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妳会拒绝我,最主要的原因……」他敛下眼,「是因为魏劭亘吧?」

钟家煜说着这话时,脸上挂着一副看似无所谓却又带点心痛的表情。

程诗妤心想他大概是以为她还跟魏劭亘在一起,踟蹰了一会儿便告诉他,「我们……分手了。」

「嗯,我知道。」

「你……怎幺——」

「大概是我们真的很有缘份吧。」他浅浅地一笑,「那天虽然看见妳心碎的样子,很想要给妳一个拥抱,可是却又觉得妳可能不想要被撞见,所以躲起来了。」

「你……看到我哭?」

「嗯。」钟家煜点点头,有些迟疑地接着说:「事实上……是全部……」

「早知道他会那样玩弄妳,我就会早点表明我的心意了,看妳那样我很捨不得。」

「谢、谢谢你。」

「妳又说谢谢了。」钟家煜像是警告般作势要生气,但在发现程诗妤的表情转变后又很快地调整心情将嘴角扬起,笑说:「我会等妳的。」

他对着有些微愣的程诗妤眨眨眼,「其实……我想了好几天要不要告诉妳我的心意。像那天看见妳哭的时候,我真的好想安慰妳、好想告诉妳的心意,好不想要看见妳因为一个不值得的人伤心难过,却又害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就把我对妳的感情说出口,因为不知道该用什幺身份出现在妳旁边,所以我只好默默地在旁边陪着妳,看妳平安回家才觉得安心。」

「因为知道短时间内妳肯定还放不下他,所以我真的很不知道该怎幺做才好,所以想了好久好久,但最后我还是下定了决心,不管结果是什幺,我都还是要向妳表白,因为我想要陪在妳的身边。」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坚毅的光芒,却又柔和地让人不禁要融化在他的注视中,「因为我不想要再看见妳为了别的男生流下一滴泪水。」

「所以……妳的意思是,妳跟魏劭亘是真的分手了,而且今天早上钟家煜还跟妳告白了?」

「嗯……」程诗妤撑着下巴,速食店里嘈杂的气氛完全压制不了在她脑海里不断回放的钟家煜对着她表白心意的声音——「我喜欢妳。」

「那妳怎幺说?」宋梓宁一脸好奇地赶忙追问。

「什幺怎幺说?当然是拒绝啊。」

「我就知道。」宋梓宁耸耸肩,继续问,「那钟家煜有说什幺吗?他……知道妳跟魏劭亘分手的事情?」

「他说……他会等我。」程诗妤懊恼地揉着太阳穴,一股油然而生的烦闷不明所以地在蔓延。

不过她之所以会觉得心烦,并不是因为钟家煜向她告白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在她心跳差点要忘了恢复跳动后,钟家煜对她说的话。

——「是因为魏劭亘吧?」

是因为魏劭亘吗?是因为他,所以她才会拒绝钟家煜吗?

她不确定。

她唯一能肯定的是她并不讨厌钟家煜喜欢她,却也清楚自己的心很明确是不喜欢钟家煜的,虽然称不上讨厌,但顶多也就只是朋友与朋友间的喜欢,而不是逾越了这条分际的感情。

甚至她还很感激上帝居然让她能被钟家煜这样的人喜欢上。

只是……儘管被钟家煜表白这是件许多人都会不禁欣羡她的事情,但她仍旧对于这样的好感到沉重。

因为她没有回应他的喜欢的能力。

她都还没理清她对魏劭亘的感觉到底是什幺呢……

她幽幽地望着速食店里上次魏劭亘坐着的那个位置,「不过就算想清楚了,你对我的感觉也还是不会是喜欢吧?」

「妳在说什幺?」

「没事。」程诗妤摇摇头,「我饿了,去点餐。」

「喂,妳还吃啊?」宋梓宁瞥了眼程诗妤桌上那张摆着三大个汉堡盒、三包大薯及鸡骨头残骸的餐盘,无奈地看着她的背影,「看她午餐也没吃,她这是饿几天没吃饭了啊……」

「欸,妳听说了吗?程诗妤好像跟魏劭亘分手了。」

「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吧?不然妳看他们干嘛结帐不一起结,还一脸尴尬的样子都不跟对方说话啊?」

在等着福利社阿姨将午餐的微波食品递给她的程诗妤咬着下唇,没有抬头,心里很是想死,早知道刚才应该要听宋梓宁的话,让她陪着自己来福利社的,现在至少有个人可以拉着她逃离这个让她简直要窒息的地方。

她望着微波炉发散的黄光,恨不得能够让计时转轮能够加速一百倍,她怎幺也没有想到就这幺刚好会在福利社遇见魏劭亘,更没想到他跟自己什幺时候这幺有默契了,让她连结帐都可以刚好排在魏劭亘的前面,魏劭亘难道没有发现排在前面的人是她吗?

还是……是因为他根本就认不出来这是她的背影,甚至对她的存在视若无睹?

「不过会不会是吵架而已啊?」

「也是有这个可能啦……不过妳不觉得如果是分手的话比较好吗……这样我就有机会了……」说话的女声突然变得娇羞起来。

程诗妤听着她们的对话很是生气,就算他们真的分手了,也没有必要在她面前公然示爱她的前男友吧?而且,还说得那幺大声,是有多怕她跟魏劭亘听不见?

不过……魏劭亘他听见这些话,难道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吗?好歹我们也交往过一阵子吧,在听见自己的感情史被拿出来成为别人说嘴的话题时,就算真的不在意,也该展示一下他的绅士风度,帮女生说句话吧?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对女生的风评很不好吗?

当程诗妤闷闷地在内心抱怨了好一轮后,突然有道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妳们说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