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来到第三次段考。就要放寒假了。

这段期间,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一些变化,除了清芯之外,我还多了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安缨,她也知道了我「碎心寒」的身分,而安缨和清芯也处的还不错,我们像是多了一个姊妹似的,很愉快。

清芯和风卓的感情也一直都很稳定,甚至有越来越甜蜜的倾向,每次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就有种眼睛要瞎了的感觉───太闪了!不过这样很好,只要他们都幸福,这就够了。

安缨某次谈心时透露出她其实一度喜欢夙昔寒,只是后来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把目光放在除了我以外的女孩子身上,所以她放弃倒追他的念头,决定另寻良配。

还有我可爱的弟弟星天,升上国中之后,果然如我所料,次次都第一,跟当初的夙昔寒有得拚,加上他人好又阳光,颇受欢迎,看起来过的都还不错,很适应国中生活。

至于夙昔寒,那家伙还真的开始行动,先是昭告天下(好啦,也没那幺夸张,就全校而已)他有心上人,别的不长眼的不要去烦他,也不要来打扰我,谁来惹我或他就扁谁,绝对不留情。

他说完那番话之后,是有不少人来跟我打听他心上人是谁,但他看的很紧,没让那些八卦的家伙来烦我,更没把他喜欢我的事透露出去,算是实现了解决桃花这诺言。

不过叶茗她们那一堆烂桃花是安缨解决的就是了。

那天晚上我传了她们威胁我的录音档给清姝,清姝听完怒了,把她们叫过去骂了一顿,还放话她们再来找我麻烦,她就让她们知道谁比较横。

安缨也说了,谁来找我麻烦,她就会让他更麻烦,绝对是加倍奉还,盖不赊欠,想试试的可以来,但后果不保证。

就这样,所有和夙昔寒有关的各种桃花债离我远去,我又可以恢复过往的清闲,不再需要应付那一波接着一波的麻烦。

桃花解决之后,他开始他的「温水煮青蛙」大计。从起初那种不着痕迹的温柔,越来越明显,到最后就是明摆着他喜欢我,偶尔还会在众人面前崩坏他的冰山模样,完全就是把他喜欢我这件事告诉所有人了啊!

一开始会有点抗拒他,但后来越来越习惯,习惯到差点没发现他正是用这种润地无声的方式让我一点一滴地接受他给予的温柔,等到我察觉时我已经很难摆脱他了。

不过这就是他的目的吧?让我习惯他在我身边,让我习惯他的温柔,让我一旦我离开他就会觉得不适应,这真是太狡猾了!

不过我还没完全失陷……虽然真的离失陷不远了。

叩叩。「小醉,妳睡了吗?」

「还没。」我起身开门,「怎了?」

「想跟妳讨论昔寒的事。」

我无奈一笑,「好吧,进来吧。」

门关上后,她随即跳上床窝在我身旁,「小醉,妳怎幺还不接受昔寒?他对妳真的超好耶,而且我看妳也很习惯他在妳身边,你们又有默契,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我……我不知道。」我调整好身后的靠垫,拉了条被子,把自己包成一球,舒服地窝着,「总觉得还不行,好像缺了点什幺,而且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他,所以还不能答应。」

「是吗?」清芯歪头想了想,「真亏他能坚持到现在呢,看来他还要再加把劲啰。」

「抛开过去的那些观感,重新观察他之后我觉得他真的很好,虽然平常是冰山内藏腹黑,但他对我很体贴、很温柔,是很棒的人……偏偏我就是觉得不太对劲,不过问题不在他,而是在我身上。」

她叹口气,轻拍我的背,「好啦,别多想,说不定再一阵子妳就会知道问题在哪里了,先不急,你们还有很多时间。」

「嗯。」我轻轻点头。

「早点睡吧,明天就要段考了,好好休息。」

「晚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