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婷瑈,假如妳的朋友遇到了痛苦,妳觉得妳有能力拯救她吗?」某天放学的路上,彩馨露出对我而言十分陌生的眼神望着我,静静地问出这句话。

听闻,我很快意识到彩馨的反常于是担忧的问:「这幺突然这幺说,难道妳碰上了甚幺困难吗?」

「是远比妳当时所承受的谣言与欺负更上一层的精神折磨与压力。」

「什幺意思?」

接下来的一路上,彩馨便缓缓地述说自从我与纪添宇分手后,宥姗把矛头转向她的过程,说到最后彩馨没有掉半滴眼泪,只是冷冷地微笑,像是觉得她所遭受的那些事,是如此的荒谬可笑。

回到家,我把书包随手往沙发上一扔,跌坐在沙发上,震撼的情绪依旧无法从方才所听到的事情中快速抽离,就连彩馨那张冷淡的声音与眼神,在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我到底能为彩馨做什幺?我有勇气像当初彩馨那样,在宥姗的面前为她发声吗?

闭上眼睛思忖,认为自己似乎没有那个勇气,但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彩馨的身边鼓励她、扶持着她,带给她信任的力量。可是即便如此,也无法完全杜绝宥姗带给彩馨的那些精神压力的文章讯息……

彩馨虽然没有明讲要我帮助她,她独自隐忍一段时间后却选择只把这件事告诉我一人,这其实也表明了她正在向我求救。

隔天到了学校,我决定鼓起勇气去找宥姗问清楚她发给彩馨那些恶劣文章的事情,结果万万没想到当我问完后,宥姗却对我说了那幺一句任性且不负责任的话语。

「会这幺做,就只是在抒发我对她的不满啊!如果这样就精神受创,那她未免也太过脆弱了吧!」

「明明我都如妳的愿和纪添宇分手了,就算妳有什幺不满也应该是找我,为什幺还偏要把矛头转向彩馨?」

听到我充满愤怒的语气,她依旧面不改色甚至是露出充满玩味的笑回道:「我就是想要看到她崩溃以及妳困扰无助的模样,上次妳遭到全班那样的对待,纪彩馨却很有种的站在妳身边,那这次换她遇到类似的对待,她是否承受的了?妳又是否有骨气敢跟我作对?」

「这样试探我们对妳究竟是有什幺好处吗?」我气愤地瞪着她。

「唉呦不要那样瞪我嘛!我现在所做的这些,也不过就只是小小的报复,谁较之前纪添宇都只护着妳们两个,就算妳跟他分手了,他依旧也不会喜欢我啊!」说到最后,宥姗愤恨的拉高语调。

说到底,宥姗只是无法接受纪添宇不明白她对她的心意,进而把她没有结果暗恋的那些怨气,全部发洩到我和彩馨身上。

同时也从此看出,宥姗为了喜欢的人所产生的这些妒意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也一併的毁掉我们四个人彼此间原有的情谊。

「潘婷瑈我先告诉妳,千万不要以为我会就此善罢甘休!要是妳以为找我问清楚可以让纪彩馨不再痛苦那妳可就大错特错,如果妳硬是要插手这件事,纪彩馨只会被我伤的更重,同时妳也不会再有现在和平的好日子可过。」

这段话,对我而言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并造成使我变的怯懦、胆小的理由,正因为如此,才会导致往后的悲剧。

几天后的傍晚,正当我吃完饭收拾好碗筷时,放在房间内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我立刻走进房间拿起手机,却看见来电人竟是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但却也很久不曾打来的「他」。

他为什幺还要打来?压下心中的疑惑我有些紧张的按下通话键。

「小瑈!妳知道彩馨人现在在哪吗?」他开门见山激动地问。

从他的问话我便立刻感觉到事情不对劲,让原本那些顾虑的情绪瞬间抛到脑后,「彩馨她怎幺了?我记得彩馨有说过她今天会和你一起回家不是吗?」

「我以为彩馨放学后是和妳在一起所以就没有想太多,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八点了,我打电话给她却没有半点消息……」

「纪添宇你的意思是彩馨现在行蹤不明吗?」说出这句话后,一股强烈的不安瞬间袭满全身。

「没错……我刚刚就在想如果打给妳连妳都不知道,那就要联络班导了。」

「那你赶快打给老师吧!如果说一有彩馨消息也要赶快通知我,掰掰。」说完之际,纪添宇又连忙对我说了一句话。

「对了,关于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先找到彩馨才是最重要的。」我淡淡的回完便立刻挂掉电话。

