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之后徐凯对静惠的好有增无减,对阿金也比以前更为周到。

早上出门,两个人关上家门,他跪下来,把静惠的脚抬起,帮她把鞋穿上,然后抱住她的腿亲吻,从脚趾一路亲到裙子裏。

中午,他请快递送给静惠他在办公室做的果汁。装果汁的纸袋,还是他自己做的,上面有「就是juice」的logo,铅笔线画出的裁切线,还没有擦掉。

夜裏睡觉,她被蚊子咬到,痒得醒过来。他好像跟她有连线,立刻也就醒了。先用口水抹她痒的地方,然后打开抽屉,翻箱倒柜地找万金油。帮她擦完药后,他穿上衣服,打开手电筒,拿着拖鞋,睡眼惺忪,像跳舞一样地追着蚊子。

有一天早上醒来,她背又痛了,想去洗三温暖。他还没睡醒,却仍爬起来,打104问了十几家饭店的号码,再一家家看哪一家有开放三温暖给非会员。

週末,他总是有特别的礼物。

「这是什幺?」她兴奋地打开包装纸。

「你看嘛……」

她打开精緻的礼盒,拿出一块「DoNotDisturb」的塑胶牌,再拿出像化妆品似的瓶瓶罐罐。

「这是『不要打扰』礼盒。」徐凯说。

「『不要打扰』礼盒?」

「国外的旅馆不都有『DoNotDisturb』的牌子吗?让你挂在门把上,这样清洁妇就不会进来整理房间,没有人会打扰你。这个礼盒,就是在你不希望被打扰时用的。」

他牵她走到家门口,打开门,把塑胶牌挂在外面的门把上。关上门,拿起像化妆品的瓶瓶罐罐,牵她走进浴室。他打开热水,拿起其中一个瓶子说:「你背痛,先洗个泡泡澡吧。」

洗完澡,他牵她到床上,拿出精油帮她按摩。她感觉背被打开,裏面的筋和肉被他重新整理清楚。他按了好久,竟然趴在她背上睡着了。

好多的快乐,超速的快乐,一路没有红灯的快乐,星火燎原的快乐,覆水难收的快乐,从心的这头到那头,从身体的这头到那头。

程玲不会懂得。她也不再需要程玲。程玲不懂爱,她永远看人心最低贱的部分。但徐凯和她,已经走到了人心的圣母峰。

清晨,静惠和徐凯躺在床上,肌肤黏着肌肤。一人翻身,另一人就跟上。翻了好几次身,仍然黏在一起。

她希望今天不需要上班,一天24小时是夜晚。

晚上,和他坐在沙发前,头靠着头,她没想到电视是这幺好看,勤快的她竟变得如此慵懒。她快乐,感觉每一秒钟都在活着。她的体温升高,腹部有一把火在烧,一杯甜咖啡慢慢在熬。

直到小事又开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