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墨玦用轻功带他回到她的宫里时,直接把他从半空中扔下去。

「啧啧,下手真重。」他当然没有摔到,而是稳稳的站在地面上。

「你偷偷进宫要杀谁?」

他嘴角微微上扬,道:「无可奉告。」

「为什幺哥哥派你来?」

「哼,还是无可奉告。」

「报上名来。」

「本大爷才不说。」

......

「王妃!!」

这声音,是语嬉。

「躲好。」

他明白文墨玦的意思,立刻跑进她房里。

「怎幺了,这幺慌张?」文墨玦问语嬉。

「宫里有刺客,一名侍卫被杀害,摄政王让王妃好好待在宫内,比较安全。」

原来他是杀了侍卫。

文墨玦道:「原来他还会在意我的生死。」

语嬉沉默,忽然问道:「王妃知道烟灵去哪了吗?」

「我让烟灵去送吩咐御膳房準备小点心给尉迟姎公主。」

此话一出,语嬉的脸一下子惨白,吞吞吐吐的道:「从这里......到御膳房需要经过......静水池,听......听说刺、刺客也有经过......那个地方。」

文墨玦假装出吃惊的样子,道:「......我现在去找她!」

但语嬉一听她要去找烟灵,脸更加惨白了,弱弱的道:「让奴婢去吧......」

「不行,我要亲自......」话说一半,前院突然有了动静。

想必是烟灵回来了。

「跟我去看看。」说完,文墨玦走向前院。

一群人围着烟灵,文墨玦走过去,他们纷纷退让。

她看向烟灵,对旁边的下人说:「拿药盒来。」

不过一会,一明侍女把要和交给她。

文墨玦对烟灵吩咐道:「跟我进去。」

「是。」

文墨玦回到房里,把药盒放在小桌子上,道:「出来。」

刺客幽幽的从柜子后走出来,笑笑的说:「伤了人準备包扎啦?」

「伤了又如何,她是我底下的人,更何况她能救她自己。」

拿药盒只是掩人耳目。

这时,烟灵将手掌上凝聚特别的气息,将力量传到伤口上,不出几秒,被刀砍过的手完好如初。

在她底下做事的,可不能是什幺都不会的小花。

「对了,在我给哥哥传消息,说他一个属下在我这边,让他进宫领回去前,你暂且住在我宫里吧,反正除了尉迟姎公主和尉迟云郡主,基本上没人会来我这。」

他顿了顿,笑道:「原来妳不得宠。」

文墨玦坦白,「没错,摄政王眼里没我。」

他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回答得这幺乾脆。

「后天是皇帝生辰,你跟着我一起出席宴会。」

「本大爷凭什幺听妳的话?」

「不听就滚出皇宫,戒备这般森严,我看你怎幺个本事出去。」

他沉默了一会,问道:「妳什幺时后传消息给文墨沉?」

「今晚。」

「......本大爷勉强答应。」

「那你现在跟着烟灵去换成侍卫装。」

他们俩人离开后,文墨玦拿了纸和毛笔,写了一封密函。

夜晚靖远侯府

「小侯爷,墨绝小姐寄了密函。」卉心拿着一封密函交给文墨沉。

文墨沉接过密函,打开看了一会,放在蜡烛上烧成灰烬。

「谭元在墨玦那,后天进宫带回他。」

「属下遵命。」

「卉心。」文墨沉问道:「妳觉的谭元会将杀了云妃侍卫的事告诉妹妹吗?」

卉心想了想,道:「他从不会跟别人说出他的任务,大概是小姐从他身上,看出什幺了吧。」

也是,他妹妹比孙瑜还聪明,怎幺可能不知道谭元杀的人,是左相府的眼线?云妃是文墨沉的姑姑,当然要把她身边的敌人全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