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淑娟愣了愣,而程志浩看见妻子的反应,同样也是怔怔地杵在原地。

「这个嘛……」郭淑娟轻咬唇后犹豫了一阵后开始解释。

原来在当时程志浩的公司出了些状况,郭淑娟与程志浩时常因为公司的事情起争执,而魏以昊是郭淑娟多年的好友,于是当时正面临到妻子外遇的魏以昊与常和丈夫吵架的郭淑娟,便因此时常相约谈心。

在当时两人都只是单纯各自聊着家里的情况,也谁都没有踰矩过。只是不少次郭淑娟都曾因为魏以昊的缘故忘了还在幼儿园等她的程诗妤,儘管她很抱歉,但却也因此她与程志浩的纷争越来越多。

「后来,以昊的妻子出了意外走了,就算我怎幺告诉妳爸我们真的没什幺,妳爸他也还是不肯相信。」郭淑娟皱了皱眉,「接下来的半年,家里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我跟妳爸越来越常吵架。」

「大概是因为太孤单了或是相处久了吧,以昊渐渐对我动心甚至还向我表白,对于那时候的我是相当措手不及的,因为我真心没有想过要跟他有什幺发展的可能,虽然……虽然跟你爸当时的关係确实很糟,但我依然没有真的想过要放弃。」

「一直到后来,我得知你爸的公司再缴不出货款就肯定得面临倒闭的命运,以昊知道了以后说要是我答应嫁给他,他愿意帮忙。」郭淑娟浅浅笑,像是在回忆那段日子。

「我告诉他我要考虑几天,后来看公司的情况真的太糟糕了,最后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所以就这样我跟妳爸离婚了。」

「魏劭亘的爸爸也太坏了吧……」程诗妤噘着嘴抗议。

「哎唷,妳不要这样说,他对我真的很好。那时候他也是因为他刚升上主治医院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他妻子又刚走劭亘真的太需要一个妈妈陪伴他,他才会出此下策提出那样的请求的。」郭淑娟解释。

「一开始,我也是对妳妈很不能理解。后来我从妳妈那里收到了一张支票,我才知道原来她的离开是有原因的。」程志浩眉心紧蹙,「所以我找上了她,希望她能回来。」

「可是她却坚持,她回不去了。」

郭淑娟耸肩,像个捉弄人的少女般吐吐舌,「谁叫你那时候要伤我这幺深。」

「而且你一开始不是还说我是为了钱才要跟以昊结婚的?我们好歹也交往结婚那幺多年了,你居然把我想作那种人,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难过耶。」

「对不起嘛……」程志浩抓抓头。

「不过好险妳现在过得很好。」他的眼中满是温柔,低沈的嗓音像是歌曲般动听。

「来不及了。」郭淑娟斜睨了程志浩一眼,让程诗妤看着看着不禁有些像是看着自己平时生气的样子。

「哎唷,在女儿面前妳也留点面子给我。」

看着父母打闹的样子,她可以感觉到在过去的时光里她们肯定是很相爱,才会一起生下了她,即使最后两人分开了,却也还是可以像这样坐下来好好的聊着近况。

「真的不留下来吗?」程家门外,程诗妤勾着母亲的手撒娇。

「不行啦,我答应过他们今天会回家的。」

「好吧。」程诗妤只好妥协,「不过妳有空还是要常来喔。」

「当然。」

语毕,一台黑色轿车驶入两人的视线,车上走下来的是魏以昊,他从容地走了向前,礼貌地向程诗妤鞠躬,「妳好。」

「嗯,你好。」

「劭亘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的很谢谢妳。」

「啊,不会不会,那没什幺的。」

「有空欢迎再到我们家里玩。」

「嗯,好。」程诗妤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诗妤,那我们就先走啰,下次见。」

「嗯,再见。」

看着车子缓缓开离后,程诗妤慢慢走回屋内,发现程志浩正一脸凝重地望着门外。

「你在这干嘛?」

「没、没什幺。」他紧张地扭扭头。

但程诗妤自然是看出父亲明显是为了看母亲才会站在这儿的,「你……是在看妈吧?」

「谁、谁说的。」

「呵,口是心非。」

程诗妤突地抱住程志浩,「你后悔吗?」

「嗯?」

「让妈妈从你的身边离开。」

「或许吧。」程志浩顿了顿,「但是后悔又有什幺用呢?当初我们会分开,也是有它的原因在。看她现在过得很好我觉得那就够了,至少……那个男人很疼爱她。」

「爸……」程诗妤紧紧抱着程志浩撒娇。

「好啦,不要抱了,我们进去吧。」

「嗯。」

「啊……你为什幺都不回讯息啊……」

程诗妤望着手机埋怨,寒假转眼间就剩最后一个星期了,这段时日里她偶尔会与魏劭亘通讯息聊聊近况,但两人都一直没有把关係说破,也没有人提出见面的要求,反倒是前阵子她还和钟家煜吃了几次饭。

而程诗妤这次即使觉得她跟魏劭亘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心里难受,却也不想又当那个先开口的人,于是一直忍着等魏劭亘主动提出见面的要求。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打算开学才要和我见面了吧?」

程诗妤的语句刚落下,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怎幺回事的,手机的提示声便顺势响起。

她立刻将手机拿起,一看到上头的字句,她原先焦躁不安的脸色瞬时转为一副少女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