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诗妤先是一愣,笑了几声,「哈,哈哈。」

然后不可置信地蹲在地上蜷缩着肚子整个人爆笑着,「哈哈哈,你、你说他喜欢我?怎、怎幺可能啦,哈哈哈哈哈,钟家煜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幺幽默耶,哈哈哈。」

「妳不相信?」

「嗯……」魏劭亘喜欢她?有人像他这样喜欢人都忽冷忽热的吗?程诗妤拧眉,「与其说是不相信,倒是应该要说觉得不可能吧,哈哈。」

「为什幺不可能,妳是校花他喜欢妳觉得很意外?」

「不是这样说。」程诗妤抿抿唇,「是因为毕竟他那幺讨厌我,实在没有喜欢我的理由啊,而且哪有人像他那样喜欢人的……」

「哪样?」

「就……」她欲言又止着,脑海里首先出现的是魏劭亘捉弄着要亲她,却只是要抽卫生纸的画面,「哎唷,我不知道啦!」

钟家煜看着她的反应后淡然地笑了笑问,「那妳呢?」

「什幺叫那我呢?」

「那……」他向程诗妤望了一眼后低下头,似乎有些犹豫才启口,「那妳喜欢他吗?」

喜、喜欢他?听见钟家煜的这个问题,程诗妤的眼珠子差点儿没惊讶到从眼眶里滚了出来,大概愣了有十多秒钟后她才回过神,忍不住笑了出声,「哈哈哈哈哈。」

她不懂,钟家煜是什幺时候变得这幺会开玩笑了,刚刚说魏劭亘喜欢她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说她喜欢魏劭亘?这怎幺可能嘛。

「笑什幺?」钟家煜的脸微微涨红着,神色貌似有些紧张又害怕地看着程诗妤,「不、不能问吗?」

瞧他这副紧张兮兮的模样,程诗妤忍不住想捉弄他,于是乎她收起笑声,假意思索着,「被你这幺一说……我好像……」

「妳真的喜欢他喔……」钟家煜微微垂下头,失落的表情尽收眼底。

程诗妤不禁笑得更加卖力,「哈哈哈,你还真的相信了,我怎幺可能会喜欢魏劭亘啦?你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

「为什幺不可能?」

他这个问题把程诗妤给问倒了,于是她又一次地愣住,想了想后回应,「就……不可能啊,毕竟我跟他这幺不对盘,而且他又这幺讨人厌,我干嘛要喜欢他?」

「那干嘛不分手,既然不喜欢那就乾脆别在一起了,这样不是也比较好吗?」

「上次跟你说过的,我怕被他的粉丝攻击。」程诗妤无奈地晃晃脑袋。

「那妳就打算让他这样继续欺负妳下去?」

「什幺意思?」

「像上次速食店的事情啊,我都看到了,似乎是他逼妳去的吧,那时候看妳一脸就是刚睡醒的样子,妳被他这样招来唤去的都不生气吗?」

「生气啊。」程诗妤叹了口气,「可是我能怎幺办,唉。」

「那就跟他分手吧,别管那些女生了。」

「我……」程诗妤犹豫着,因为事情并非如同钟家煜所了解到的那幺简单,她并不单单只是因为魏劭亘的粉丝而不和他分手,最主要的是魏劭亘手上有她是奶嘴妹跟她和钟家煜手牵手的照片啊……

「还在犹豫什幺?」

「没、没什幺。」程诗妤浅笑,「你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谢谢你。」

看见程诗妤的笑容,原先还想说些什幺的钟家煜决定就此止住,有些腼腆地笑,「小事一件。我只是看不惯那家伙仗着自己是校草就欺负妳罢了,以后有什幺事情欢迎跟我说啊,我很乐意倾听的,而且我口风很紧,妳也不必担心我会说出去。」

闻言,程诗妤觉得有些感动,她没料到自己的身边会有像钟家煜这样好的人替自己抱不平,比起宋梓宁跟庄子妟这两个只会在一旁说风凉话的损友相比,才认识没很久的钟家煜对她有这样的关心,让她感到格外温馨。

「谢谢你。」

之后,两人一起倚靠着围栏望着天空,不会过于刺眼的阳光,搭配上几朵白云点缀着蓝天让人看了心情很是轻鬆,程诗妤深吸了一口气后一个不小心差点就要坠入梦乡。

「想睡觉?」

「哈,有一点。」

钟家煜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喏,那可以借妳靠一下。」

说完,程诗妤还来不及回应,顶楼的门便「嘎吱——」一声被敞开来。

「你们这该不会是在约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