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阳光才刚出现没多久时,汐儿就已经起床出现在了客厅中。

早早就在客厅做早晨操的韩妈见汐儿出现在自己眼前时,还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疑惑的问:「汐儿,妳今天怎幺那幺早就起床?今天有要出去玩吗?」

汐儿听见自家妈妈的声音后,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妈妈那幺早就在客厅,「没有啊,我因为睡不着了,所以想说去散散步而已。」撇过头,不让自己的视线与韩妈对视。

韩妈伸了个懒腰,「哦,是吗?早晨去散散步也不错,那妳要小心一点喔!」叮咛完汐儿后,继续做着早晨操,显然没有注意到汐儿的不自然。

汐儿顿时鬆了口气,「我知道了。」拿起柜子上的钥匙后,快速的离开了家中。

离开家后,汐儿独自的来到了社区的公园里头。她看了看公园四周,确认没有人后,她才走向了荡鞦韆,并坐了下来。

抬头看向一旁没有人坐的荡鞦韆,思绪一瞬间像是回到了过去一般。

这里,有着许多与诺共同的回忆……

这里,还记得是诺给自己承诺的地方……

可是,现在却已经……

想到这里,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汐儿低头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随后抬起手紧握着它,「对不起……我要把你给拿下来了……」我想,我不适合配戴这条项链……

将双手放在了脖子的后方,并将项链解了开来,「你的主人不再是我了……你的主人……另有其人……」看着手中的项链喃喃自语,泪水也正好滴落在了项链上。

握紧手中的项链,起身朝着尹家的方向走去……

每走一步,内心是多幺的挣扎,她这样的决定是对的吗?。

看着手中的项链,思绪一下子回到了昨晚。

『我,从来不爱韩汐儿!我,只爱妳慕沁雪一个人!』

汐儿自嘲的笑了笑,那笑容是多幺的牵强……

韩汐儿,别再继续想了……你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抬起手将手中的项链挂在了门把上,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当走到离大门不到两公尺时,社区的大门突然打了开来,只见穿着红衣黑裤的尹尔诺出现在了眼前。

尹尔诺看到汐儿后,惊讶了一下,「汐儿,妳要出去吗?」看到那幺早起床汐儿,这还是第一次。

汐儿撇开视线,微微的低着头看着地板,「嗯,想出去散步……」

「哦——」尹尔诺点了点头,想了想,「要不我陪妳吧?」

汐儿立马抬头,「不用了!」随后愣住。

她怎幺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那幺激动,而且还毫不犹豫的就说出口。

于是她直接从尹尔诺的身边略过,快速的离开了这个社区。

尹尔诺回头看向汐儿那离去的身影时,只觉得那不安的感觉又再度袭来……

为什幺我看着妳的背影,我的心会隐隐作痛?就好像妳会离我远去一样?

我怎幺觉得……有什幺事情正悄悄的改变呢?是从游乐园回来后才慢慢开始改变的吗?还是我的错觉?

尹尔诺收回了视线,看向了家的方向,「还是先回家吧!」

走着走着,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当离家门不到几步时,看见了门把上好像挂着什幺东西,于是加快了脚步来到了门前。

尹尔诺愣了一下,随后伸出手拿起了门把上的项链。

他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又看向了手中的这条项链,当看清这条项链时,眼里满是惊讶,「这……不是汐儿的项链吗?」

看着手中的项链,回想着刚刚与汐儿碰面的场景。汐儿撇开了视线不看着自己,当他要陪她时,她却毫不犹豫的回答,难道……

尹尔诺顿时回想起了与汐儿的约定。

『如果……哪一天我不再需要你时,我就会把项链给拿下来。到时……我们就再也不是男女朋友……』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妳有把它拿下来的一天……』

握着项链的那只手不自觉的握得更紧了。

汐儿,妳这是要跟我分手的意思吗?

他现在只想要把事情给弄清楚,可是汐儿却在不久前才刚离开了社区……

几秒后,尹尔诺默默的走到了公园里头。

既然汐儿现在不再社区里头,那幺他就在这里等她来。

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等她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我想她一定会认为我在看到这条项链后会去她家里等她,于是她选择不回家而来到这个公园里头,想必是不想看到我吧?要不然刚刚怎幺会跑得那幺快呢?

而且这个公园……还是她最喜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