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我知道了。』

那天,程诗妤就这样淡定的回应着魏劭亘,然后把那件她差点要忘了还给魏劭亘的外套丢给了他,便要他立刻离开自己的视线。

「唉。」房间里魏劭亘抱着那件外套边叹气,嗅着微微散溢出的属于程诗妤的味道,动也不动的。

他还依稀记得当他把病房门阖上的时候,程诗妤看他的眼神有多幺心碎。

看着那样的她,他真的好想,好想冲上前给她一个拥抱,可是他知道不行,他不能这幺做。

他已经狠狠地在程诗妤的心口上划了重重的一刀,他……已经失去了站在她身旁守护她的权利了。

不论是他们之中的谁,能够给予对方的,通通都只剩下无止尽的伤害。

因为,他们没有办法长相厮守一生。

「喜欢又有什幺用呢?又不能在一起。」魏劭亘抱着外套流泪,心痛的感觉让悲伤蔓延了整个房间。

而同一时间里,在程家,程诗妤也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百无聊赖翻着她早已熟透了的课本,吁了口气,「唉。」

她无奈地阖上课本,同时手机里传来宋梓宁的讯息。

:「妳的脚真的没事了吧?」

:「嗯,没事。」

:「那明天的补考妳要记得去耶。」

:「知道啦,我会去。」

:「唉,可惜了,补考分数会打折,所以这一次我们的天才校花资优生,没办法考全校第一了。」

:「没关係了,我这次本来就觉得没有第一名也没关係了。」

:「干嘛?妳吃错药喔?平常都一定要拿第一名的人,这次居然不想拿第一了?」

程诗妤看着宋梓宁传来的讯息,只是让视窗停留在那儿,将目光驻足到放在她桌边的那只纸袋。

她慵懒地伸手望着纸袋里的那瓶她最喜欢的香水,还有卡片。

这是出院那天,郭淑娟亲手交到她手中的。

:「嗯,因为我已经不需要靠着考第一名去争取什幺了。」程诗妤在对话框内输入这串文字,同时不经意地勾起笑。

程诗妤出院那天。

「好久不见。」

程志浩看见郭淑娟出现在眼前时,两颗眼珠子瞪得滚大,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妳……妳怎幺会在这?」

「因为一点缘故,碰巧在这里遇上,听说诗妤要出院了,我是来看她的。」

「喔、喔。」程志浩点点头,退了退身子让站在后头的程诗妤往前挪动脚步。

「好点了吗?对不起,那天……弄伤了妳。」

闻言,程诗妤摇摇头,「没事,是我推了妳热水才会倒在我身上的。」

「虽然我知道说这些可能太迟了。」郭淑娟无奈地浅浅扬起笑,「关于妳那天问妈妈的问题,我想要告诉妳答案。」

「我……是有想过妳的。想过妳长大后会长成什幺样子;想过妳过得好不好;想过妳是不是也会想我,这些,全部我都有想过。可是,妈妈也只能想着,不敢去找妳。」

「因为我太胆小了。我怕,怕要是见到了妳,我就会捨不得放开妳,虽然想妳,虽然爱妳,可是只要知道妳过得很好,对我来说那就够了。」

「不够。」程诗妤顺着郭淑娟的语句落下接着回应,「可是我觉得不够。」

「看着别人都有妈妈,我没有却也不能怎幺样;看着爸爸明明知道妳不会回来了,却还是要编出一个又一个荒谬却又善意的谎言……这样怎幺会够呢?我……我连妳过得怎幺样都不知道。」

「对不起……」郭淑娟满脸歉疚地低下头。

「诗妤,妳就别怪妳妈了。」程志浩抓起了程诗妤的手,「我跟妳妈……我们虽然离婚了,但后来她还是有写过几封信问候过妳,那时候我还会寄几张妳的照片给她,可是之后因为搬家的缘故,我就没收过妳妈的信了。」

程志浩想起了那段他与郭淑娟刚离婚的时光,虽然郭淑娟什幺也没对程诗妤说就那样消失了,虽然郭淑娟看似是个很不负责任的母亲,但他知道,郭淑娟的骨子里还是爱着程诗妤的,一个身为母亲的对女儿的那种爱。

「但我相信,这些年来,虽然妳妈她始终没有出现在妳的面前,但她还是真的很爱妳的。」

他摸了摸眼眶有些湿透的女儿,「就像爸爸很爱妳一样。」

「真的吗?」程诗妤抹抹眼角的泪珠,抬起头望着郭淑娟。

郭淑娟怔愣地看着两泪纵横的程诗妤,看到程志浩的眼神示意,她嫣然一笑,一把将程诗妤拥入怀中,「嗯,是真的。」

「妈妈我是真的很爱妳,很爱很爱妳。」

程诗妤想起母亲最后那个温暖的拥抱,她默默地将香水跟卡片从纸袋里拿出,喷了几下香水抹在颈间,然后拿出了卡片,望着卡片上的那一行数字,按下了那十个数字在手机的萤幕上。

「喂,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