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告白、告白!」

「快啊!快去告白,我们的男主角还在那等着妳呢。」

程诗妤直愣愣地望着一旁随之鼓譟的损友们,不禁想找个洞把自己给埋了起来。

在她的想像里明明现在要去告白的人不应该是她啊……

她眼珠子一转,将目光飘向那个声音最宏亮,也是她心目中最应该去告白的男孩,「庄子妟!你们是不是根本就串通好的?」

「怎幺可能啊。」庄子妟两手一摊眼神无辜。

「那……是你们啰?」

身为程诗妤好友的宋梓宁摇摇头,「不是我喔。」

而其他人见到程诗妤锐利的眼光也都通通晃着脑袋一一否认。

「不管!这次不算,猜拳从来没输过的我怎幺可能会输!你们一定有人作弊!」

「欸,哪有人这样的啊?愿赌就要服输,不要想耍赖喔。」庄子妟蹙着眉心,不满地抗议。

「我不要。」程诗妤毫不犹豫地拒绝。

庄子妟看着一向位居上风的程诗妤竟也有这般落魄的模样,笑得一脸得意,「快去吧,这样不服气一点也不像妳。校花对上校草,我们可是都很想知道结果。」

程诗妤无奈地扬起头,看向操场中央那群眼神比谁都炽热的雌性动物,最中心正拿着球瞄準篮筐的正是刚刚庄子妟口中的校草:魏劭亘;而校花……就是我们的程诗妤本人。

校草跟校花,听起来不意外的应该会是两个蛮合得来的名词,但……对程诗妤来说我们的校草魏劭亘,根本就是个讨厌鬼!

但可别把程诗妤误会成那种以自己是校花为傲就狗眼看人低的女人,她并没有那样肤浅,而是……魏劭亘打从入学第一天开始就率先没把程诗妤放在眼里。

两个人的樑子是打从高一新生入学那天结下的,在开学典礼结束后,魏劭亘俊俏的外型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各种送礼、装熟,想与他亲近的女生简直要把一年级的走廊给淹没了。

程诗妤自然没想去凑热闹,她没必要去蹚这浑水,可就那幺刚好远在另一栋楼的老师找她,于是她望着那被挤得水泄不通的走廊,无奈地试图在那簇拥的人群中找出一条能行走的路。

自然当中也有不少人发现到她是今年一入学就备受瞩目的校花程诗妤,一边让路一边讚叹她所拥有的美色,对她抱持着既羡慕又妒忌的目光,甚至还有人耳语着她该不会也是魏劭亘的粉丝之一。

对于这番言论当时还不熟稔魏劭亘的为人时,程诗妤并不以为意,但之后的她每每想起这句话,她都会不禁怨恨自己当时怎幺没有好好看清楚那个人的嘴是不是长歪了,才可以说出这番荒唐的言论。

说她是魏劭亘的粉丝?

呵,她宁可被当成是「食物」的那种粉丝,也绝对不要当什幺魏劭亘的粉丝呢。

当时在那群魏劭亘的「粉丝」一阵推挤之下,程诗妤好不容易快要看见走廊的末端,却突然一个踉跄以一个旁人看似华丽实则应属狼狈的姿势摔倒在魏劭亘的面前,而照常理身为校草的魏劭亘看见这一幕应该是要伸手搀扶的。

现场的气氛彷彿还为了要让魏劭亘思索该做出什幺样的回应暂停了几秒,在场所有人全都屏气凝神的等待魏劭亘的下一步。

嗯……

你们以为他会像偶像剧里头的男主角那样帅气凛然地来个公主抱,或是牵起程诗妤的小手,两个人天雷勾动地火发展成「男的帅,女的美」校花校草之我爱你,你爱我的戏码吗?

错了。

如果你们这样天真的以为,那可就真的大错特错了。

「活该。」

起初程诗妤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现障碍了,但确实,这两个字是从魏劭亘嘴巴里说出的没错,只是音量很小,小的只有她听见。

程诗妤惊呆地看着魏劭亘,不是很相信地回应,「什幺」?

但被看的魏劭亘没回答,只是露出一道过于灿烂的笑容说:「没事吧?」

这句话程诗妤很快地从魏劭亘的眼神,以及他又一次重複了「活该」两字中明了他的「没事吧」是说给他的粉丝听的,只是为了维持形象而说;在她耳边说了两次的「活该」才是魏劭亘真正的心声。

「我、我没事。」程诗妤从一阵错愕中拍了拍屁股爬了起来,而魏劭亘自头彻尾都没有伸手,两颗眼睛睁得雪亮,像是在引导她自己爬起来似的望着她。

「只是你刚刚……」程诗妤不太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魏劭亘,他为什幺要说出刚刚那种恶意的字眼,但见着周遭数十对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们看,她又不知道该怎幺开口问魏劭亘比较好。

毕竟要是告诉这些个个眼冒爱心的女孩,她们的校园王子刚刚对着她说了「活该」,肯定不会是魏劭亘受到指责,而是她在学校的三年都得背负着「造谣」的罪名生存下去……

「嗯?」魏劭亘又露出刚刚那个太过耀眼的笑。

「你刚刚……说的话是……是真心的吗?」程诗妤在脑海里迅速地斡旋出相对合适的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