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

呼叫妖怪快出来

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妖怪

回过头就在幼稚园内,耳边传来了一阵阵,关于着孩童们的欢笑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旁,他们欢笑着追逐、跑跑跳跳着、互相嬉戏着、玩乐着,这里拥有着笑声,充斥于整个幼儿园内,而那就是他们的─小乐园!

妖怪出来不出来

快来吧快来吧快点快点出来吧

我们来做朋友

混合着彼此,清脆的宛如铜铃般的嘻笑声,在这里有着一群,一个个穿着端庄、可爱制服的小小人们,而他们每个人的笑容都无比的灿烂,玩的也更是不亦乐乎!还有啊!那叽叽喳喳说个的不停的对话,童言童语的她们,既逗趣又可爱,与之相衬着,童贞与单纯,那犹如一幅美丽的艺术品,沉浸于画中,那十分吵闹,也十分的热闹,快乐存在于他们彼此的笑容之间,而于画的外头,能看见的,则是被一片的温馨感与快乐冲击,跟着满足,充满在眼前伫立,专心端看着孩童的人心中。

而自己呢!除了喜爱孩童外,更多、更多的是,光看就觉得深受疗育!

孩子们给人最大的魅力,那就是开心不作假的笑、勇于做自己、爱自己,而至于身旁的人呢,变自然而然的,也会慢慢的,被治癒了!在未察觉时,嘴角便不自觉的往上扬起了。

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

呼叫妖怪快出来

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

在漫无目的方向地走着,沿着道路顺顺的往前行,自己边思索着,边望了望远方的那些云朵,在它们被风吹散后,自然而形成的,是往外一再扩散后,像一把被人摊开过的扇子,云朵顺着风,二度往外扩展开来,越来越分岔而出、越来越大面积的它们,亦又成形为另一种样貌,在这蔚蓝的晴空中,令人不经想见,是否连天空都装上了翅膀,飞向另一个,使人嚮往的天堂。

静静观看着,是连自己都讶异于自己,居然会维持这样的心情,光看天空就看了,好一阵子,而她自己目光竟没有一开过!

低下头自己举起了右手到眼前,想着现在是几点钟了,约定的时间到了吗?

在自己看了又看之后,安置于右手上的手錶,黑色真皮的錶带下,透光的镜面中,那裏头的,时针与短针,站在约定好的时间下,安静的一动也不动,在连着秒针都飞快不等人的速度中,除了短针以外,转了又转,绕过了,一圈又一圈的秒针,就像是后头有狮子、猛兽追赶一般,任由其飞跃流逝而去,认知下的结论是─时间终究是不等人的!

“而那等了又等的,那一人,她又是跑往那何处去了呢?”

『郁茹她,该不会是忘了吧!关于今天要来幼稚园实习的事情……。』

炎热的夏季,湿热的汗水,晨轩在一刚踏出门口的时候,那时的天空亮的刺眼,于是乎自己便转了个念头,在睁不开的眼当中,藉由手指与手指的缝细,望见到的是,一朵朵完整,白白又胖胖的云朵,就是那上头,漂呀漂的,好不自由啊!悠游在淡蓝色天空裏,宛如棉花糖般的存在,看起来有点好吃,又有点儿神奇,自己在不经意中,也看傻了眼,差点!就差了那幺一点点的时间,就要发生了一场乐极生悲的小小悲剧了!“好佳在!”自己的眼睛,就那幺刚刚好的,在往下瞄的那一瞬间发现,没酿成的小残局,自己是该该庆幸着的!至少她还没有蠢到,去撞到校园里林立于走道一旁的,那一棵衔接着一棵,井然有序的排列着,于其中的一棵,既不特别,又少人注意到的某棵小矮树。

「不然就真的是蠢毙了!」晨轩低头呢喃,着以着自己才听得见的音量。

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

呼叫妖怪快出来

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妖怪咧

妖怪出来不出来

快来吧快来吧快点快点出来吧

我们来做朋友

妖怪妖怪妖怪

Watcheechee

奇奇怪怪怪怪奇奇

怪怪妖怪watcheechee

置身于幼儿园内,传唱的是为着小朋友而创的新编曲,幼幼台还真是个好节目,那时偶然间的一时提议,一下就博得一群小孩的热烈欢迎,就是那由着火红的日本卡通,翻唱成中文歌曲的曲目─《妖怪手錶体操》,在等会儿準备要带动唱之前,边思索着自己的每个temple上,该配上的每个动作,在未开始前,自己则是小幅度的摆手动脚,轻生的唱着小曲子,在自己可听见又不太大声的音量下,继续的练习,再练习,依着兴趣选了幼保的科系,而现在自己又按着学校的安排,来到了学校附设的幼儿园见习,在时间完全可在自己预期下,顺利的被安排进入到了幼儿园内实习,对自己说来时间要长不长、要短又不短,为期一个月的时间内,要完成接下来一个月的新挑战,而自己得在这里好好…好好的…学习吧…。

