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感到眼前昏天暗地,彷彿快要失去意识时,情冷剑的唇终于离开了。

大口呼吸着空气,巧克力从草地上盘腿坐起,用力的喘着气休息,脸颊一片通红,身体有如发烧般灼热。

可恶啊,巧克力第一个想法不是害羞,而是满满的不甘心,对于自己不争气的举动感到非常不甘心。

他竟然被吻到快失去意识,实在太丢脸了!

「情冷剑……我们……再来一次。」

他是男人,而且自认是个英勇的猛男,既然是男的就不必顾忌矜持和节操嘛,想要做什幺巧克力很直接的说出口。

反正都已经吻过一次、两次……第三次甚至舌吻了,再多来几次也没差啦。

况且对方现成的就站在眼前,还一副悠然自在、彷彿再来几次都无所谓的模样,气喘吁吁的巧克力彻底激发再战意识,用力拉着对方衣服,他挺起胸膛抬高头,以平行的视线看向情冷剑,大胆的要求道。

「没错,吻一次不够,我们再来一次吧!」

哼哼,这次他不会吻输对方。

情冷剑静静的用银色的眼眸看着他,一贯的面无表情,不知为何,经过几个热吻接触此刻的巧克力大概猜的出来,这时候的情冷剑没说话就代表不反对,尤其是对方似乎嘴角隐约带着一抹笑意。

「好。」

低沉的声音出口,一眨眼,巧克力视线突然变成横的,一道银影掠过,等巧克力看清楚时,俊挺的鼻梁已经位在他上方,他以暧昧的姿势被情冷剑压在草地上。

两人距离极近,银色的髮丝垂落触碰到巧克力脸颊,情冷剑位在上方的阴影让巧克力感到浑身不对劲。

「欸欸欸……为什幺我又在下面?等等……唔呜……嗯……」

***

「叮咚!系统提醒,玩家『武则天』邀请您加入多方聊天室,是或否?」

听到系统机械式提醒声的巧克力猛然惊醒,靠!又再一次被吃了呀被吃啊……

按下确认,巧克力从半死不活的瘫倒状态下爬起来,仔细一看,自身头髮凌乱、衣衫不整,嘴唇被吻的红透,脸颊的红晕未退,该死的只不过吻的激烈一点,他怎幺活像是办事完的模样?

然后某个罪魁祸首就站在他旁边,气定神闲的朝他伸出一只手。

干!明明两个人做的是同一件事情,为什幺情冷剑没事他却有事?巧克力饮恨啊满腹的不甘愿,哀怨的瞪着以俐落姿势站的帅气凛然的某冰块一眼,他还是接受情冷剑的搀扶站起身。

在心里无限哀怨的巧克力边骂边努力整理好自身仪容,这时多人聊天室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声。

「……就这幺说定了,那……巧克力决定如何呢?」

女王会长豪放爽朗的声音传来,语气轻快活泼,似乎在讲快乐的事情,可惜巧克力只有听到后半部分。

惨了,他刚才注意力都在瞪情冷剑,完全没仔细听聊天室谈话内容,巧克力傻笑问道:「抱歉啊,大家刚才在谈什什幺?」

武则天:「啧啧,巧克力做什幺大事分心没在听聊天室谈话?要抓去鞭打唷!」

Z:「不只巧克力没回,暴君也没回应吶,嘿嘿,虽然暴君本来就很少说话,不过巧克力也没回应就代表……肯定是做那方面的事吧?」

罂粟花:「咦咦咦,Z大哥是什幺意思?哪方面的事情?」

白皇:「不用怀疑,除了那方面的事还会有什幺事呢?」

罂粟花:「喔呵呵,谢谢白皇哥指导,小女明白了,巧克力要加油唷!」

干加什幺油啊!Z和白皇这一对真是混帐!早知道他打死也不要牵扯进这一对之间,还有那位总是用敬语叫哥哥姐姐的毒品花看起来可爱俏丽,这女人简直是个小魔女啊!

聊天室顿时吵成一团,每个人都对这话题充满兴趣,而情冷剑依旧一张冷脸保持缄默,就当作是默认了,巧克力也觉得越解释越麻烦,于是也效法情冷剑。

结果还是女王陛下出来清场:「停停大家别闹了,回到正题,这计画已经讨论很久了,大家都认识一段时间,不如在现实中办场热闹的聚会吧,大家要不要约出来见个面?」

巧克力:「那不就是……网聚?」

还真的打算要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