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思考我有哪里可以去,我暂时还不想要回家。感觉自己这样有点幼稚但我本来就幼稚阿。正常啊,去超商好了,去那边混时间。

Γ欢迎光临!」老师对我说了这句话,然后用一种惊讶的脸看我,又马上转换成微笑。

我原本有想要买菸,但看到老师在这,突然只想要离开,但不知道为什幺,我却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我想了想还是买个东西好了,我看了一下,突然想起来我还没跟我哥说我要晚点回家。

Γ今天我会晚点回去,有要吃什幺吗?」

Γ没有掰掰」我哥真冷淡,算了,相处这幺久也习惯了

突然一只手拍了我的肩膀,我反射性地把手抓起来马上往回看,结果是老师,应该是下班了,至少我能确定以后我应该要等她下班后来,不然我一定每次都会被吓到

Γ同学,怎幺这幺晚还没回家」老师面带笑容问我这句话,然后把我旁边的椅子拉了出来,坐了下来

Γ没,就只是想待在这」我没看老师,我觉得回完这句话她应该就会说声掰掰然后走了,果然她站了起来,拿起了包包,但是抓着我的手,好像往她的车上走

Γ走吧,我知道妳家在哪里」老师丢下了这句话,把我丢到副驾驶座上,我都还没回过神就快到家了

Γ我不想回家」我说了这句话,老师的笑脸变了一张脸,没有笑容了

Γ有心事可以跟我说哦」老师把车停在我家附近的公园,然后我们下了车,走到荡鞦韆上,我不知道我能说什幺,我只对她说了

Γ没有妳的事」她却说了Γ学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我很惊讶,因为她是第一个对我这样说的老师,我就坐在荡鞦韆上,呆了一下,对她说

Γ妳怎幺不像其他老师一样,就不要管我就好了,不需要这样的」我站了起来準备回家

Γ因为妳是我的学生」老师这样说了Γ其实我不知道怎幺和学生相处,妳们班是我教的第一个班,虽然我有教过学生,但我不知道为什幺你明明只是学生,行为却像出了社会的大人,眼神也流露出了孤单寂寞。我想要更了解妳这个学生,看能不能让妳有笑容」老师这样对我说了

Γ恩,老师妳不知道我的家庭状况吧」我丢了一句话我就走了

阳语琳

我就站在原地,傻傻的站着,我才突然想起来阳程学姊说过乔轩她的家庭状况比较特殊。

杨程学姊是我的直属学姊,我当时见到她,就觉得学姊很美很有气质,也想成为像她那样,当时听到她出了车祸,我马上去到她的病房,看见她虚弱的对我说了

Γ语琳阿,妳能去当我那班的班导吗?我觉得妳很适合,妳去当班导时,有一件事妳要特别注意」学姊她望向了窗外,不知道在想什幺

Γ是有比较顽皮的学生吗?还是??」我问了学姊

Γ不是,只是有个学生叫做李乔轩,她的家庭状况很特殊,她爸妈都不住在她身边,照顾她的人也很少回去,她很哥哥住在一起,这是我目前知道的状况,还有她的个性可能会比较冷淡,不喜欢在人群相处。也许妳可以试试看了解她,我觉得如果是妳,没问题的」

Γ好的,学姊,还有学姊妳要早点好起来」我当时觉得这个学生因该还好阿,因该不会怎样

但谁会想到第一次和李乔轩见面是在半夜的超商,我看过她的照片,因为学姊特别交代过,所以我知道那个人就是她,但是我想明天他就会知道我是谁了。

结果隔天看到她的反应真的让我觉得有趣,上课还看见她低头划手机,但我觉得下课再跟她讲就好,所以下课特地叫她过来,她真的很令我印象深刻

到了现在,我很反悔,我好像用错方式对她了,因该慢慢来是我太急了,觉得很对不起学姊

Γ好,明天见到她一定要好好说话,别再用错方式了,阳语琳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