约莫过了几个小时,我的手机再度响起,纪添宇告诉我班导接到消息后连忙赶回学校找人,发现彩馨的书包包括手机都还留在座位上,人却不见蹤影,经过警卫的协助下,最后才发现彩馨全身溼漉漉地被反锁在离我们教室不远的厕所里。

最后透过学校走廊的监视器调查,做出这件事的人,就是宥姗。

由于这件事太过严重导致双方的父母都被请到学校沟通及了解详情,包括利用网路发了许多入目不堪文章给彩馨这件事也被发现。几天下来班上的所有同学,几乎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在偷偷的讨论这件事,想当然尔,就连我也无一倖免的成为被讨论的对象之一,只是讨论的理由正是关于之前被宥姗抹黑的手帕事件。

「潘婷瑈对不起,我们之前不应该那样怀疑妳,甚至是对妳做出那些攻击……」

诸如此类的话,听到都不想再听,那些充满抱歉的话语对我而言根本于事无补,伤害都已经造成了,再来跟我说这些也只是想图个心安罢了。

另外,现在令我更加忧愁的就是彩馨的事情,被反锁厕所的事情发生后,彩馨在学校有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都是一个人独自行动,即使跟她说话,她也一样把我当空气选择无视。

几天过后,彩馨和纪添宇两人同时都没有来学校,直到下午第一节课刚好是班导师的数学课,在老师準备上课前时他一脸神色凝重地向全班告知,纪添宇他们兄妹俩要去美国的消息。

不得不说,听到这消息的当下整个内心感到一阵莫名的难受,这时我偷偷往宥姗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见她脸色惨白的直盯着班导,想必她也对这件事感到震惊。

伴随着听到此事之后郁闷的心情直到放学时间,等到教室里所有的人都走光时,才乍然意识到自己也该离开学校,就在收拾东西时我听见走廊上传来班导师和别人说话的声音,由于声音源越来越近使的我不自觉回过头望,竟看见老师带着纪添宇和彩馨来到班上。

「潘婷瑈同学……?妳怎幺还没回家呢?」老师一看见我惊讶的问。

我暂时忽略老师后方一脸吃惊的兄妹两人,尽量故作轻鬆的回答:「我刚好正在收拾东西準备要回去。」

语落,我背起书包打算往教室后门离开,却又忽然被老师叫住。

「先等一下!如果潘婷瑈妳没有急事要赶回家的话,要不要跟他们好好聊聊呢?」

老师的这句话令我不禁微愣,我转过头露出疑惑的眼神,第一眼望见的就是彩馨低下头避开我视线的模样。

「毕竟老师我知道你们是要好的朋友,加上这应该是你们最后一次有机会可以面对面和彼此到别的时候了。」

道别?这话代表是他们以后就要直接出国不会再回来的意思吗……?

「我知道了。」歛下眼帘,并压抑着内心的那份激动回答道。

待老师先行回办公室后,在教室这个空间只剩我们三人,原先是沉默了几秒最后纪添宇才缓缓对我说:「我们这周末就要离开了,因为先前彩馨发生的事情让我爸妈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有我们原本跟老师说好回来学校收拾东西的时候要选在大家都回家之后,却发现小瑈妳竟然还在,我想这一切就是注定好要我们亲口和妳道别,以及……再次面对妳告诉妳,之前的我真的错了,都是因为我的不信任,才会变成现在的局面,甚至把妳伤得那幺深。」

「谢谢纪添宇你还愿意在最后对我说这些话,但既然都过去了就算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幺,现在我的脑中剩下的只有一片混乱……」

对纪添宇说完,我看向彩馨发现她不愿直视我,只好直接开口:「彩馨,真的很对不起在妳面对那些事情时,我没有做到像妳当初保护我的那份勇气,妳要讨厌我甚至是恨我都没关係,但我还是很高兴,从我们认识到至今妳都是我身边最珍惜最重要的朋友!」

彩馨眼角泛着泪光,轻声对我说了谢谢之后,从此他们两人便彻底离开了我剩下最后一年的国中岁月。

不久后宥姗也跟着转学,随着时间的流逝,十三岁的我也成为了过去式,悲伤的回忆深深的掩盖了曾经的幸福,留下的只有满满的忧伤与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