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与午夜的不同,是即使妳,不再身边了,也能稍稍寄託着早晨的光芒,而后索讨着一点一滴的温暖,好让这夜可以再短,而那梦可以再继续延续着,渴求着安全感的深度,能够再被紧紧拥抱入怀,渴求着一个心安理得,好让日子不再艰困难熬着,迷茫中嘉薇还是昏睡着,搞不懂的问题与心情,就丢还给现实,再去苦恼吧!

『顺应着时间的蜕变,人总能变的与往常不再相同,在不端看着结果,好的、坏的,都好!都是个挑战完成后改变的自己』。

而她依旧讨厌着以前的那个她,也讨厌着当下滞留不前的自己,越是看着身旁的人往前迈进,而自己的犹豫不前,不就等同于诉说着,自己像往回头走去,越走越后退。

「被抛弃了!」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被丢下了!」另个声音,也一同倾诉着。

「没人了,对吗!」自问自答的,追寻着答案,是能获得救赎的那一个。

「谁来呀!来这里!陪陪我!都好…都好…谁都好!等等我…。」央求着公平一点的答覆,来好好安慰着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嘉薇喘息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突兀,儘管那表示她正好眠着,而不再有恶梦的梦靥叨扰着。

这是难得的她,梦境中会是一大片的空白,白色的梦境,雾濛濛的一片,如同被披上一了层保护膜,裏头甚幺也看不见、甚幺也没有,可她却能于此停止思考,不再去追逐、不再去探访着,何处的哪里,会有她的片段记忆,那个她是不是,也有留下点提示,曾给过自己,但她却没发现的。

梦境中的她,常常连自己都不肯放过,那个彷彿影子一样可有可无的自己。

「我…没有忘记妳…。」嘉薇一再的强调,就怕她听不见,那个还想她的自己,极欲冲出想念与她见面。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纵使自己苦苦哀求着,也要她留下。

「我们这样就好…不要…不要…再分开了,好吗…。」拿一切交换也愿意,只要你肯留下来,交换甚幺,都拿去吧!

每每重覆的回到那天的场景下,每日每夜的起初,她便是这样的梦着。

「不可能的!别傻了!」嘲讽的笑着,这个梦里的玮玮,是自己不曾看过的样貌。

「妳没有我!也一样会过得很好!不是吗!」轻笑着自己的愚昧,那个她,吝啬给予任何一丝的怜惜。

「别再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了!耍任性也有一个限度吧!」换了个语气,玮玮尽是难掩不满的看着她,而当自己望着、望着的同时,看到的是厌恶眼神下,卑微的自己。

「故事总会有个结局,再精彩都一样,所以…所以…结束吧…。」转身后,玮玮逕自的往前走去,在那迈向前的步伐下,她是极欲想追赶上,也碰不到的距离。

「忘了吧!忘记我!也忘掉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就当它不发生过一般,忘掉吧…。」而后距离慢慢得拉长、拉远了。

「我们只会是过去!不会是未来的!」头也不回的,玮玮继续向前走去。

「而未来的我,从来…就没有妳…。」眼看着,玮玮的身影,渐渐缩小、慢慢得退了色。

「从来就…没有妳…。」空白着。

「没有妳...的存在。」一大片的空白,侵蚀掉所有的页面,于这齣戏的落幕,是一大块布幕的缓慢落下,然后紧接迎来得漆黑一片,便是结尾。

早晨的阳光,是珍贵投射得到,安静地代的珍贵时间,她是安稳的、是平静的,她可以如此安详、自在的熟睡着,在难得几回下,嘉薇日日累积的疲劳,终可于此得以解放,而后安然的进入了深层睡眠,逃脱了自责的自己、爱她的自己,还有那无法回顾过去的自己、逼迫逃避的自己。

『一个毁也毁不掉,残破不堪记忆下,留下的一个影子,与梦一同残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