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涵?」

虽然很不愿意这幺说,但于翔现在的丰富表情要是拿到今天早上该多好啊,简直能一次过关。

「嗨。」

总是要面对的,她对自己道,朝他淡淡一笑。

「看你很忙,就没去主动打招呼了。」

于翔只是一直愣愣地看着她,好半晌才又开口:「妳……」

「我是光……」「她是我的化助。」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邱育涵往后望,发现朴光海不知道什幺时候起站在自己身后,笑着朝她问:「你们认识?」

她傻了一瞬,随即会意,应了声嗯,微微垂首。

「……化助?」

于翔语塞,导演的声音传了过来:「準备,五分钟之后準时开拍!」

「我还没化妆,快点结束。」朴光海用韩语道,明明说的是催促的话,语气却异常温和,而眼前的于翔还处于傻愣的状态。

「那,没什幺事的话,我们去準备了……拍摄加油。」

于翔看着她向自己抿出一个略带困扰的微笑,而后擦肩走掉。

却一直都没有勇气再回头看。

导演在开始前又把于翔找过去耳提面命了一番,不外乎是情绪代入肢体动作指导云云,他一一应下,在定点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

「加油。」

朴光海拍拍他的肩膀,于翔回神,正要答话之际,就听他道:「想着是Uah就可以了。」

「……你什幺意思?」

耸肩,朴光海勾唇抬眉,眼神无辜:「Whatdoyoumean?」

重新开拍。

前面的段落一如往常地进行顺利,到了关键部分──镜头take到于翔脸上,众人屏息而待,就见导演皱眉,而后终于缓缓点头。

顺利地进入后面的剧情。

于翔表情阴沉,加快脚步到了朴光海和邵盈盈面前,语气不善:「这是?」

「Mike,这是我老闆;Boss,这是……我男朋友。」

邵盈盈不自在地吞口水,朴光海却毫无异常,爽快地伸出手和于翔打招呼,「是男朋友啊?幸会幸会。」

于翔没有应他的话,转头过去质问邵盈盈:「妳告诉我的,妳做的是文书,这又是怎幺回事?」

「那是,临时秘书也算是文书的一种……」

「不要告诉我,妳每次所谓的加班,就是跟妳的BOSS两个人待在办公室!」

「Mike!」

「……」

朴光海在旁看着他俩对话,渐渐也有些不耐了,出声催促:「有什幺事下班再聊,现在是上班时间。」

邵盈盈咬唇,跟上朴光海,才往前一步,立刻就被于翔给拽住。

「江心,跟我回去。」

邵盈盈抽不开身,有些焦急:「你……」

「先生,上班时间,请别为难她。」朴光海笑着,眼神却阴冷,轻轻鬆鬆就把于翔的手给扳开,最后还轻巧地扔了一句──

「她现在,是我的人。」

卡。

一次过关。

之后,她再没有和于翔交谈。

连擦肩而过都会别过目光,她一直想要的终点,终于在异乡走到决绝。

拍戏休息、休息拍戏,单调而纯粹的轮迴,彷彿加速了时间的流转。一个半月,结束了中国的戏份,整个剧组移往台北,拍摄剩余的片段。

「哎,Uah,我想去西门町。」

「去啊,去,谁拦着你,我跟他拼命。」邱育涵回答的很敷衍,连眼睛都没睁开。

江河在旁调侃:「请珍惜生命。」

头等商务舱全数售凿,朴光海难得和他们一起坐在经济舱,因为是短程飞机也睡不了多久,全程都在闲聊。

「有款新鞋,在台湾买比较便宜的,我得带回去给团员们。」朴光海撞了下她的肩膀,要她看萤幕,后者没好气地回道:「你还差那几个钱?」

「听妳这口气,跩的啊?」

她哼哼:「我才不会买那种鞋,我鞋都穿一万韩圜的那种。」说完还晃晃自己的脚,「这双才九千二喔,老闆看我可爱,打折的。」

「……反正妳得带我去就对了,少啰嗦。」他自行结尾,末了又补充:「啊,还有系林夜市。」

「『士林』。」她纠正,看他在那揣摩『ㄕ』的发音,笑出来,被他瞟了一眼。

不知怎幺着,朴光海这次的观光热忱特别高,明明是不久之前才来过的地方,大概北部的景点真的比南部多吧。

「不要去夜市,之前带你去过瑞丰了,我不想去人挤人的地方。」邱育涵拍拍他的大腿,伸长了身子朝江河道:「不然这样,我告诉你怎幺去,你们哥俩好去就行,如何?」

江河想都没想,把报纸捲成棒状,往她的头敲下去。

隔天才开始拍摄工作,抵达下榻饭店以后,有半天的空闲时间。

朴光海打了内线电话,一再强调他得去买鞋,邱育涵实在是头疼。

「Dude,这里不是高雄,狗仔很多,而且你的粉丝都知道你现在人在台北,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去西门町买鞋是个好主意?」她叹气,「你把型号鞋码给我吧,我去买。」

「驳回。」

然后电话就断了,随后响起的是门铃声。

只好全副武装前进西门町,如风一般匆匆扫了五盒鞋后离去。

邱育涵打了个大呵欠,「开心了?回饭店吧,我睏。」

「Dude,现在还没傍晚,天色很亮,妳跟我说睏?」

「反正我想睡觉就对了,少啰嗦。」

这次换朴光海无言以对,只好扁扁嘴跟着搭上公车回饭店。

摇摇晃晃前行,她握着竿子,半瞇着眼打瞌睡,朴光海站在她的身后,在她每一次几近跌跤的时候扶住她,然后她会迷迷糊糊地说一声谢谢,继续阖眼。

下车往饭店走,后头忽然一道声音──「Pluto?」

朴光海回头,张望了一阵转回来要过马路,才发现身旁的人迟迟没动作。

「妳怎幺了?」

「Pluto,是妳吧?」后头那人又喊了一声,邱育涵身子微顿,缓慢地转身。

眼前的人──那头引人注目的粉红色大捲髮,精緻明亮的彩妆,自信含笑的眼神,说话时微微提高的下巴──每一个小细节,和记忆里的样子全都一模一样,彷彿时间不曾从她身上带走任何东西。

「果然是妳……好久不见呢,算算有七八年了吧?断绝联络以后。」女子轻笑,彷彿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嗯……好久不见。」邱育涵笑笑,不太明白这种时候应该说些什幺。

女子抬手看表,而后问:「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要不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