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她们回到邱育涵住处,踏上窄小昏暗的楼梯,夏子韩忍不住道:「我说育涵啊,妳要不要考虑搬过来跟我住?」

邱育涵听了大笑:「我疯了吗!过去当电灯泡!」

「大不了我把他赶回去楼上住就好。」

「修宇哥听到都该哭了。」邱育涵腾出手来掏钥匙,「没事没事,别只看表面,里头挺乾净的,基本的家电也都有,经济实惠……锵锵!Welcometomyroom!」

房间倒是出乎意料的整洁,大型家具就只有床和衣柜,没有多余的杂物,是适合单人生活的空间。

夏子韩跟着进去,帮忙邱育涵把满手的战利品搁在床边,后者这才呼了口气,甩甩手,回头笑道:「不错吧?」

「是不差……但妳真不想跟我住?连租金都能省。」

「哎,三八!真不用!我也只是暂住嘛,风波过了,还是得回台湾的。总不能一直在这当个化助,对吧?」

「留下来也不一定要继续当化助啊,韩国美容院那幺发达,化妆师也比较受尊重,没什幺不好。」

「不知道,再说吧,我现在就是专心当化助,好好磨练技术,哈哈哈!」

夏子韩还想再说什幺,邱育涵已经迫不及待催着她离开:「哎这幺小没什幺好看的啦!快点快点,吃饭!容硕的烤肉店!有关係就是不一样,都不用订位!唷呼!终于可以吃到了!」

夏子韩扯出笑,眼神却暗了两度。

隔天又得当回空中飞人,邱育涵根本不打算整理行李,只把髒衣服整袋拿了出来,堆到墙角,重新放进新衣服,就又锁起箱子。

擦完随身化妆箱,把洗好晾乾的刷子整齐罗列收好,再把今天新买的彩妆品一样一样补进里头,她这才终于伸了个懒腰,起身梳洗。

咬着牙刷,手撑着台子,她定定看着镜中的自己,半晌后吐了口长气,垂下头。

好累。

说不清是什幺感觉——难过?失望?好像都不是,也好像都是。

其实,她大致可以猜到朴光海让她先走的原因。都不用说化妆技术,光是助理她就当得很不称职,还得让他亲自开口去找人,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添堵。

他甚至最后还编了个理由让她安心离开,还能再多要求什幺?已经称得上仁尽义至。就算是夏子韩特别拜託过,身为上司的他大可以不必做到这个地步。

于是她就更加没有理由感到委屈了不是吗?

吐掉泡沫,漱口,她躺回床,整个人钻进被子里面,蜷起身子。

到韩国以来一切都很好,朴光海很好江河很好子韩很好,大家都对她很好,可难道她就一直挥霍他们对她的好?

没有什幺闯不过的。当初那些苦她也是一个人咬碎牙含着血全吞进肚子,如今区区的语言隔阂算什幺?她不信她拼不过这道坎。

不能辜负他们对她的好。

天还濛濛亮,一行人已经抵达机场。

这回比上次和平多了,大概是太早,送机的只有寥寥几人,很顺利的出境,搭机前的空档他们便进贵宾室暂歇。

朴光海照样是找了沙发就睡,可不知为何这次总觉得浑身不对劲睡不着,一睁眼才发现坐在对面的邱育涵正在……自言自语?

「嘀咕什幺呢妳?」

「哈?」邱育涵愣愣抬头,「我?」

「这里有其他人吗?」朴光海好笑道。

……好像真的没有。「我在背单字啦,韩文单字。」

现在基本对话她已经掌握了七八成,常用的语彙也没太大问题,只是遇到生字的状况还是挺频繁,她想想这样下去不行,得提升单字量,要不一直让人家解释名词这样显得不专业。

「单字?」他挑眉,伸手:「我看看。」

她递过去,有点不好意思:「总不能每次都『那个那个』的让你们猜意思吧!嘿嘿。」

他快速的翻了翻,看了她一眼,然后爽快的阖起册子,说:「语文能力想进步,最快的方法就是多说。」

她点头:「嗯。」然后呢?

「所以妳乾脆对着我说吧,不对的地方我直接就能告诉妳,何必再去背这些只有考试用得到的字?」

她当机了几秒才理解状况,随即道:「没关係啦,那样很麻烦你……」

「妳看,马上就错了吧——这种时候妳应该说『谢谢你,我会努力』才对。」

看她呆愣的样子,他勾唇,「来,第一个主题就是:自我介绍。怎幺样,满像正统的韩语教学的吧?当初KEI在训练我日文的时候也是这样。」

难怪他的日文那幺好,原来是这样练出来的。

他双臂枕在颈后,慵懒半瞇着眼,等她说话。

可突然要她自我介绍……从哪开始啊?从「我叫邱育涵」开始还是「我今年二十七岁」?

她呃呃啊啊结巴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了「我」的音,就听朴光海悠悠道:「我叫朴光海,90年生,首尔人,有个妹妹,专长是唱歌,兴趣是做自己的设计品牌。」

睁眼,他耸肩,像是在说:Justlikethis.

她便笑了,接着道:「我叫邱育涵,92年生,高雄人,有个哥哥,专长是化妆,兴趣是旅行!」

「高雄?」

「啊,高雄在台湾的南边,是个……怎幺讲,海港城?就像釜山,也是第二大的市。」她想了想又补:「85大楼,你知道吗?」

他摇头。

于是她兴致来了,上网搜了图片给他看,他才哦了一声:「好像有在旅游手册上看过。」

「美吧?不过我也没去过上面的……那个怎幺讲,」又来了,单字量匮乏的毛病!没办法,她只好改用英文:「thehighergroundwhichcanlookdown……sightseeingstand?」

「啊,了望台?」

「对对对就是这个,了望台,我没去过上面的了望台。」

「不是很有名?」

「是很多观光客啦,但……locals不会去那里。」她笑笑,「我比较常去旁边的百货公司,或者图书馆。图书馆超级漂亮的喔!」说着又开始搜索图片,这次朴光海倒是真的震惊了,瞪大眼睛:「这是图书馆?」

「100%确定!那里很美,睡的觉特别舒服,哈哈哈!」

他露出果然如此的笑,邱育涵搔搔头,嘿嘿两声。

「不过XIA是台北出身吧,怎幺认识的?」

「喔,我们是在飞机上认识的,到韩国的飞机上……」她突然想起什幺,「啊,那天你在机场拍戏!跟修宇哥!」

她断断续续说着和夏子韩相识的经过,他听完了只不可置信地问:「妳一个人到韩国旅行?十九岁?一句韩文都不会?」

「还是会一点点啦,比如说『你好』跟『算便宜一点』,哈哈哈!那时候拿到人生第一笔大奖金,没想那幺多,想旅游,订了机票就走了。而且我会说英文呀,还会比手画脚,完全没问题!」

他笑着摇头,说她是疯子。

江河正好拿了两杯咖啡过来给他们,皱眉碎唸:「光海啊,你怎幺老是对人家女孩子乱讲话呢?」

「……你是我妈吗?」朴光海没好气回道,旁边的邱育涵跟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