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说可以用「校花」和「资优生」,这两个人人称羡的名词换来一个愿意陪伴着自己成长的母亲,程诗妤敢发誓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因为,她,好想念她的妈妈。

从她离开程诗妤的身边以后,程诗妤对她的思念就从未中断过。

与其当一个别人眼中身为「程诗妤」应该要有的样子,程诗妤更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有爸爸、有妈妈陪着自己长大,就算迟到也就只是被教官处罚,不会因为自己的不平凡而受到那些额外关注的眼光。

像是现在这样——

「哇赛,没想到程诗妤迟到大王的称号是真的耶。」

「妳现在才知道喔。」

「可是她成绩不是很好吗?怎幺还会一直迟到啊,我以为她都很早到教室念书耶。」

「哎唷,人家是资优生哪需要念书。」

看着那些人说话的嘴脸,程诗妤并没有太过剧烈的反应,反倒很平静地踏上回教室的路。

是啊,她是资优生。可是并不代表她没有念书,她不敢说她是那个最努力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身为「校花」以及「资优生」的她,绝绝对对比很多人所以为的都还要来得努力。

她不过就是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努力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的母亲所看见,然后她就会愿意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虽然明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傻,程诗妤却从来不愿意轻易示弱,她总是习惯让别人以为她其实很坚强。

而这些是儘管和她交情笃深的宋梓宁跟庄子妟,也从未触及过的。

关于她总是备受注目、关于她总是很爱逞强的心情。

而现在,她又多了一个新的头衔——魏劭亘的女朋友。

「奶嘴妹,妳在发什幺呆?」

还不用抬头,从这让人厌烦的嗓音、还有令人发怒的称号,程诗妤很轻易地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干嘛?」她没有抬头,只是闷闷地望着地板发愣。

「没什幺,只是听说妳被教官广播,所以关心一下而已。」魏劭亘耸肩,「看妳这个反应……嗯……妳是奶嘴妹的事情被教官知道了?」

「……才不是。」程诗妤瞪了他一眼,「快上课了,我先回教室。」

程诗妤的话刚说完,钟声便响起。

于是魏劭亘便没继续追问,反正他的目的也并不是真的要关心她,不过就是出于一个「情人」的身份配合出演罢了,不然见班上那些女生个个用一副他怎幺没去关心程诗妤,该不会他其实是个负心汉的眼神直直地看他的样子,他根本没办法事不关己地坐在教室里。

程诗妤一回到座位上,宋梓宁便很快地搭话,「怎样?教官找妳去干嘛?」

「没什幺,就是要我别再迟到,中午去他那边写几份检讨报告而已。」

「真的吗?那怎幺看妳脸臭成这样,怎样教官要妳写一百份喔?」庄子妟出声。

「不是。」程诗妤摇头,颇有玩味地假装一脸凝重,「教官是要我回来告诉你,你上次告白的事情他有打算要重新考虑一下,要你下一节下课去找他。」

「屁啦!」庄子妟回应。

「真的。」程诗妤知道庄子妟是不可能这幺轻易上当的,但是不好好捉弄他一下,实在难消她跟魏劭亘竟然交往了这件事的心头之恨。

「他是怕直接把你叫去你会不好意思,要我先回来告诉你的,他……感觉好像蛮喜欢你的耶……」

「怎、怎幺可能。」庄子妟强装镇定,但表情一脸大惊失色的样子,让程诗妤很是想笑。

「你不相信?那你就下一节课去教官室报到就行啦。」

「我……」

「别我了,记得要去喔。」程诗妤眨眨眼,「老师来了,先上课吧。」

结束对话后程诗妤把手伸进抽屉里想拿课本,街果发现竟然有一包软糖,上面贴了张字条清秀的字迹写着:「请妳吃,希望妳心情会好一点。」

这个字……并不是庄子妟或宋梓宁写的……

儘管对于这包软糖她感到有些困惑,但毕竟这也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收到爱慕者的礼物了,所以她也没多想就继续放回抽屉里拿出课本专心在课堂上。

但让她意外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当她在午休时间从教官室回来以后,她的抽屉里总是会多了一些零食,有的时候一样是软糖,有的时候则是巧克力或是小饼乾,问了宋梓宁和庄子妟有没有看见是谁放的,他们又说不知道。

难道是魏劭亘?

正在收拾书包的程诗妤,看着今天神秘爱慕者送的巧克力心想……

「程诗妤,妳动作快一点好不好。」

嗯……不可能,这种暖男才会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是魏劭亘这种讨厌鬼做得出来的。

程诗妤一边收着东西,一边听见外头的催促心里很是不满,又没有人逼迫他每天都要陪她回家,明明她家到学校也只要走十分钟,她实在不懂魏劭亘这种硬是要到教室弄得全部的人都把眼光放在自己身上的举动是在干嘛?

而且她明明就说过好几次了,如果他真的很想陪她回家可以在校门口等她就好了啊……

「不是说过约校门口就好!你到底为什幺非得要到教室找我一起回家不可?」回家路上,程诗妤忍不住向魏劭亘抗议。

魏劭亘眼神发亮莞尔一笑,「这是因为呢……我喜欢看我的粉丝瞪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