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中忍考试之考试的测验。

一段插曲后,鸣人彻底想清楚这一世的自己究竟要做什幺,自然是有人人都看得出来的好心情,如果这时谁突然提出什幺要求,估计鸣人都会答应,就算是自来也想要借钱去收集题材,那种钱有去无回的要求也是有可能答应。

不过现在可还没有自来也在,也没有人敢承担鸣人恢复了之后,可能会有的各种报复行为,儘管鸣人这一世什幺报复都没有做过,可不是有一句越是温柔的人,生气起来越恐怖?所以木叶丸三人识相的离开了。

大正午,卡卡西又不怕热的将第七班叫齐,而且集合地点是全木叶最会被太阳照射的桥上,结果自己又一如往常的迟到了一个小时以上,鸣人满是不在意的在原地等了近两个小时。

“呦~我又迷路了!”卡卡西从一阵烟雾中缓缓出现,还一脸轻鬆的打哈哈。

对于这种状况,佐助直接无视,鸣人心情大好并没有在意,所以剩小樱一个人在那里发牢骚,而卡卡西只是用那死鱼般的右眼望着天,说了数不尽,也不想算,更不值钱的抱歉。

“先不说这些,这个给你们,后天下午三点三零一教室报到,要不要参加随你们~就这样解散~”卡卡西根本没什幺说明,只是把东西转交就走人。

啊不,是把东西直接塞给看起来就是比较好说话的鸣人手里,接着很不负责任的什幺都不打算解释就直接溜走。

“欸!还真的被鸣人说中了耶!”小樱看着塞在鸣人手中还有些绉褶的三张纸,觉得鸣人太神了,居然这种事也能知道!

“不难知道,木叶不是不缺人,而且这次我们这批新人都挺厉害的不是嘛。”鸣人总算有脱离那些先前的失态,带着一脸正经的样子说着,毕竟自己都经历过一次了,再不知道就该撞墙吧!

“吶,那你们要做什幺?”小樱看着手中的准考证,日期是后天下午,所以还有今天跟明天的时间。

“修练。”佐助毫不犹豫的说着。

“我休息,我为了研发那个忍术花了整整五天的时间,没好好休息过,所以这两天我休息。”顺便去找雏田或是九喇嘛,好久没见了,鸣人除了最后一句保留没说以外,都照实回答。

“我还没想到耶,不过你们都有想法的话,我们在此分开吧!”小樱看着两人都有目标跟想法,有些羡慕,也为自己只想着恋爱而感到羞耻。

接着鸣人看着佐助、小樱经离开了,自己也知趣的往森林走,刚刚感知过,木叶丸三人组才刚走就被一些熟悉的中忍绑走,想来是伊鲁卡的不放心,所以看来是该面对伊鲁卡对自己的测验了。

不知道重活以前小樱和佐助有没有这种测验阿?算了等等先绕去看看好了,雏田啊,只能明天再去找你啰!

──

鸣人来到森林之后,眼前的两个小鬼在看着木叶丸被几个中忍变装后抓住,先是叹了口气,向前揽住两个小鬼开口“放心,木叶丸不会有事的。”

鸣人嘴上安抚着两个小孩,实际上影/分/身早就準备去救木叶丸,而心里在想当然若木叶发生真正的意外,我会尽力保护每一个人,因为这就是我漩涡鸣人。

“鸣人大哥,木叶丸真的会没事吗?”乌冬几乎吓到哭出来的问着鸣人,而远处被绑的木叶丸更是大哭了起来。

“没事的!”鸣人给了个放心的表情,再看着正在拿着苦无指着木叶丸的人,手里已经露出几个苦无跟手裏剑。

因为不是敌人,鸣人没有打算用查克拉在苦无上,不过说起来,利用二段式改变原先的目标,这可是宇智波家最大的特色,尤其是最出色的鼬和止水,但是被自己常拿来使用,貌似也不太好吧?

鸣人并没有继续思考刚才的问题,只是熟门熟练的把苦无射向不同方向,然后利用手裏剑改变苦无的方向,影/分/身也同时从旁出来制服几名中忍。

木叶丸被解救后,鸣人一点也不在意的让那群中忍跑掉,只是蹲低到与木叶丸平视的高度说着“木叶丸,身为我的弟子,不要老是哭哭啼啼的,有哭的这个时间,还不如多练练,这样你才可以保护你最重要的伙伴以及木叶,知道吗?”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哭的!我要变得更强,就像鸣人大哥一样!”木叶丸强忍住自己不掉泪,鸣人大哥说的没错,今日是自己太弱才会有如此的下场,如果鸣人大哥没有出现的话,那幺萌黄、乌冬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鸣人大哥好厉害……”突然萌黄不合时宜的开了口,而且眼神带着闪亮的光芒看着鸣人,此时萌黄的少女心,有萌芽的趋势,连鸣人都感到一身凉意。

“咳,好了,你们该回家啰!”鸣人咳了一声,刻意无视那种眼光,哄着三个小孩,突然觉得自己也成了保母吗?

“鸣人大哥,既然如此就送我们回家吧!”萌黄闪亮的眼瞬间睁大了起来,完全忽视一旁两个同组的男生的黑脸。

鸣人是很想拒绝,因为在不去看佐助跟小樱的话,他们的测验就要结束了,可是眼前的萌黄很明显不会让自己拒绝...

无奈之下,鸣人只有答应的份,因为鸣人不是没看到木叶丸那种求救的眼神,貌似在说“你不答应,遭殃的人就是我们俩,所以就请你好心的救救你的弟子吧!”

经过这一个插曲后,鸣人没有去看佐助或是小樱,而是改回到熟悉的森林,随意的躺在中央,意识则跑到精神世界去,因为鸣人觉得要讨论一些事情,将来会遇到的更是该讨论,而现在算是可以放鬆了,但接下来的计画是不允许停止,只允许中止或是结束。

以前是因为还有好几年,所以觉得可以走一步算一步,可以强迫自己停止思考太后面,但转眼间,其实已经要中忍考试了。

“九喇嘛,九喇嘛,我恐怕还是会使用你的查克拉,佐助那边我还是想要改变看看,已经错过鼬的灭族,虽然那不是我能阻止的,但如果我还什幺都不做的话,就一点也不像我了!”鸣人见了已经是醒着的九喇嘛,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难得鸣人没有像上一次要去波之国之前,大声的宣扬自己绝对不会靠九喇嘛的力量,不过结果还是靠着九喇嘛的才没死。

“那幺鸣人,先说清楚,万一你快死了或是你的同伴有危险呢?我能拿走你身体的控制权?”九喇嘛盘坐在地上,一脸严肃的看着鸣人。

鸣人身体的控制权,九喇嘛学会了尊重,虽然身体使用权的沟通,对于完美的人柱力来说不算个什幺,但有没有那种态度还是差很多。

而对于鸣人想做什幺,其实九喇嘛都会同意,就算鸣人说不想用自己力量这点也一样,但九喇嘛对于鸣人这种不是敌人的人,三不五时就想以自身救人之类的,或是自愿被打的行为,真的看不过去。

生活了两世的九喇嘛,还是一点也不了解鸣人倒底有没有自虐倾向,不过看着鸣人为了不相干的人这样做,确实有些莫名的情绪,只是那种情绪是什幺就有待思考。

“如果是我或我的同伴有危险的话,控制权交给你也没关係,我相信你。”鸣人眯着眼睛转过头去,只留下一句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