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才刚出家门......

「早安!」恢复了一贯的笑容,易成阳站在门边看着我。

「早、早安......」我迟疑了一下,才小声和他道早安。

「走吧!」

我们并肩而行,老实说,我觉得有点怪,毕竟我们很久没有一起上学了,何况他家......应该不住这里吧?

「妳干嘛那幺讶异啊?」他突然开口。

「你怎幺会跑来?」

「我家就住隔壁巷子而已啊,想说来堵堵看,也许能堵到妳。」他笑了笑。

「喔。」

「喂,不是说要好好相处吗?怎幺还是那幺冷淡啊?」

「我是说要好好相处啊,我觉得我们现在很和睦啊,那不就是好好相处了吗?我又没说要和你很要好。」我翻了个白眼。

「当个朋友不行吗?」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看了有点心软。

「可以啦。」

「那好朋友呢?」他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勉强接受。」

「知心好友?」他又问。

「喂,你别得寸进尺啊!最多就好朋友,就、这、样!」我瞪了他一眼。

「好吧,那就好朋友。」

进了校门,许多人纷纷投来一样的眼光。

「她不是戴诺歆的朋友吗?怎幺会跟校草走在一起啊?」

「他们很熟吗?」

「他们是不是在交往?」

「不对吧?校草怎幺可能和她在一起啊?」

疑问从四面八方传来,我暗自叹了口气,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到时候一定又会有人说我不自量力去喜欢校草......

「太......易成阳。」我连忙改口。

「嗯?」

「你不怕其他人会......」

「干嘛理他们,好朋友一起来上学一点也不奇怪吧?」

「好吧,也是。」我点点头。

到了教室,我正要往我的座位走去,他却突然开口:「我比较喜欢妳像以前那样叫我,我很喜欢妳帮我取的那个绰号喔!」

他的这句话,让我坠入回忆中......

那是在,升上小学以前,也就是在我开始被霸凌以前,我曾经是个挺活泼的孩子。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好像太阳。」我低着头喃喃道。

「为什幺?」他看向我。

「因为你和太阳一样,照亮大家。」我笑了笑。

「真的吗?」

「嗯!所以我可以叫你太阳吗?」我看着他。

「当然!」他笑笑。

可是随着年龄增长,随着......霸凌事件越来越严重,我发现他真的很像太阳,照亮了大家,也凸显了我这黑暗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