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穿了很多衣服却还是好冷,

是不是你不在的原因?

你总是很绅士的把外套披在我肩上,喜欢和你坐在堤防上一起数星星,当你骑车载我去夜游的时候我还可以把手伸进你的外套口袋里紧紧抱着你吗,你的身上是不是还是那股我最熟悉的薰衣草味道,我还可以在你怀里安稳的睡吗,在我打架闹事的时候你还会把我带去教官室一边唸我一边温柔的帮我擦药吗,是不是还能听见你叫我Babygirl,在我打给你的时候你是否能马上接起电话,我还可以吃你跟别的女生的醋吗,还可以继续对你任性吗。

假如一开始就搞清楚真相就好了。

果然,爱情会让人变笨。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现在就去宰了时殒。

不断的跺脚,好像要踩破柏油路似的,耳机播放的还是那几首歌,他曾唱过的曲子。

生气到了一个极点。

与其说生气不如说是自责吧?

你会来找我吗?

「咳…咳」

滑开手机是两人的合照,时间显示的是晚上11点半,好像有点晚了?

不过无所谓,因为没有陌生人会注意一个深夜不回家的女孩。

她可以坐到隔天早上,前提是这间店要24小时不打烊。

「咳咳咳…哈啾」

她觉得很吵,本想转身就走,却被一只细长的手指抓住手腕。

不太妙。

「小姐,太晚回家不太好喔」

这熟悉声音,绝对是他没有错,不过她仍无法相信,竟然来的这幺快。

她甩甩手,想用手腕的力道把手甩开。

该来的还是,会来。

他人走到女孩面前笑了笑。

「看你这惊慌失措的脸,真可爱」

一时语塞,只能任凭眼前的男人抓着跑。

低下头道

「这次会抓住,绝对不放」

女孩哭了,是幸福的眼泪,她等到了,不过她也等累了。

「牵手可是会把女生的心给牵走」

好久,好久了,男人好久没有听见女孩这幺说。

「我毫不犹豫的紧握」

他止步了,不再往前走。

双方对视。

那双眼睛,好久没有这样看他了,那股深邃的眼神却带着一点忧愁,还有一丝心痛。

「喂,我很想你」

「还有,对不起」

也许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还可以说什幺。

可是女孩一直哭一直哭,停不下来。

「你不要哭好不好,如果你讨厌我,我现在就走」

女孩还是没有回答,那双眼还是一直流泪。

「果然的吧?那,祝你幸福,还有,我爱妳」

他真的走了,越走越远,背影越来越模糊。

「你这个大笨蛋,我最讨厌你了!」

他没有停下脚步。

「墨解臣,站住!抓住我的手好不好?」

男人回头了,边走边叫,引来路人侧目。

「你真的很过分欸!」

他恨不得现在把这女孩带回他家。

「不要生气好不好?」

她没有理由回答不好,也没有那个时间。

怀中的泪人儿终于点了头。

「你有没有吃饭啊?」

这句话他一分钟问了十次。

「没有?有?」

「我好累」

当然累,好不容易放下心中的大石头,可以安心睡觉当然要好好的休息。

「那你到底有没有吃饭?」

「你不要吵!」

墨解臣有点吓到了。

「嗯,对不起,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关上房门,啪的一声好大声,人都醒了。

她一点也不想睡觉了,直接在房间大喊

「墨解臣!站住!我没有吃饭,做饭给我吃!」

走到门口的他,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