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

邱育涵準时在六点三十分提着化妆箱,按下朴光海房间的门铃,原本以为会见到睡眼惺忪的男人,没想到竟是神清气爽的模样。

「刚游完泳。」他自动解惑。

邱育涵意外,但也没说什幺,让朴光海坐在沙发上,打开化妆箱,开始工作。

「看起来挺有模有样的嘛。」他探头瞧了下,开玩笑道。那箱子翻开来两边各有三层,刷子颜彩整齐地排列其中,种类缤纷齐全。

她从腰带上拔出大髮夹,起手落下就把他蓬鬆的头髮全固定好,而后才说:「放心,今年是我入行第十年。」不会给你画丑的——最后这句她碍于韩语程度低落翻不出来只好作罢。

然而朴光海是多敏感的人啊,立刻听出言外之意,解释:「没什幺别的意思,妳别介意。」

她没回话,保养液在手上搵热了抹上他的脸,透过触感再一次确定他的皮肤比目测更好──像他这样常喝酒又日夜颠倒的人多半都会在脸上落下毛病,他实在是另类。

他半瞇着眼让她上底,过了会才开口:「生气了?」

「没有。」她忙着跟他的头髮纠缠,乱中有範儿的髮型最难吹了,她都分身乏术了哪有空生气……好吧是有点气……

她知道自己娃娃脸,外貌青涩,作为女生来说是好事,但在工作上绝非如此。

刚开始当学徒的时候短暂享受了一些好处,前辈觉得她看起来像孩子,对她说话的音量都小了一节,讲解的时候也详细一些。

但开始工作后就完全不是这幺一回事了。

每一次接case,客户看见自己的反应大多都是「叫彩妆师来」、「哈?妳就是?」、「妳多大了?」、「确定不是实习生吗?」………这种情况直到她成为专属彩妆师以后依旧如此。

其实早就对这种话免疫,只是从他口中说出来感觉特别不好,下意识就回嘴了,唉。

整个大韩民国敢在上班第三天跟老闆闹脾气的大概只有她吧……可是也不知道怎幺圆场啊,只好更投入在工作上,唉……

看着正在他脸上涂涂刷刷的表情帝,朴光海抿直唇角,闭目养神,不再交谈。

没多久门铃响起来,江河领着几个工作人员来确认房间,朴光海的妆也完成了,邱育涵收拾好工具,退到外头,已经有摄影机在一旁待命。

房门关上,正式开始拍摄。

江河开门进去,摄影大哥跟在后头,房间昏暗,朴光海躺在床上假寐。镜头扫了下周边环境,随即往朴光海方向迅速拉近。

他脸微微皱起,往被窝里缩,几秒后才勉强把右眼睁开一条缝,声音沙哑:「哎,又搞这套……」下一瞬立刻拉起被子罩住头。

江河直接掀开被子,朴光海闷哼一声,蜷起身子还是不肯起床,衣角被捲了起来,露出精实的侧腰线条。

过了一会似乎是觉得冷了,又把身体缩得更紧,最后终于挣扎着起床,摇摇晃晃往浴室走,胡乱抹了把脸,然后转头问摄影大哥:「我上厕所,拍吗?」

「……」

厕所门关上。

第一部分到此为止。节目队移驾到早餐用餐处,写真组补上,打光的器材有条不紊快速运送进去。

照片是要放在随行写真里的,每一站只要选出几张即可,耗费时间也不长,摄影师确认照片没问题后便离开了房间。

在下楼之前又得把造型从赖床的大男孩升级成清新爽朗的裸妆idol,邱育涵咻咻咻喷了几下造型液在他髮上,快速开始整理。

造型妥当后往餐厅移动,两人一路无话,朴光海时不时飘过去的目光,而邱育涵浑身环绕着无声的黑暗气场。

「你们俩咋了?」江河远远就看到这幅怪景象,趁朴光海在拍摄凑到邱育涵身侧问:「他骚扰妳?」

邱育涵无言,皱皱鼻子,「江河哥,我很像小孩?」

「哦,看起来像02Line。」

她是92年生的……二十七岁像十七岁会不会太夸张啊……

不死心,她急急又问:「我看起来真的那幺像菜鸟?」她不相信这十年在业界打滚的自己一点都没有长进!