心里的感受还真是五味夹杂的难以说明,兴奋着可以开始接触儿童,陪着他们学习、跟着他们一起笑、一起玩乐,还有一切的活动等着完成,但也懊恼着...,这是怎幺样的状况,而又会遇到甚幺样事情呢?好像这都无从说起,默默的只能告诉自己。

“就拚了吧!”就当晨轩这幺想着的同时,自己回神之际,便发现到是一个绑着双马尾粉色缎带的小女孩,趁着自己不注意之时,拉了拉自己的上衣一角。

她问:「嗯…你…是哥哥…还是姐姐呢…?」。

勾起唇自己笑着反问小女孩,抛给了一个无限想像的问句。

「妳觉得呢?」晨轩笑着反问着小女孩。

「是哥哥好…还是姐姐好呢…?」晨轩拉长了语气的,故意的试探着小女孩。

循环着循环,在规律的世界中,有着既有的定律,可那定律,却不见得是,可以完全套用得上的,尤其是在那,少部分的人当中!

“那些人…也是包括的自己的…没错吧!”

虽然是说着问题问着小女孩,可自己却是多了点玩笑的意味在裏头,不过呢!自己可无坏到极度坏心眼的地步呀!压根没想害小孩子错乱性别或其他怪异的想法产生!

“只是关于是男生…还是女生…真的单单看外表…就是对的吗…。”

「嗯...是哥哥的话,我想要哥哥背背我,想玩骑马打战…是姐姐…嗯…姐姐可以帮我绑头髮…好像也不错!」。

「嗯…怎幺办…嗯…怎幺办…」小女孩歪着头,小脑袋很认真地思索着问题,看着她的这个反映,连着自己都已被逗乐了啦!实实在在太可爱了啦!

“自己会喜欢小孩不是没原因的!”

小女孩小小的脸蛋,因着太阳晒得发红,却又不会失去活力的有气无力,反而是蹦蹦跳跳,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高度的好奇心,甚幺都想参与的积极性反应,最真的心情,在小女孩身上表露无遗。

「那…是不是…两个都可以帮妳一次完成,妳会更开心呀!」。

自己还不想那幺快,就结束掉这一点点的小乐趣,于是晨轩继续问着小女孩。

「嗯!对!婉婉好烦恼喔…可以吗…真的吗…。」看着她语气里带着点的懊恼,与着不同的是,小女孩眼睛内却是闪烁着渴望,脸上布满的尽是期待的神情。

「真的…可以陪婉婉一起玩吗?骑马打战也可以?然后…然后那个…又可以帮婉婉绑头髮吗…不会丑丑齁!」。

小女孩伸出小小的手掌,往前抓住了我的手,摸了又摸,小女孩满是好奇的观察,自己不了解这个小女孩,脑袋中到底在装些甚幺想法呢…。

「婉婉喜欢你!」。小女孩撇开了方才的愁眉苦脸,一展笑颜,好像方才苦思无答案的事情,都已不那幺重要了。

“所以是男生…是女生…都无所谓了…。”

“所以…是哥哥…是姊姊…也都不用再在意…。”

“所以...所以这个世界…对于性别也是可以,没那幺重要呀…。”

晨轩感觉自己在小女孩面前,被赤裸裸地看穿了,可她自己却也,了无心去抵挡着。

因着单纯直率是小孩子,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喜欢就喜欢,讨厌便讨厌,没有多余的作假造作,没有表面上的认可,背后的暗箭伤人,顿时想就那幺,歌颂着单纯时光年代下的美好,然后的然后忘了所有的抨击伤害话语,好似那些从一开始便不存在一般。

快乐的简单是人们被自己所遗忘着,悲痛伤心的绝望难以爬起,也是人们为自己所做的选择之一,而今的问题塞下于脑袋内,发疼着、苦恼着,吶喊着,

是该…勇敢站起来!是该…为着自己、为着所爱。

“我们…没有不同…我们…一样爱人…我们一样都一样…。”

「妳喜欢吗?喜欢姊姊吗?」晨轩这样的,问着眼前的婉婉。

「喜欢!最喜欢了!婉婉喜欢姐姐!」。说完话的时候,最真切的拥抱,是小女孩踏着步伐,往前冲的同时,自己张开双臂的,準备牢牢接住她,而婉婉则是一脸兴奋的冲向自己,拥抱内是,她的期待、她的快乐、她的笑容,不会改变…不会消失,不会因着其他的原因而…不见。

『我为着妳,妳为着她,她又为着另个人,对于爱情,我们的世界,与外界又有何不同,又有何不妥,只是刚好...刚好...我喜欢上的那个人是妳,只是刚好心动的理由,就在妳身上发动了,只是刚好...刚好...恰恰好!我是女生...而妳也刚好是个女儿身,就这幺简单的理由,所以没有複杂的解题方式,我给的答案是…我喜欢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