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墨解臣进公司,在等昨日敲门的那个浑小子。

柳孟璟今天没上班,和白奇一行人逛街吃饭去了,还把他的卡拿走…

叩叩。

「进来。」墨解臣假装认真的办公,其实在玩手机。

「墨总,您的爷爷奶奶昨日进公司了。」哇靠!该不会就是昨日那个敲门的吧…

「昨天敲门的是谁?」要是昨天敲门的是爷爷奶奶他该怎幺交代才好…繁衍后代…?

「是我。」墨解臣让他走了,他只待半天,下午回家探望俩老。

嗯…要不要带柳孟璟呢?

父母都见了,爷爷奶奶眼光高,不过柳孟璟也是名门,应该没什幺问题。

拨了电话给柳孟璟,她五点多才会结束行程,墨解臣说好,没和她说要去见爷爷奶奶。

他有些兴奋,要是顺利,说不定等她大学毕业就可以结婚,想到这他便露出笑容。

五点,墨解臣準时去接柳孟璟。

「去哪呢?」眼看车子离自己家越来越远她有些怀疑的说着。

「我家。」她没化妆!衣服也不正式!哪能这样和墨解臣回家!她立刻要他停下车,墨解臣看了看时间还够,边让她回家打扮了。

明明不化妆也很好看,他实在不懂女人到底在坚持什幺。

等她一切就绪,已经过了三十分钟。

车子终于往他家去了。

柳孟璟穿着平口上衣和高腰牛仔短裤,肩上披着长髮,看起来甜美清纯。

「叔叔阿姨好。」柳孟璟第二次登门拜访,但这次没看见姊姊。

「快进来快进来,爷爷奶奶在里头呢!」墨解臣没说,说不定老人家不喜欢女孩穿的露啊!

墨解臣一副得逞的笑容,柳孟璟一定好好修理他一顿。

「爷爷奶奶好,我是柳孟璟。」还弄不清楚他们的脾气,她不敢轻举妄动。

「坐着吧。」爷爷摆着一张脸,让她有些害怕,待墨解臣坐下她才跟着坐好。

「吃饭了吗?」气氛有些尴尬,墨母试着缓和。

「啊,吃过了。」才怪!

「姊姊呢?」墨解臣问。

「晚点就回来了。」他皱起眉头,传了讯息给姊姊。

柳孟璟不发一语,墨解臣也没说话,有些焦躁的抓头髮。

「结婚吗?」

「呃…目前有这打算。」墨解臣答。

「不準。」柳孟璟差点哭出来。

她知道很多业界很多夫妻都不是彼此相爱的,可能是父母支配,但她从没想过这件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也许她还年轻不懂,但她哪里不好?

「妳是私生女?」柳孟璟紧咬下唇,她不能否认,她以千金的身份名正言顺过了二十年左右,她自己都快忘了。

「是吧?」爷爷继续说,墨解臣紧紧牵着她的手。

「那又如何?」墨解臣冷冷地说出这句,柳孟璟摇头想阻止,他却视若无睹。

「爷爷,我听你的话,读了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学,也当了教官,你说的,我都妥协,也努力做了,唯独这点,我不会服从。」墨解臣异常严肃,牵了她的手就要离开。

「给我回来!」墨解臣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愤怒的爷爷,奶奶至始至终都没出声,父母亲也都望着这一切发生。

「你上哪去?」两人在地下室遇见姊姊。

「怎幺了?」姊姊看墨解臣脸色不好,转而询问柳孟璟。

「嗯,没事。」她硬挤出笑容,被墨解臣带到车上,时速非常快的离开。

车上,她没任何动作,只是空洞的看向前方不停流逝的风景。

墨解臣也静静地握着方向盘,只是时速透漏出了他的不安。

他曾对她许诺,非她不娶。

难道他要毁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