江河被她说话的狠劲吓到,立刻回答:「说什幺呢妳……」

邱育涵鬆了口气,果然专业的气场会弥补她外貌的不足,呼。

「……妳就是菜鸟呀,今天第一次替那小子化妆吧?不错啊,挺适合他的。」

他又补了句,邱育涵微愣——江河说得没错,对于这份工作她的确还是菜鸟。

朴光海刚才也说没恶意不是?大约是玩笑来着呢。为了这件事彆扭也太小题大做。

莫名其妙就释怀了。

怎幺感觉自己很像没事找事的任性女孩子呢,为了一些细枝末节的事闹情绪,但也很容易被简单的理由说服,说到底就是依心情行事,随心所欲,一点也不专业。

把视线转回正在录影的朴光海,邱育涵一改方才的低落,眼神晶亮亮的,半刻后回头又问:「我先上车等,行吗?」

「哦,好啊。」江河没太大反应,告知车位置以后把钥匙给她,就见她脚步轻快的跳走了。

江河摸不着头绪,只觉得小女生情绪化的程度他实在是不敢恭维。

摄影机的红灯熄灭。朴光海离开位置,视线在四周转了一会儿,江河迎上前:「找什幺呢你?」

「Uah呢?」

「上车了,怎幺?」

「哦,那换你去跑腿了。去对面的咖啡店给我买早餐,再带瓶矿泉水回来,节目组居然拿大蒜麵包给我……搞什幺,你没跟他们讲过?」朴光海语气越来越沉,那味道实在太恼人,必须儘快用别的食物压下去才行。

江河悻悻应道:「……非常抱歉。」

遥想当初他上任第一天,朴光海什幺别的没说,就说自己特讨厌吃大蒜,要他过滤一切有大蒜出现的饮食。而今天的确是他的疏失,原本以为饭店的早餐是自助式就没多注意,没想到饭店得知他们要摄影就改成了套餐,还是主厨亲自端出来的,这下朴光海再怎幺不情愿都得硬着头皮吞下去。

叹了口气,朴光海搔搔头髮,快步往地下停车场走,期间全程用嘴巴吐气,试图呼散讨人厌的大蒜味。

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停得不远的保母车,他脚步一顿,过了一会才重新抬步。

还没走到车旁,门便自动打开,邱育涵从里头探出头来,朝他扬起笑,后者一愣,坐上车,迟疑了会,在开口的瞬间停住了。

「这个,给你的。」邱育涵没察觉他的异常,把纸袋轻轻搁在他腿上,「算是赔罪,对不起刚刚跟你闹脾气!」

他一看,里头是他方才吩咐江河去买的所有东西——矿泉水,麵包,咖啡,甚至还搁了一包口香糖。

他心底一惊,脸色丝毫未变:「为什幺买这些?我刚才吃过早餐了。」

邱育涵眨眨眼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不用隐瞒啦,不爱吃大蒜很正常呀,我哥也不爱吃大蒜。」

「……江河告诉妳的?」

「啊?」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灿然一笑,「啊,不是啦,看你刚才一直喝水、表情也挺奇怪的,就研究了一下,果然很讨厌吧?脸都僵了。」

朴光海抿唇,半晌后才扔了一句谢谢,拿起麵包啃。

邱育涵当他这是傲娇呢,横竖大男人挑食本来就不是什幺光彩的事。

但其实朴光海所意外的是她的观察力。他的演技无往不利,只要他想,他可以藏住任何事情,没想到会栽在这个新cody眼裏。

一开始以为是92Line正活泼的大女孩,但真正见面之后才发现并不若听说夏子韩口中那样开朗外向,除了必要的时候几乎不会主动开口,更遑论闲聊,大部份时间还得是他先开口。

遇到夏子韩却像完全变了个人——那时候才真的像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笑得无所顾忌,青春得放肆张狂。

总觉得越来越搞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