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冷剑组完队,便抓着他快步疾走,看似踏着同样步伐,走的却异常迅速,巧克力傻了一下,小跑步跟上情冷剑。

视线角落,似乎又有好几个深色的影子晃过去,随即消失了。

这次巧克力看清楚了,是抹红色的身影,如血般鲜红。

到底是什幺东西在跟蹤他们?越来越疑惑的巧克力就近问着旁边:「欸情冷剑,你有没有看到……」

「闭嘴,跟好。」

颇有磁性的低沉嗓音,撇开说话内容,其实情冷剑声音还不算欠揍。

但本人他妈的欠扁欠砍欠杀啊啊啊啊!巧克力在心里一遍遍痛骂着对方,才慢半拍的想起,他似乎还没问情冷剑到底要带他去哪里练功,已经离新手村越来越远了……

「欸……你到底要……」

「你几等了?」

情冷剑转过头,初次问话,冰冷的银色眼眸有着不容拒绝的魄力,巧克力又被吓了一跳,脑袋里想的东西顿时全然忘光。

「呃……九等。」

「九等已经可以出村了。」

「咦……我知道啊。」

情冷剑瞥了一头雾水的巧克力一眼,问道:「怎幺还继续待在新手村?你没认识的高等玩家?」

简单来说,为何不找帮手带练?

《魔传》这款游戏出了将近三年,高等玩家多的是,刚进入新手村巧克力马上就体会到了,同期进入的玩家很快被高等玩家领走,整个新手村空空如也,所以他才会找不到人组队。

会在新手村慢慢接任务打果冻怪练到九等,他已经可以列为珍奇异物。

「唔……我不排斥有人带我练功,只是……我第一次玩《魔传》,想自己体会游戏过程,从一等开始慢慢练上来,游戏要玩的有趣,我只要好玩就好了,这幺拼命努力练功干嘛,打怪解任务要自己来才有意思嘛……」

巧克力搔了搔头髮,说得理所当然,好像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你真的是个新手。」

良久,情冷剑从嘴里轻轻说出这句。

「欸欸,这是男人的浪漫懂不懂!还有啊,你凭什幺说我,你不也是新手吗?」巧克力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狗,全身毛竖起来抗议着。

「新手?你说……我吗?」

情冷剑动作微微停顿了下,万年冰冷的俊脸好像在忍隐着什幺,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虽然很快就消失了,巧克力确实看到,原来这个冰块还是会笑,而且笑起来不难看。

其实他不算太坏嘛。

短暂的笑容悄悄加了一点分数,巧克力这个人就是这样,生气的快,忘掉的更快,因为一个笑容对情冷剑的印象稍微好些,然后心情大好的巧克力露出亲切的灿笑,对着队友情冷剑的装备发表意见。

「情冷剑,我说啊,你长的也还算好看,别再穿什幺布衣木剑,连我身上的铁剑和破甲都比你好多了,来来,我这有多打到的铁剑和装备,送你一个好了!」

巧克力边说边从异次元包裹拿出刚打到的破装备烂武器,破归破,至少比情冷剑身上那套便宜的一等新手装和木剑好多了。

看着巧克力怜悯的提出交易申请,已经恢复面无表情的情冷剑,脸色变的更加铁青,某巧克力丝毫没有察觉冷气团逼近,笑得灿烂无比,将一堆破铜烂铁扔给对方,同时催促情冷剑快点换上。

情冷剑银色的眼眸寒冰四射,彷彿暴风雪降临,冷风吹过,气温降下好几度。

不过情冷剑还没来的及换装,动作顿时被打断,原因是先前出现好几次的影子……

「咦咦……那些跟蹤的影子到底是……」

明显出现在周遭,充满杀气的不安气氛,巧克力察觉异样,紧张的握起手中的铁剑。

「是玩家,高等的玩家。」情冷剑答得简洁。

「欸?高等玩家?可是……在新手村?」

茫然的巧克力还没问完就被情冷剑拉着拖走,从组队之后,他们便一路持续往外行走,转眼间已经离开村手村,来到陌生的郊区,这里随便一只怪都是从二十等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