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花非常喜欢世子,对世子也是付出很多,可以说她根本就是世子注定的妻子。」

「付出很多?」谭元疑惑。

文墨玦问道:「你不是哥哥身边的人吗?你不知道哥哥与小花儿的事吗?」

谭元顿了顿,「小花儿?」

「我是这样称呼她的。」

怪不得啊,谭元道:「五年前本大爷离开京城,去北方边境处理事,三天前才回来,他就派任务给本大爷了,所以本大爷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事。」

原来如此,文墨玦问道:「那要我说说他们之间第一次相遇的故事吗?」

「说吧。」

「三年前,因为有事,我和哥哥那时只有短暂时间住在南边丁家村,事情虽然处理完了,但因为成天看到山贼在我眼前做乱,哥哥跟我实在心痒痒,于是几天后,我们带着烟灵和语嬉,还有其他手下去剿匪。」

烟灵接下去道:「谁知路上,遇上山贼要强姦宁花,世子直接杀了那些该死的山贼,那时宁花的脸上被山贼打了好几巴掌,小脸红肿,嘴还流着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全身都在颤抖,不知道她当时她有多害怕。」

文墨玦又接着说下去,「当时哥哥脱下自己的外衣,替小花儿穿上,然后轻轻抱起小花儿往我们的马车走,哥哥把小花儿安置在马车上,就叫我和语嬉带着小花儿回去,带着语嬉和其他手下去剿匪,当时哥哥的脸简直太恐怖了。」

烟灵道:「那天,我和其他手下也只杀了五十几人,世子却杀了足足二百多人,身上却连一滴血都没沾到,事后,世子就把山贼的事情交给卉心处理,叫卉心自己看着办。」

「那日之后,再无山贼,我跟哥哥就带着小花儿回京,再回到京城前,我们终于问出她的家世,得知她是宁将军的妹妹,便要送她回去,她却是紧紧的抓住我,说出他是因为替受伤宁将军找只有在丁家村生产的药材,才到丁家村的,但却遇到山贼,还说宁将军丝毫不知情她出府,她还请我们一定要保密。」

「我们回京后,陪着小花儿拿药材去给宁将军服下,宁将军很快便康复了,但他在小花儿回府第一天,就发现小花儿变得怪异,逼问小花儿后,才知道小花儿经历了那些事,他非常自责,都是因为自己生病,小花儿才会受那些苦,他康复后,带着小花儿和一些难见珍贵的礼品来靖远侯府道谢。」文墨玦讲到最后,越讲越开心了。

「那时,小花儿说有话要和哥哥说,哥哥也说有话要跟小花儿说,身为小花儿哥哥的宁将军,自然是跟哥哥的妹妹,也就是我!一起偷听去啦!你知道我们都听见什幺、看见什幺了吗!!」文墨玦越讲越激动。

「冷静点。」谭元说。

文墨玦根本没在听,反而更激动,她把棉被丢去一边,走出房门坐到烟灵和谭元面前。

「小花儿的小手抓住哥哥的左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哥哥,只见哥哥把她抱起来放到桌子上,问说:妳的伤好了吗?小花儿回答都已经好了,哥哥又问了句:那妳现在还讨厌男人吗?只见小花儿面色通红的回答:除了你和哥哥,其他男人都讨厌,哥哥一听到这句话便开心的笑了!」文墨玦又一个兴奋的开始讲。

「接着哥哥又问了句:那妳喜欢妳哥哥吗?小花儿立刻就回答了喜欢,接着哥哥又问:那妳喜欢我吗?然后......」只见要讲出让她最兴奋的地方时,谭元用力拍了地板一下,打断她说话。

「噁心死了!太肉麻了吧!本大爷听不下去了!」只见他站起身就要离开,文墨玦紧紧抓住她的衣服,露出狡猾的脸。

文墨玦大声道:「然后小花儿脸红了半天!终于回答哥哥的问题了!妳知道小花儿说了什幺吗!!」

烟灵看着这有趣的一幕,不禁笑出来了。

「她说:喜欢!然后也问了哥哥一个问题,你知道小花儿问了什幺吗?」

「本大爷怎幺知道!」

「小花儿问哥哥喜欢她吗?哥哥马上回答了一句话:非常非常喜欢!」文墨玦想到当年那一幕,顿时觉得心中甜甜的。

「我去,他还可以再肉麻一点......」

文墨玦鬆开手,站到谭元面前,道:「我还可以再讲一些事!」

「本大爷不想听。」

文墨玦又补了句,「只有我知道!」

烟灵一听,兴奋的说:「奴婢要听!」

文墨玦把谭元拉回来坐好,只见他一脸无奈,将后背靠在墙壁上。

「一年前,哥哥房内的茶被人偷加了那种药。」文墨玦说。

烟灵皱眉,「哪种药?」

「就是那种吃了,就会性慾爆发,身体也会变得非常热,然后变得神志不清的药,而且那个药具有毒性。」文墨玦解释。

烟灵点头,谭元的也变得脸色凝重。

「那天晚上,小花儿去找哥哥,然后哥哥和小花儿喝了那些茶,之后哥哥马上就察觉不对,哥哥把脸色很红的小花儿带来我房间,自己跳进府内的莲花池,小花儿被刘渔喂了药,马上就恢复了,但刘渔说,哥哥房内的药是针对男子下的,就算喂了药,还是无法清乾净体内的毒性,必须让一个女人跟哥哥......做那种事,才能清乾净自己体内的毒。」

谭元问道:「他答应了吗?」

「哥哥没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