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奶双份珍珠半糖去冰。」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吴还首先光顾了公司斜对面新开的手摇店,狠狠点了一大杯珍奶聊以安慰。直到嘴里塞满了珍珠,他才觉得整天阴郁的心情稍微拨云见日。

想到等会儿还要去看医生,吴还顿时觉得手上的珍奶也失了美味。他随意地嚼了两口吞下,叹气,拿出悠游卡慢吞吞地朝捷运走去。

据说忧郁和倒霉还有点亲戚关係,至少在吴还心不在焉的要逼悠游卡的时候是这样。他的手被狠狠一撞,对方眼明手快的逼了悠游卡,然后措手不及的撞上前面的闸门,顿时间闸道口警示音大响,吴还还来不及跨过被对方逼开的闸门,就看见捷运人员一脸疑惑的过来了。

啊啊啊啊,为什幺有麻烦事自己找上门啊!

吴还的内心忍不住咆哮起来,他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一脸歉意加上慌乱的「罪魁祸首」—对方左手拿着悠游卡,正在和捷运人员解释。

「啊抱歉我是左撇子,一时习惯......」胡辛扬知道自己给人添麻烦,连忙转过头要道歉,却对上一张写满『讨厌死了这人超白目』的脸,剩下半截话顿时给堵回了肚子里。

吴还其实也不稀罕他的道歉,他逕自跟捷运人员解释情况,走到隔壁道逼了卡就进去,毫不打算理会对方。

这下子,胡辛扬本来满肚子歉意也有点不爽了。

不过是挡了路有必要这样吗?我还赶着上班呢!

但人都走了,胡辛扬这脾气也没处发。他叹口气,向捷运人员道了谢就大步走进捷运站,上班要紧。

想到上回迟到被护士们那个调侃哟......胡辛扬后颈一阵凉,迈开的步子又更大了些。

吴还如今不只忧郁,他还有点烦躁。

原因无他,任谁看到方才给自己找麻烦的家伙跟着自己转捷运、换公车,并且都快到站了还没有下车的意思,眼神还时不时瞟过来一副要找事的样子,都会觉得心情很糟的。

也许只是刚好同路呢。握紧手上的奶茶,吴还默默安慰自己。但这点儿小小的信心立刻就在对方和自己同时排队下车的时候被击碎了。

那人果然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吴还沮丧。在接下来排队下车的一分钟内他都在想自己哪时候得罪了人,从最近一个月追溯到小学三年级,他还真不觉得有什幺深仇大恨要这样报。

麻烦既然主动找上门了,好像也没有拒绝的余地。吴还给自己打气。你好歹也是一米八的男人,难道还怕他不成?

唔,自己这幺弱鸡,还真有点怕。

总之如果吵架那不能输,干架就赶快跑!没错!

于是在逼卡的十秒内他又给自己鼓了鼓劲,才毅然决然下车,回头看在他后面下车的家伙到底要干麻。没想到对方根本没看他一眼,一踏出公车,急急迈开步子就往前奔去,吴还只来的及愣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

……什幺啊,原来只是同路。

吴还眨眨眼,半晌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顿时觉得自己蠢得要命。感觉到耳朵有点热,他连忙大力搓了搓,好让红痕看起来自然些。

真是太蠢了,亏自己刚刚还天人交战那幺久。

紧张感猛然放鬆下来,吴还又吸了一大口珍珠,他觉得更忧郁了。迈着佝偻的步伐,他有气无力地向医院而去。

其实医院也颇近,前面拐个弯就到了。他懒懒跟着人群排队挂号,唔,被动物咬伤应该是看皮肤科?拿着挂号单,他走进皮肤科候诊室,然后就被各种问题的皮肤吓到了。毕竟在有医美分科的现在,会挂皮肤科的绝对不是雀斑晒斑这种小事。

忍不住叹了口气,还是赶快看完赶快回家吧。吴还心想。

没想到他这一等就是四十分钟。

明明我是三号啊?他看看手上的号码,疑惑地瞟了眼不远处的号码灯,那个二号已经进去二十分钟了,平常有看这幺久吗?就在他皱眉的时候,灯号一闪,换他了。

听到护士小姐喊他的名字,他上前推开门,然后猛然一愣。

这不就是那个尾随他的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