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暴君最强,会长英明!」

一群人说着说着便开始热烈讨论,巧克力意外的听到许多有趣的事,然后Z提醒一声还有比赛,一群人才猛然从八卦中惊醒,继续将目光看向擂台中心。

此刻,武则天和对手打的不分轩轾,她的对手也是近战速攻型战士,两个同类型战士碰在一起,就巧克力眼中来看,简直打得不亦乐乎,停不下来。

最后武则天将武士双刀交叉,旋转凌空从天空降下,施展出一技十字劈,将对手胸前划出两撇,NPC裁判裁定失血过多,倒数三秒对手无法站起,便分出比赛胜负。

和平的跟对手互相敬礼,握手,武则天确定晋级决赛。

打完比赛,武则天和情冷剑从擂台走回观众席,马上被「地狱无门硬要闯」会员们围在中间,受到热烈欢呼。

「怎幺?暴君你有点反常,这幺急着把比赛结束掉?」

赢了心情相当愉快,Z副会长轻鬆的挤进人群,笑着搭情冷剑肩膀,反观情冷剑,从比赛时就一直是一张冷脸,冰块散发气息更加寒冷。

「唔呜……怎幺回事吶?」

「刚才我们在台下遇到了,那个公会也有参加。」武则天换下嘻笑神情,面色凝重。

「那公会?真的是那人所率领的公会?」Z微睁大眼睛。

「绝对不会错,混帐,那套该死的『破灭龙息』就算烧成灰我也认得。」武则天咬牙。

情冷剑虽然静静的站着,但面无表情抿紧嘴,一双银色眼眸犀利散发着寒光,认谁看了都知道……他在生气,而且非常愤怒。

看到情冷剑带有浓烈杀意的眼神,原本想跟着人群挤的巧克力怯步了。

巧克力听不懂会长之间的对话,也不明白情冷剑为何生气,他只直觉现在不是道谢的时机,于是犹豫过后默默退回。

「总而言之,暴君你冷静一点吶,别碰上那个人就失去理智,会长妳也是,帮忙多劝劝暴君,唉呀……虽然妳不要带头失控就很好了……」

Z凝重的嘱咐,再三叮咛,才无奈的起身:「虽然时机很不好,我差不多要準备上场比赛了……真不想去吶,为什幺会在决赛前遇上呢……」

巧克力好奇的看着Z走下观众席,台上Z的对手早已经準备好,米白色短髮……天使般的脸上一贯微笑……

白皇!

这场比赛……打的下去吗?

只见,走近擂台的两个人,一个苦笑,一个微笑。

NPC裁判一声令下,比赛开始,白皇在喊完当下便来到Z面前,白色身影一闪,碰上像是盾的透明物体,发出铿锵撞击声,然后两人双双向后退开。

维持一段距离,两个人毫髮无伤,Z的武器是本厚重的魔法书,飘着複杂纹路悬浮在空中,而白皇的武器更特别,一条非常长的锁链,尾端锁鍊有着像狼牙棒的圆形椎刺。

现场传来短暂的沉静……

「吃素吃太久,果然动作变得不够犀利呢……」武则天撑着下巴,看着擂台上两人对打。

「……吃素?」

巧克力转过头,看向心情明显平复不少的武则天,以及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情冷剑。

武则天笑盈盈的说:「巧克力不知道嘛,Z是我们公会唯一不杀人的邪派,『因为是祭司,只救人不杀人』……Z是这幺说的唷。」

巧克力忍不住问道:「没问题吧,祭司和战士对打……」

「当然啰,Z是天才。」武则天回道。

「嗯,Z是天才,也是真正的祭司。」情冷剑回道。

……既然是祭司怎幺还会强呢?巧克力无言。

「放心,不杀人的『神之手』,想杀他的玩家下场都很凄惨喔。」武则天嘴角勾起不明的笑意。

「半死不活的负面状态会要人命的。」

台上,两个人影站立在原位,悠然自得的对谈起来。

「啧……才几秒的时间,该死的瞬发负面状态,和你对打就好像少了一半等级,全部能力都丧失了。」白皇皱眉。

「好说,我只是个弱小又血少的祭司吶,不这幺做马上就会被干掉。」Z耸耸肩。

「听好,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白皇再次举起锁链。

「很抱歉,这次我也不能够保护你吶。」Z回道。

语毕,两个人各自施展技能,再度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