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暖热的体温让我好想永远栖息于此,不再接受即将面对的现实。

我努力想让乱糟糟的脑子冷静些,釐清我下一步该怎幺做、该用什幺心态对待凡?

跟小时候的我一样,隐藏最真实的自己吗?要将一点一滴回来的感觉再次驱逐吗?不驱逐行吗?

姐妹啊,我们是姐妹啊,就算没有血缘关係,但在世人眼里在认识我们的人眼里我们依然是姐妹啊!况且,凡呢?

「好累喔。」低下头,掩去涩然的苦笑。

凡不语,只是体贴的让我感受到她的存在,表示她一直都在我身边。

静静听着她铿然有力的心跳声,像催眠似的……扑通、扑通、扑通。

「妡,人生有很多转角,一旦选择走下去就很难回头。人生也有很多红绿灯,但大部分的人只一顾往前冲,没有人注意到黄灯。我们应该要感谢黄灯的,它在绿灯和红灯交替之时出现,提醒我们该踩下煞车停下脚步,该休息转换心情了。」她的眼神温柔得像只能装下我一人。

「如果我们人生中没有黄灯呢?」如果没有黄灯出现?我茫然的问。

「有的。」凡勾了勾唇角。「当妳累了,黄灯就会出现了。」

瞬间,我鼻头一酸,心里不知觉地渐渐浮现出答案……凡呵,为什幺我会这幺笨,还一直将妳当妹妹看呢?我是这幺喜欢妳,喜欢到心又酸又痛,却又洋溢无限快乐幸福,我是这幺的依赖妳、这幺无法离开妳啊。

──────────

「啊!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进入包厢,那些吵杂声连震耳欲聋的音乐都无法掩盖,整个闹哄哄的。

「学艺,妳跟俞凡来坐这边。」班上的女同学许韵涵殷勤的拉着我要走往左边座位。

「欸!坐这边啦学艺,这边比较好点歌喔这边比较好。」姜葵动作迅速的拉住我的手,但一双眼睛却丝毫不掩饰的直盯着凡。

「你们女生会不会太明显了啊?明明主要目的就是要跟学艺她妹坐!」一个看似不服气的男同学说道,惹来旁边的女同学一阵拍打。「干麻打我啊我又没说错!真正的男人在这里啊。」

「呿!白痴噢还真正的男人,还敢说。是男人还比不过俞凡,你敢说我还不敢听勒!」姜葵直接吐槽,还不忘丢个白眼给他。

「又来了又要吵,真不知道该不该说我们班男女生感情太好,还要不要唱歌啊?为了这个在吵,到底是来庆祝还是为了看唯妡她妹?」原本在点歌的承岳出声了,然后拍拍旁边的座位,「唯妡你们过来坐我这边好了,这样最公平也不必争了。」

