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冷剑说得理所当然,但是听在耳里巧克力十分不是滋味,他又要被保护了?虽然他弱了点,身为男人总是被维护怎幺会高兴?巧克力紧张的为自己争取道:「咦咦?被保护我不就要一直待在你身旁,不能离开吗?不必这样啦,你带我练功已经够多了,偶尔放我自己一个人也行。」

「你不想要跟着我?」

情冷剑微挑眉,天知道对方怎幺听的,他辛苦讲了一大串最后得出这个结论,啊糟糕,冰块破天荒露出其他表情,连语气也上扬了,巧克力冒起冷汗。

「咦咦?不……不会,怎幺可能,我很想要跟着你,我想要啦!」

说完巧克力真想撕掉自己的嘴,他想要?这幺赤裸裸的宣言他竟然说的出口!

「啊不对……我是说……不想被当成拖油瓶让你保护,怕会造成你的麻烦,我当然不讨厌你,想要待在你身边,唉呀该怎幺说,就是这样啦……」

显然解释没任何效果,情冷剑仅是看着他轻轻勾起嘴角,露出难得一见的淡笑。

「你很可爱,不会麻烦。」

靠!在别人耳里或许是称讚,但巧克力最讨厌别人说他可爱!

可爱可爱……从以前就被说到大,原来连情冷剑也和其他人看法一样吗,巧克力感到既愤怒又羞愧,脸好像快烧起来。

「我是英勇不是可爱!我到底哪点可爱了?」

情冷剑伸手轻拂对方气鼓鼓的脸颊,脸上的笑意未退。

「全身上下,傻的很可爱。」

情冷剑相貌英挺,笑起来其实很好看,而且他们距离十分靠近,情冷剑单手撑着压低身子,那双银色眼眸带着笑意注视着他,只要巧克力一抬头就能咬到对方洩恨,但纯粹只是想想罢了,看到那张笑的这幺好看的俊脸,再想到咬完的下场,巧克力放下原本的慾念就此收手。

不过任由对方说自己可爱,巧克力很不甘心啊不甘心,心情不悦的情况下,又近距离看着情冷剑的微笑,充分感受到对方迷人帅劲,巧克力终于忍不住,做了史上第一次最大胆的行为。

他直接扑倒情冷剑!

双手勾住对方颈部,巧克力整个人朝情冷剑扑上,双双重心不稳跌入草地,两个人从站姿变成横躺,巧克力的身体迅速的覆在上方,对身下那张俊脸狠狠吻下去。

不太熟练的吻住对方的唇,感受到双方呼出的气息,巧克力这一刻什幺都没有想,闭上眼睛,忘情的扭动头部,只想好好放纵慾望吻对方,情冷剑先是微睁大眼睛,然后也闭上眼一一回应。

巧克力是第一次主动亲吻别人。

情冷剑是帅气又具有魅力,不过再怎幺迷人……他还是个男人,巧克力自认很正常,至今都是喜欢女人,正常男人的性慾还是有的,但是……为什幺他唯独会对情冷剑产生其他的感情?

就和上次一样,跟情冷剑接吻不讨厌,反倒享受其中的感觉。

感受到情冷剑回吻,他身体渐渐发热,呼吸急促,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巧克力决定不管了,身体的反应最直接最诚实,既然不讨厌,那就是代表他喜欢。

唾液交缠在一起,轻轻啄吻对方嘴唇,两个人越吻越烈,情冷剑猛的抬起头,分开热烈的吻,翻过身撑着手位在上方,两人位置倒过来,变成情冷剑在上方巧克力被压在下方。

银色眼眸带着情慾,情冷剑由上往下居高临下凝视着他,从巧克力角度只看得到对方帅气的下颚,被注视的巧克力脸颊红透,尤其是以极为暧昧的姿势被压在下面,虽然刚刚是他主动扑了情冷剑,巧克力直觉被压的自己很不妙。

可以反悔吗?不管是身高体型、长相以及现在的姿势……都不可能他抱情冷剑,而是情冷剑抱他呢……

「那个情冷剑……暂停一下吧,唔呜……唔……」

没说完当然是被封口了,话说到一半的巧克力被情冷剑直接用唇堵住,舌头进入微张的嘴里,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气息互相融合,两舌在口腔深处搅动。

巧克力顿时脑中闪过几个词,什幺叫做投怀送抱、羊入虎口……他如今亲身体会了,这个冰块本来静如止水,他没事干麻主动去挑逗别人?

情冷剑环抱住他,舔拭轻啃他的嘴唇,舌尖不断在巧克力口中蠢动,吸允他的唾液,情冷剑换个姿势侧着头,轻咬着他耳朵,敏感的地点立刻让巧克力产生痒痒的触感,忍不住发出惊叫声。

巧克力没和别人这幺亲密过,之前被吻一吻嘴唇就算了,这次连舌头都被霸占,两舌相缠,唾液互相合在一起,好像整个嘴巴深处都给了情冷剑,他自己吃东西都没如此彻底的使用过嘴巴呢。

很不适应……巧克力摇着头想后退,后脑勺却被情冷剑用右手抵住,动弹不得,而情冷剑用另一手搂着他,更加深这个吻。

这是激烈且毫不留情的热吻,情冷剑缠住巧克力的舌,在他口中肆虐,不适应的巧克力感到难以呼吸,唾液从嘴角滑下,彷彿是连灵魂都会被吸走的热吻,原本捶打情冷剑胸口意图挣扎的巧克力变的只能紧紧抓住对方血红色公会服,被吻的全身酥软,快要失去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