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控着妳、而妳操控着她,而后蔓延的长线,深深的嵌入每个人的身体中,摇摆着、举起与放下、跳舞与停下,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是眼底下,所见的操弄。

妳的讯息中提到,我选择沉默不语的,用已读不回来回应,妳所有的关心。

晨轩:『今天怎幺没来上课?是身体不舒服吗?生病?』。

晨轩:『还好吗?』。

晨轩:『如果有事情可以跟我说,没关係…说点什幺都好!』。

晨轩:『嗯…哈哈…可能我鸡婆了点!可能也有点太吵了…』。

晨轩:『如果有甚幺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儘管跟我说,课堂笔记我有多抄一份』。

晨轩:『恩...真的是有点担心…基于朋友…如果可以,可以回覆我一下吗?』。

晨轩:『等妳…愿意开口的时候…再回覆我吧!没关係的…至少…我能知道,妳没事那就好了!』。

“可怕…可怕…。”

“这个人是无法靠近的....。”

“抗拒着些微得靠近,害怕着多一点的关心。”

那一但走近,便无法再逃开的幸福感,引诱人靠近的爪子,身藏在蜜糖包裹的最底层下,醉心的迷幻着,令人难以察觉有何异状,可…它…却能让人体会快乐后,便在无预警下,直接拉住你、扯下你,而后直直的开始向下坠落,于停不下来的深渊,涌上心头的无助感、惧怕那已不足以,用来形容了,两难的抗拒着,矛盾的折磨着,曾经她是那幺的,爱着玮玮的,也是在乎着玮玮的,可如今却不能放过自己,去相信爱久恆的存在。

「薇薇,我有写信给妳喔!」。

玮玮温柔的语气,轻声的说着,就像她一贯的温柔,只有在很偶尔…很偶尔的时候,才会遇见她,如同小孩般天真可爱的一面。

「真的吗!好高兴喔!是给我得吗?」。

嘉薇惊讶之余,暖暖满溢到胸口的温暖,让她彷彿拥有了全世界一般的快乐。

「不过信回去之后,才能拆开喔!」玮玮笑了笑,瞇起的眼睛,极为可爱!那样的容貌与表情,她深刻的烙印在脑海中,一刻也不敢忘记,就怕哪天!自己一疏忽了,那连想她的资格,也一併被剔除了!嘴角上弯的角度,是我最喜欢的妳,为我一人所展露的笑颜。

嘉薇深呼吸后,缓慢的吐气,她缓了缓自己的情绪,让心情不在随之摇摆定,手中拿着的手机,总是有一时没一时的查看着,等待新讯息吗?还是?一则、两则、三则,来自手机内传来的讯息。

“一封、两封、三封,来自过去曾经有过的记忆”嘉薇依稀记得…信中的内容。

「学校的事务比较多,但只要有时间,就会想待在妳身边,那种感觉让人很舒服、很安心」这是玮玮曾对自己说过的话。

在学校的她…是学校的学生会长,忙碌是在认识她之前,便有所听闻的了。

「假日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唸书吧!快考试了,一起讨论吧!」。

其实玮玮很聪明,说得一起唸书、一起讨论课业,只是为彼此多找点理由,拥有更多的时间独处在一起罢了!

「要是能早一点遇见妳,就好了!生活便不会无趣!」。

玮玮最喜欢欺负她、时常又爱捉弄她当乐趣,可却总在捉弄后,紧紧的拥抱着她、在欺负着她,快生气的时候,又逗得她开心大笑,连生气什幺的,嘉薇也都能忘了,自己另一面的悲伤也能忘却,在她身边自己得到了治癒。

嘉薇后来才发现原来信中,写满的都是关于对她的爱…。

「想想…平常说不出口的话,信中果然可以坦然一点呢!呵呵!

有妳的生活,便是我想珍惜的,今天、明天、后天,以后的日子,有妳傻个性(^-^)』。

海浪拍打着岸边,沖刷着陆地上的沙滩,带走了陆地上,曾停留在此的任何东西。

一波波的沖刷着、拍打着、洗净后完结了,一整片净白的沙滩、却徒留妳的身影,难已抹去。

『但愿可以,轻鬆的学会爱,那人便不用再,耗费了一辈子的时间,去学习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