我点点头,走向承岳,想说等等Luo来了可以出主意帮他们製造相处时机,没想到凡却直接坐到承岳旁边,无选择性的情况下我只好坐在凡和姜葵中间。

本来计画我坐承岳旁边,等等Luo来了我可以直接让座位,可是现在凡坐承岳旁边,要她让位也很怪。

算了见机行事,等Luo来了再说好了。

「俞凡妳要唱什幺啊?快点歌啊不用客气!」姜葵热情的说。

「不用了谢谢。」

「不唱啊?那吃东西呢?」再接再厉。

「我自己用。」

「喔……我今天第一次看妳穿便服耶,好会穿衣服喔妳,跟在学校的感觉不同,多了份休闲感。」

「嗯。」

「对了,我要跟妳道歉,之前很直接问妳是不是T还要妳接受我,抱歉喔我没想太多直接就问了。」姜葵不好意思的吐吐舌,身子在谈话之间几乎快越过我了。

「没什幺好道歉的。」

从头到尾一直感觉姜葵拿热脸贴冷屁股,凡说话的态度语气一直不愠不热,处于平淡生疏。不会完全不回答的给人难堪,却也让人够洩气了。

「妡,妳要不要喝东西还是吃什幺?」凡无视姜葵懊恼的神色,低头问着一直在听他们对话的我,然后看见姜葵身子越过我,便把我拉往她那边。

「呃……」

「对啊对啊,学艺妳要喝什幺?我刚好要去拿吃的可以顺便帮你们拿。」或许是担心凡会拒绝,姜葵很积极的大声问班上其他同学有没有人还要再吃东西的。

「柳橙汁!」

「欸那个,薯条拿一盘番茄酱要多一点喔!」

「关东煮我要猪血糕和黑轮贡丸!」

「我要喝热可可。」

众人不客气的点起餐来。

「那我们两杯绿茶,谢谢。」我客气的对她笑答。

「喔,俞凡喝绿茶吗?」视线一直盯着看萤幕的凡。

「妡已经说了,请妳别无视她。」

我愣住了姜葵整个人也僵了,我们两个谁也没料到凡会直接说出来。包厢内气氛依然热闹,凡说的这句话只有我跟姜葵还有承岳听到

我是觉得还好反正跟姜葵原本就不熟,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我也习惯小事化无。

「抱、抱歉,我只是想再确定……」

「嗯,两杯绿茶,谢谢。」让人尴尬的是凡视线从头到尾没放在姜葵身上过,只有在道谢的时候有对她礼貌性的点了下头。

看我们这边气氛怪怪的,另一端有个同学突然大笑着起鬨:「哈哈!欸姜葵妳良心发现喔突然这幺好心要帮我们端吃的。」

「吵死了!韵涵过来帮我端啦。」气呼呼的往外走,碰地大力关上门,留下一头雾水的众人,「怎幺回事啊吃炸药吗?刚刚明明还好好的。」

「那个来情绪不稳定吧。」又是一片嬉笑。

「妡妳要唱歌吗?」凡突然问。

「好多人,我不太想唱。」凡的脸色没有一丝不对劲,似乎觉得说出刚才那种话是理所当然。我知道凡是维护我的,内心有着矛盾的窝心。

「你们班的人都跟她一样吗?」

「啊?」突然从要不要唱歌转移到这句话,我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都无视于妳的存在吗?」昏暗的灯光,我依然看见凡晶亮的眸子有着不悦的情绪。

这样替我着想,好像把我当成掌中珍宝似的细心保护着,不容一丝损伤破坏,那是一种安全感,一种什幺事她都会替我阻隔在外的放心,一种她在乎我比我在乎自己还多的重视感,心感动的泛酸了。

「没有啊,那是因为她喜欢妳才这样的,妳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爱慕妳喔!」我笑开了脸,力道轻柔的捏拍了下她的脸,惹来凡一记啼笑皆非的眼神,融化了她原本冰冷的脸部线条。

「妳那动作是在调戏我吗?」凡佯装认真。

「哈哈,那哪算调戏啊?」我笑的更开心了,有了想玩起来的兴致。

「不然哪种才算?」

不知为何突然想来个让凡傻眼的举动,想看看她那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模样在瞬间转换的样子,加上这时的我被欢乐的气氛受影响‧包厢内的大家都跟着HIGH歌一起又唱又跳的,脑子居然突然大胆起来。

一个冲动下,我拉低凡的身子,然后用两根手指遮住我的嘴,在猝然之下凑上前在凡嘴角边留下一个亲吻,一个蜻蜓点水的轻吻。

「被我调戏到了吧!」凡脸颊的冰凉透过手指像传递在我的唇上。

我笑的好开怀,明明没喝酒我却觉得我好像醉了,做了件好大胆的事情我却好像什幺都豁出去似的,或许想放纵自己这几秒吧,想不顾一切做我想做的事。

但是,凡却没有如我预期般露出错愕的神情,只是看着我的眸色渐渐加深,里头蕴藏好多我无法解析的情绪,我突然开始想着自己的不当举动对凡来说会不会已经超过姐妹界线了?是不是让她发现异样了?

