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惠戴着手环,穿着新靴子走出鞋店。

「你还要一双网袜,洞很大的那种。」

「你要把我变成什幺?」

「我在帮你发挥潜力!你才30出头,穿得像50岁。」

他买了一双性感的黑色网袜。

「我要在上面写名字,你只能穿给我看,不能穿给别人看!」

「穿给别人看?我连穿给自己看都不敢!」

「好,今天先到此为止,下次带你来买内衣。」

「哇――我等不及了!」

他们走出通化街。

「想不想去诚品?」

「买完网袜去诚品,我喜欢。」

他们到了诚品,徐凯跑到杂誌区,看日本的服装杂誌。

「你对服装也有兴趣?」

「我对任何流行的东西都有兴趣,」他翻着杂誌,「你不觉得这些东西很有趣吗?」

「这些东西都只是有趣一阵子,很快就被淘汰了。」

「所以呢?」

「所以我不太花时间在上面,它们都不会长久的。」

「你在计程车上一定不常跟司机搭讪对不对?」徐凯问。

「这跟计程车司机有什幺关係?」

「照你的理论,任何短暂的东西都不需要去追求。既然你和司机只是萍水相逢,何必花时间去认识他?」

「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徐凯说,「我跟你的想法完全不同。人生很短,不能因此就不好好活。我当然知道这些都是很短暂的,这个时代有什幺是长久的?但我就会趁它们还很漂亮,很流行的时候享受它们。等到它们被淘汰了,再去追求新的东西。这就跟吃水果一样,每一季有每一季的水果,不能说因为冬天吃不到西瓜,就连夏天也不吃西瓜了。」

静惠无法反驳。徐凯察觉到她的尴尬,替她圆场,「不过话说回来,」他摔下手上那本杂誌,「这一季的衣服也真的太烂了!」

他带她离开杂誌区,逛着逛着就分开了。

静惠去看中文创作,她还记得出国念书之前好喜欢看小说,到美国之后,因为不好买,也没时间,就没再看了。

回国工作之后,觉得自己的人生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年轻的东西,自然地忘记,没什幺动力再追寻,也不愿意被提醒。就像现在再问她怎幺算梯形面积,她恐怕都说不清,嗯……上底加下底……

她的人生正处于看不到上底和下底的阶段,而是她自己要赶着进入这个阶段的。每一个阶段有每一阶段的事物,她是那种迫不及待要準时、按照顺序进入下一个阶段的人。她想,某种程度来说,她比徐凯还追求流行,她是这样急切地想放弃眼前的一切,迎接下一个阶段的来临。

徐凯显然不是,他走回来,抱着一叠漫画书。

「不要笑!」徐凯说。

「《美味的关係》?」

「这是我最喜欢的日本漫画。以前在租书店看过,一直想买,从来没有一家书店有齐全的。」

「你的兴趣真的是太广泛了。」

「你别一付不可置信的样子,我们一起看这套漫画,你一定会和我一样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