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不了几天,报应总算是降临于那位一脸长得像小白脸的学弟身上了。

“人家常说劫数难逃,做了坏事,还想便宜了事,安然度日吗?”

“那也想的太美丽了吧!”

“配得上小白脸的,恐怕只有梦靥最适合不过了!”

晨轩想来这样的成果,果然跟预期预料到的一样好!

在网路无远弗界的这个世代脸书与赖,现在有哪个人不用的呢?

只要动动手指头,滑一滑找找特别的族群,申请加入社团,然后再另外拉一拉人开个群组,有甚幺好消息、好康的当然互相爆料一下啰!

说说是如何让学弟在学校生存不下好了,讲简单一点,就是搞好人际关係,『人缘佳、人脉广』,再难的事情,也能生出个办法。

“学弟最后会退学吗?”

“这想来也说不準,看他有多大本事留住了!”

『做人要留后路,给别人。』这是老人常言的,自然有它坚定不移的道理所在。

“只不过嘛…学弟他是人吗?”这点令人疑惑,可能称呼他一声『畜生』,也跟『小白脸』一样的相称。

“有本事就待下去吧!学弟!既然你敢做,就要敢当!”

传闻中他人气超高、每天都有接不完的电话,还有人直接登门至学校指名要找他,只是别人的追求,送的是鲜花、巧克力,而他则是情趣用品、润滑剂,各式各样堆满他桌上。

“空虚寂寞觉得冷吗,学弟。”

现在有一大票的人,等着好好关心关心你。

“你还寂寞些甚幺呢?”

要女友当炮友,现在让人追当男友兼炮友,可不正合你的意!

学校网站得讨论版上,最热门的话题─

-就是他吗,对不喜欢他的女生,就挟怨报复的那个男生。

-对啦!(附上图片)

-怎幺有这种人啊!真是丢脸、无耻,哪个女生喜欢他、哪个倒楣。

(附上图片)

-这是哪科的学弟啊,管一管行吗?我女友一直用他来逼问我,男生都是这样吗,烦不烦啊!

(附上图片)

(附上图片)

-你女友也是,靠!他就算是女人公敌啦!也不用搞得全校男生跟他一样烂吧!

-妈的!就是有这种废人啦!

靠!搞的老子现在追喜欢的女生,追得苦哈哈,还不见成效!淦!

“要不红嘛!真的!也很难耶!”

想当然而他从原本的默默无名小卒,一下晋级跃身为超级红人,名声传遍校园各处,现在学校内,大概没有人不认识他了。

晨轩止不住嘴角的笑意,憋笑憋得极为痛苦的她,看着学校内的网页栏,满满灌爆的留言,而这所有的言论,全部都指向同一人。

“学弟,你是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也顺便在付出一点代价,以弥补你对受害者的伤害,这样也才刚刚好而已!”

「妳一下想笑又不笑,现在又一脸认真样,妳是要演戏去吗,抢当主角?」。

在一旁的郁茹,放下了书,好像终于满足,而停下了看书的动作,转而嘴一样不讨好的,又再吐嘲了!

「不甘妳的事,妳继续看妳的书,而我也不会吵妳!」懒的理她,随她爱怎幺说,就怎幺去,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哼!妳以为我爱理妳啊!妳用我的笔电,还嚣张个屁啊!」

拿过一旁厚重的书,郁茹直把书抛过来。

「靠!妳真想砸死人啊!」闪过重达快三公斤的书。

“这女的真想杀人了?难道报应换到自己身上了?”

「妳去死啦!」郁茹喊完又是再丢第二本。

该来的还是得来,要还的终究得还,所以报应迟早灵验,不是不报,而是提早来到,所以意思是,学弟玩完了之后,换我惨遭砸死吗?而我该庆幸一旁还有个索魂女陪伴?

『东方有牛头马面,西方有镰刀死神,而我有索魂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