恶魔等等的魔族会面,除了兵刃相交针锋相对之外他实在想不出第二种结局。哦,当然,通常对方都是被他一枪毙命,鲜少例外。

「你看起来像个驱魔师,哦、你是吗?」那个脸孔精緻像是天使一样的黑髮少年睁大了紫水晶般的猫眼,就这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被一支战矛所戳个对穿而要因为失血过多死亡的他视线之内。

然后他像是发现了什幺,打了个响指,欢快的笑了起来,「啊哈,一个失血过多濒临死亡驱魔师!在这里──一位饥饿已久的魔族面前。这可真是一道佳餚不是吗?」

彷彿天使张开了汙秽不洁的黑翼冠冕堂皇的伫立在经历战斗而残破不堪的教堂内讽刺的唱起了圣歌。

文森特没有回应,那名黑髮的魔族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为了让文森特别忽视他,他甚至以苍白的几乎能看到皮肤下面蓝色静脉的双手捧起了文森特的脸。

「喂,我有个委託。」

「哈……?恶魔委託驱魔人?……你在说笑吧。」他的身体状态实在不怎幺乐观,但他依旧对于恶魔少年的话语嗤之以鼻。

「不!驱魔人驱逐恶魔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所以……?」文森特的尾音拉的很长,还带了一些上流贵族特有的口音。

「所以───」那个魔族故意学着文森特的语调,拉长了尾音,「我说过了,驱魔人……」他指了指文森特,「杀死恶魔……」他又指了指北方,「可是天经地义的使命。」

他瞇着眼笑,笑的可真是天真烂漫,让人几乎都快忘了他本身就是一只恶魔。

「为了避免你的反悔(以及死亡),我们应该先订立个契约!哦对,人类最狡猾了……」他嘟囔着,挥了挥手召唤出法阵。

契约的好处是能够令他们共享一部分的生命以及魔力,许多驱魔人也会找寻那些弱小的魔兽或者其他非人来签订契约并且加以控制他们──这几乎是每一个驱魔人在学院的必修课程。当然,足够强大的驱魔人甚至能够得到天使那类神圣又美丽的生物青睐。

但文森特是个例外,他不与谁签订契约也足够强大。

「咳……我似乎没答应。」文森特咳出鲜血,他几乎觉得自己在这幺耗下去大概会先死于失血过多,他戴着皮手套的拇指擦过嘴唇抹去鲜血。

他还能保持意识还真是奇蹟。

「为什幺不答应?」恶魔歪过头,睁大了紫水晶似的眸子不解的看着驱魔人,「驱魔人杀死恶魔可是使命不是吗?」

普通人看不见的契约法阵依旧在他们的脚下转动着并发散萤光,恶魔在驱魔人面前蹲下,他的眸色变得深沈,近黑墨般的暗紫,他突然的又笑了,「啊哈!」

「你想报仇对吧?但首先你得活下去。」

「你瞧,你伤的那幺的重……」恶魔怜惜的伸手擦去驱魔人脸上所沾到的血污,「你很清楚你无法活下去了,你将会在这里独自的死去。」

「不过你是幸运的,你的血唤醒了我。」恶魔指了指被契约法阵覆盖着的地板,那裏的花纹是个细小的凹槽,驱魔人所流下的血滴入凹槽,恰巧启动了一系列的机制而唤醒了被迫沈睡已久的恶魔。

「你瞧,我分给你一些寿命,你讨伐恶魔,我吸收那些恶魔的魔力恢复力量,双赢的局面!」

幻术化出的苹果虚假的散发出香气,即使只是画饼充饥,饥饿已久恶魔却不在意的大口咬下。

没有得到回应,那位恶魔眨了眨眼看像驱魔人。

「哦撒旦啊!他失去意识了……」他来回踱步不知道如何是好,魔法阵依旧在他的脚下旋转着,「冥河啊……地狱才知道多少年以后这里才会有第二个驱魔人把鲜血滴在那些该死的封印上。」

「更───正。」他再度拉长的尾音,认为这样非常有趣的咯咯笑了起来,「是一个足够强大的驱魔人。」

「好吧,这在人类的用词叫什幺?强买强卖?强迫症?强姦?」恶魔飞快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空中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接着魔力托举起驱魔人的手,自动自发的指引失去意识的他同样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鲜血交融在一起最终像水一样低落在魔法阵上,魔力掀起普通人肉眼看不见得涟漪,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恶魔看着驱魔人敞开衣领所露出的魔纹,很是满意的笑了。

但他的得意坚持的并不长久,他的笑容很快的转变为惊愕,胸口炽热的像是岩浆泼到,他垂下头,相同的咒印同样在他身上同样位置的魔纹上蔓延开来,像是丑陋的虫子爬行痕迹。

「噢……」他懊恼的一歪头,「太久没与人类签订过契约的我肯定念错了什幺契约咒语的音节──这该死的是个共生契约咒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