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人蛇殊途,他早上又收穫了一枚新鲜的牙印。那家伙还很聪明地避开了有盘尼西林的地方,咬在他靠近膝窝的软肉上。

看不出来这蛇还挺聪明啊。

揉了揉睡得像个鸟窝的头髮,吴还发愁。

到了下午,吴还更愁了。他瞧着自己种成萝蔔的小腿,悲剧的发现自己有新的过敏原。他的惨状连Sandy姐都看不下去,给了他半天假让吴还赶快去看医生。

但懒如吴还在拖着肿成两倍的腿和手的时候,懒散的个性显然是呈倍数成长的。他只是回家把盘尼西林洗掉,擦上自己原本的亲肤软膏,手脚酸胀的爬上了床。

星期四回诊得记得跟胡辛扬说说,他自己也不知道盘尼西林过敏啊……

「蛇先生,我都肿成这样大概也不好吃,今天消停一回怎幺样?」他喃喃说着,精神逐渐萎靡,终于睡了过去。

结果吴还没来得及自己跟胡辛扬说明,更準确的说,他住院了。

「你长这幺大不知道自己对盘尼西林过敏?」Sandy觉得很头大,要不是她深知吴还懒散又天兵的程度,回家的时候不放心去他家探病,敲门不应直接破门抓人,吴还有没有命都还不知道呢!

谁能跟一条蛇睡了整整八天,还天天被咬啊!Sandy简直要被吴还气死。

「我很少生病,也不太擦药。」吴还吶吶的说。他也被自己吓到,长这幺大还没住过院,谁知道抹个药膏这幺严重。

不过他也没想到Sandy姐会来看他。

「Sandy姐,谢谢你。」转向一脸怒气的女人,他眼神真挚地道了谢。Sandy扬起眉毛,艳红色的嘴露出招牌的邪恶笑容。

「不用谢,送你来是指望你赶快好把产能给我补回来。」她从大包包里掏出一台电脑,吴还见到脸色立刻垮下来,「你还给我带笔电来工作?」

「那是当然!」Sandy完全没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给你休息几天,好点了就自觉开始工作啊!」说罢揉揉他乱七八糟的头髮,对吴还黑如锅底的脸色笑的不怀好意。「我这就回去了,留你在这里好、好、休、息。」

目送Sandy快步离去的背影,吴还还真拿她没办法。知道Sandy是刀子口豆腐心,带笔电是怕他无聊,吴还还是决定好一点就把工作继续。

毕竟人家这样照顾他,总不能拖Sandy姐后腿。

但现在还是先睡觉吧。他瞅瞅自己肿成两倍大的手和腿,深深叹了口气。

胡辛扬天天来看他。

吴还简直傻眼,不是听说医生很忙?并且依照他看病的速度,应该忙到隔天晚上都还有剩啊,怎幺还有时间来对他唠叨?

对于吴还这个不礼貌的问题,胡辛扬云淡风轻的一耸肩,「我所有的病人都是天天巡房。」他凑近吴还,促狭地眨眨眼,「还是你觉得嫉妒吗?没有给你特别待遇。」

吴还终于忍不住,耗费力气翻了个大白眼。

不过说真的,胡辛扬是个好医生。

皮肤科的病人都在这一层,除了他之外,卧床的病人都比当时门诊看到的症状还要恐怖万分。但胡辛扬从来没有露出厌恶的神情,他总是充满耐心跟所有人解释问题,然后加上一大堆关心和叮嘱,不管这个病人是不是他主治。

甚至有时候门诊看不完,他还会半夜跑来绕一圈再回去,纵使他不是值班医生。

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能选皮肤科这样吃力不讨好的科吧,这家伙还真傻啊。

吴还靠在枕头上看胡辛扬不停开合的嘴唇,勾起一抹微笑。

这微笑倒是让胡辛扬一愣。

吴还大部分时候都是淡淡的,没什幺表情,整个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除了第一次在捷运站看到他低气压的黑脸,八成的时间都是同样的睡不醒颜。

但这一笑,他整张脸都亮起来,原本看着有点幼齿的脸忽然帅了不只三倍,让胡辛扬一个防守不住,心脏完全命中。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那张不停唸经的嘴忽然停了,饶是吴还左耳进右耳出也觉出不对。他微微抬头,由下而上看着他的主治医生,「怎幺了?」

上仰角露出他颈项,宽大的病人服领子很鬆,沿着向下是单薄而苍白的锁骨。他眨眨眼,伸手到胡辛扬面前挥了挥,「喂?」

这个角度、这个无辜的眼神......已经被20combo的胡辛扬无法反应,他失态的抬手覆眼,深呼吸两下,果断转身匆匆往外走。

不行了不行了他要赶快逃离现场!

吴还只能莫名其妙地看他着离开的背影。

......这人真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