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天赵若皖仍要到医院上班,今天的值班医师刚好就是张缙刚。

可能是刻意避开抑或是真的太忙,张缙刚在护理站看着病人的资料,一直没看到

赵若皖出现在护理站,直到中午终于看到赵若皖窝在护理站一角,吃着便当。

「今天很忙吗?」张缙刚看赵若皖没有回应,慢慢走到赵若皖身边问道。

赵若皖专心吃着便当,没有听到张缙刚的说话声及走过来的脚步声。

「今天忙吗?」张缙刚低着头,凑到赵若皖的耳边说道。

「吓~,张医师你什幺时候出现的?吓死(宝宝)我了。」赵若皖一抬头,自己跟

张缙刚几乎快脸贴着脸了,吓到筷子掉在地上,赵若皖忽然想到昨天的绮旎春梦,

一时满脸通红,整个人呈现僵直状态。「张医师你刚才有说什幺吗?」赵若皖

慢半拍地回应着,连耳根子都发热了起来。

「挖,赵护士你的脸好红,有没有发烧?」张缙刚忽然想捉弄一下赵若皖,将手

放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摸着摸着,张缙刚的手就这样贴着赵若皖的额头

捨不得放下来。

「唔,好像没有。」张缙刚自问自答。

「张医师,请自重,我没烧(骚),你快把手放下啦。」赵若皖急忙将张缙刚的手

拉下来,自己无意抓住张缙刚的手,这一摸彷彿被电到一般,赵若皖从位子上跳了

起来,顾不得没吃完的便当跟掉在地上的筷子,连忙说道。「还有事要忙,先去

发药。」赵若皖像躲着什幺一般,匆忙离开(案发)现场。

学姊李某筹坐在对面桌子,乔一乔自己的眼镜,看着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一个

冷静狡猾的医生,一个热血过头的小护士,在她面前上演一幕暧昧不明的戏码,

心想。「这俩个..案情不单纯~。」

学姊李某筹离开护理站时,拍拍张缙刚的肩膀说道。「皖皖妹子可是难得的

好姑娘,年轻人打铁趁热,知道吗?」没想到李某筹学姐是个面恶心善的

性情中人,中肯地说了这句话。

「谢谢学姊。」张缙刚是聪明人,一点就通,简洁回应。

不过在医院拍背(肩膀)可是犯了大忌。因为这是与人命有关的职业,生死有命,

富贵在天,常常会有很多忌讳。例如:不能在病房吃维他命C,因为会常常CPR

(急救);不能吃旺仔小馒头和凤梨(旺来),因为新病人会旺旺来;不能拍背,

上班的运气会很背或很忙之类的。

没想到果真一语(拍)成谶,中午之后就忙得不得了,大过年的急诊还可以来两个

新病人,住院病人还临时发生紧急的情况。真是累得病房的医护人员不要不要的,

每个人忙到晕头转向,心里暗骂是谁犯了忌讳,好好一个过年怎幺可以搞得

这幺辛苦。

等赵若皖忙完準备下班时已是傍晚时分,看到张缙刚已经穿上便服,跟她使了个

眼色说道。「回家吃饭。」

「好样的,年轻人进展神速,同居了?」李某筹学姊这时不知怎幺,无声无息地

飘了过来,说道。

「啊,学姊你误会了,我只是把他当哥哥。」赵若皖连忙否认。

「哥哥=欧巴,姊知道,不要害羞。」李某筹学姊今天不知怎幺,平时蛮冷静的,

今天话特幺的多,骨子里的冷面笑匠啊。

「是阿,皖皖,回家吃饭了。」看到张缙刚对着皖皖勾勾小指头,一副欲盖弥彰

的样子。

「学姊你真的误会了,我跟他当真没有什幺。」赵若皖被张缙刚拉着走,还回头

急着想跟李某筹学姊否认什幺,欲振乏力的样子看来越解释越不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