此时此刻,不管我想解释什幺或说什幺似乎都显得多余,我应该说:「哈哈干麻用这种眼神看我啊?跟妳玩的啦!」还是该继续开玩笑装白目的说:「干麻该不会被我调戏上瘾了吧?」之类的蠢话?

天啊天啊说什幺都不对啦。

就在此时,端着饮料的姜葵进来了,我视线落在她身上,看着她一进门就将拖盘上的绿茶拿给凡,凡依然看着我,手没伸手去接的意思。

「俞凡,妳的绿茶喔。」姜葵在旁边想吸引她注意,凡却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让我觉得怪怪的。

「凡?」没反应?「凡!」我加大音量,难道我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凡才一直看我?

像如梦初醒般,凡迅速抬起手臂遮住脸似的,却不小心挥到一直在旁边等她拿绿茶的姜葵,那绿茶便整杯落下,淋湿了凡整件外套。

「啊,抱歉抱歉!对不起,绿茶……」她惊慌失措的。

「凡?有没有怎样啊!」我连忙拿起桌上的一包卫生纸抽出数张帮她擦拭。

「咳!没事……」手捂着脸,声音比平常还低沉沙哑,甚至有些气虚的感觉。

「有没有渗到衣服里去?外套快脱掉。」我抬眼看她,「干麻一直遮着脸?」

「没有、没怎样,我自己来就好。」

「说自己来手还遮着?妳脸是怎幺了吗?」我好奇的不断观察。

「我脸没怎样。」

「我看。」我手想扯开她脸上的手。

「真的没怎样,妳别管我。」手硬是遮着。

「骗人一定有怎样!不然干麻一直遮着?」我不死心偏要知道她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妡!」夹杂懊恼的低叫的同时,手也被我从她脸上扯开,虽然灯光幽暗依然可藉由余亮看见凡她──整张脸都红的,红通通的红到耳根子去了,我呆住了,明白她为什幺脸红,看她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似的,我脸也受感染的红了起来。

「我去整理一下。」抹抹脸,凡迅速的起身走往厕所。

脸红了?凡不是没有错愕,她是呆了,才会一直看着我,虽然表面平静但实际上她则是无法反应过来?她还脸红了,搞得我现在觉得好尴尬……但凡她脸红的样子,让我可爱的想再亲一口,超彆扭的。

「俞凡她脸怎那幺红?要不要紧啊?」姜葵没发现异样,单纯担心的问。

「唯妡妳妹她人不舒服喔?」终于点完他想唱的歌了,承岳也转过头。

「应、应该没有吧……」我到现在脸上的红潮也依然没退去。

「妳脸也很红欸,还是你们有喝酒啊?我记得我们酒只买冰火的。」

「没有没喝酒啦。」我哪能说原因啊。

「喔。」应了声,然后顿了下接着说,「唯妡妳跟妳妹感情真好,她很维护妳呢。」

我想我知道承岳说的是哪件事。

「嗯,我们感情很好,超好的。」我用着很肯定很肯定的声音和表情说。

「哈哈!真好,我也好想有个兄弟姐妹什幺的。」大笑了几声,然后从椅子旁拿出一袋东西,「啊对了,这个!差点忘了,我说要请妳吃东西啊,这家滷味很好吃喔是我叔叔开的,要买都要排队。快,妳吃看看好不好吃。」

「啊?」还真的请我吃东西?「可是我还没开始帮你──」

「没关係啊别客气了,妳支持我的心意就够了。」拿起叉子叉了一块豆干移向我嘴边,「快,快吃看看。」

「喔好。」承岳好像打算直接喂我?看着承岳期待的眼神好像很想赶快知道我吃完后的感想,正想伸出手自己吃,就看见凡从厕所走出来,而在厕所外等待的姜葵随即迎上去。

视线,和凡交会了,她视线则是落在承岳举着叉子打算餵我的那只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