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玩射气球?」眨了眨眼睛,叶陆佳看着笑得很欢的陈路安问。后者非常肯定的点点头,模样像个大孩子。

「喔......。」叶陆佳慢慢的点了下头。童心未泯是吗?

陈路安问摊主:「老闆,一局多少?」

摊主大叔摸了摸长满鬍渣的下颚,回答道:「一局四十元,一局十颗气球。」他话音才刚落下,陈路安就很大气的从皮夹里抽了两张红色纸钞出来递了过去。老闆乐呵呵的收下了钱,招手表示你慢慢玩。

摆着假长枪的桌子与保丽龙气球墙的距离大约是四公尺,陈路安站定,拿起了枪,笑意迅速的从他的脸上退场,取而代之的是异常严肃的表情......带着些许的冰冷杀意。

注意到陈路安的情绪变化,叶陆佳看着对方冷峻的神色──

陈路安端着长枪乔了下动作,嘴抿着,看起来变得不好亲近。

托枪、抵紧肩窝、贴腮、瞄準、暂停呼吸。

然后,扣下扳机。

保丽龙气球墙上的一颗粉红色小气球爆掉了。

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

中间停顿的时间不超过三秒,接着是第五颗、第六颗、第七颗。

看着陈路安冷峻的神色,叶陆佳的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人也忘记要怎幺呼吸了,就那幺癡癡的望着表情无比专注的陈路安。五秒后他回过神,觉得脸颊烫烫的。

叶陆佳低头,动作颇少女的用手按住了胸口。被包覆在胸腔之中的心脏的跳动,隔着血肉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好帅啊......。叶陆佳抬头,眼神亮晶晶的看着陈路安。虽然他是不明白为什幺心脏会像小鹿乱撞那样跳啦,他把满溢胸腔的那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单纯的解释成「因为警察大人很帅」。

不知道站在一旁的叶陆佳内心在想什幺陈路安,此刻看气球的眼神像是在看仇人。气球在他眼中再也不是气球,是来关说的议员的脑袋。

可恶,想到那该死的议员就气不打一处来!陈路安很默默的在内心燃烧着怒火,脸上表情不动如山,依然认真专心。

第十九颗,、第二十颗、第二十一颗。

很好,已经爆掉议员的脑袋二十一次了!想到这里陈路安就解气了点,同时感到有点惋惜。惊觉自己的想法太危险,陈路安接下来几次的动作变得有点不稳,一下子就有三颗气球成了漏网之鱼。

叶陆佳看到陈路安皱起了眉,然后浅浅的吐了口气,明显在转换情绪。

玩得好认真啊。他出神的想。

砰、砰、砰!

第三十二颗气球。陈路调整回来后,动作顺了许多。够了,别在想对付那个气死人的议员了。

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

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

......四十九、五十!

陈路安放下枪舒了口气,身形放鬆下来,微笑重回脸上。叶陆佳挨了过去,眼眸中的星星闪的越来越亮。

「怎幺啦?」陈路安看着叶陆佳,他当然知道那是崇拜之类的眼神,但他就想听,听眼前这个大学生说出来。期待的同时他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恶质,但是他乐此不疲。

「路安,你好厉害喔!」不会知道对方心思的叶陆佳脸上满是正中陈路安下怀的神色。陈路安露出得意的笑。

「小兄弟啊。」摊主大叔数了数被击杀的气球数,然后说:「你还差三颗就可以换到大奖喔,要不要补完这三颗啊,不算你钱。」

没问大奖是啥,陈路安「喔」了一声后又端起了枪。

这次成功的终结了气球。老闆从放在地上的白色塑胶箱子里抱出了一只半人高、质感还不差的咖啡色熊娃娃来。

「来来来,这只熊就是大奖喔,可以送女朋友──」摊主大叔看了看陈路安又看了看叶陆佳,「还是两位已经?」

陈路安露出了然于心的笑。

叶陆佳疑惑的表示:什幺?

陈路安有情提示:「老闆是想问我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

讲得这幺明白叶陆佳还是不太明白:「哪个在一起?恋人那种在一起?」

摊主大叔和陈路安共同用一种「不然还有哪种呢」的眼神一起笑着看还转不太过来的某人。几秒后某人终于转过来了,红着脸死命的挥手说「我们不是那种关係我们只是好朋友。」

摊主大叔笑笑,「是也没关係呀,大叔我人很Nice的,不搞歧视那一套。」

「我们真的不是啦......」

「哈哈老闆您就别逗他了呗。」陈路安从老闆手中接过熊娃娃,歪过了头,「不过我要着幺一个娃娃干什幺啊?」拿回家里放感觉占空间,难不成要拿去队里放?

想到办公室的角落里多出一只长灰尘而且和周围气氛格格不入的熊娃娃,陈路安好心的决定作罢。

「叶同学,还是你拿去吧。」陈路安把熊凑到叶陆佳面前,「不然送你班上的女孩子也好,放我这我也只会跟它大眼瞪小眼。」喔,还有跟它抱怨工作上的事。还是不要残害熊娃娃的耳朵好了,看起来还挺可爱的,有点于心不忍啊。

叶陆佳愣了愣,然后接过了熊娃娃:「喔,好。」

「太好了。」

陈路安开心的摸了摸叶陆佳的棕色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