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陆佳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回到家里了。对于骑车回家这段记忆,他一丁点都回想不起来,唯一记得的是他一路上都想着那个让他刚刚被拦检酒驾的问题。

拿出手机,叶陆佳传了Line给纪渺渺。

『我现在好混乱!』

等了几分钟,没回应,他放下手机,整个人往后一倒,瘫在床铺上。

然后他看到了路熊,那只陈路安给他的熊。

「......啊啊啊。」看到路熊,叶陆佳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看到路熊他就想到陈路安,想到陈路安那个问题在脑袋里就越挥之不去。

抱着枕头,叶陆佳感到无比的苦恼。

陈路安的爸妈离开了,这几天他们决定在医院附近的旅店住下,好方便就近照看一下儿子。他们走后,许阳悠就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纸袋,模样非常兴奋。

一坐下来许阳悠就从纸袋里拿出了好几份的报纸,开心的说道:「你看!」

「什幺东西啊?」

许阳悠摊开报纸,一份一份的指给陈路安看。

「●市议员爆勾结黑帮」

「议员勾黑道关说酒驾冲撞交警」

「刚直交警拒关说反遭议员黑帮寻仇」

「各大报纸媒体已经开始关注你的事了,他们再怎幺大胆,也不可能对所有的撰稿记者下手。」边说许阳悠边从纸袋里拿出週刊,「连週刊都有报喔,你要红了。」

陈路安翻了他一个白眼,「我只想默默的做事啦。」

「嗯,搞不好会上节目欸。」许阳悠翻着週刊说。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然后你搞不好会被什幺女主持人看上,被求爱啥的。不过你有小佳佳了,会拒绝对方。」

陈路安抽走许杨悠手中的本子,「你那什幺乱七八糟的妄想啊,有够没营养。」他随便的翻了週刊几页,然后丢到一边,接着看起了报纸。逐字读过之后他舒了口气。

「......连局长的名字都上去了啊。」陈路安的表情显得有些複杂。在报纸上读到自己人的名字只有两种状况,要嘛好要嘛坏。

「干嘛?」许阳悠稍稍皱了皱眉,想到那天局长的嘴脸他就来气。「你是担心他喔,不过就是议员的走狗。」

陈路安面露苦笑:「那在局长底下的我们算什幺?」

「哎。」许阳悠叹了口大气,「干嘛问这幺尖锐的问题,想了就伤心啊。」

「那就别想了吧。」

「好主意,我们就坐看最后结果吧。」

陈路安放下报只抛出问题:「欸,你觉得经过这次之后,上面会做出人事调整吗?」

「会不会换掉局长,怕什幺,直接讲就好了。」

「哈哈。」陈路安笑了笑,「你觉得咧?」

许阳悠的表情明显的表露出不屑,「换掉最好,不把自己人的命当命看的,我们要这种人当长官冲啥?」

陈路安沉默了几秒,而后开口:

「换了会比较好吗?」

许阳悠耸耸肩。高层的事在他眼里,太複杂也太遥远。

「我们只是小警员,不要想太多......保命,比较重要。」他看着陈路安认真的说。

「该做什幺做什幺。」陈路安接话。

许阳悠看了眼陈路安,低头露出了淡笑,有点苦涩。

这个学弟,性格太择善固执,为了对的事可以连命都不要......。

「有时候我还真羡慕你啊。」

许阳悠低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