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发表于popo原创http://www.popo.tw/users/blackgreen

作者是乌青^^~到原处留言乌青才看得到各位的支持哦

「就是这里。」

仰望有门禁的大楼,蓓蓓握紧了手上小纸条。

门禁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这的警卫还不吃撒娇这一套,说要打电话给住户确认才行,最后她用了要给男友惊喜的理由,还压了证件、拜託发誓半天,才在两个警卫的戒备眼神下获准进大楼。

蓓蓓始终不认为罗嘉真的想甩掉自己,也没有怪罗嘉什幺,要在演艺圈奋斗很辛苦,为了多一个曝光机会他什幺都可能做,演艺圈包养、陪睡的新闻那幺多,在女性意识抬头的时代,受害方也不再限于女性。

罗嘉,我会帮你的!

大楼电梯需要磁卡,她也只得爬楼梯到七楼,循着纸条上找到对应门前,在喘气休息后轻轻按下电铃。

徵信社虽然弄到地址却没有照到相片、也说不能透露名字,想过无数个可能,不外乎那人是名人,徵信社不想惹事。

下跪、磕头她都能做到,罗嘉的大好前途不能毁在这里,就算他不知道也好、嫌我啰唆也好,蓓蓓要帮他!

「您好。」

一听门咔的打开声,她连忙九十度鞠躬表现出最高敬意。对方没有回应,蓓蓓还是低着头,怕坏了规矩,大楼的走廊很静,她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和对方近呼的气声,从脚边传来猫的叫声,一个橘色的影子在眼角一闪。

「妳好?找谁?」

回应她的不是预料中的冷豔声音,好奇趋势蓓蓓抬头,开门屋主居然是个大男人,他穿着简便的条纹合身上衣和宽鬆的七分绑带休闲裤,脚上套着和衣服同样的日系平价品牌拖鞋,乌溜溜大眼带着光点,气质温和稳重,连心里装满罗嘉的她都癡迷了一秒。

东义的困惑不会比她少,眼前女孩长得很甜、很可爱,声音细细的却又充满活力,让人不禁产生好感。

「我……我找太太。」

是这家没错,蓓蓓脑中快速转着,每次罗嘉心情特别好时,身上除了酒味外,就是这个味道!柠檬皮的味道!

「是不是找错了?这户只有住我而已。」

「不……那我就是要找你。」

人不能看外表下判断,纵使眼前男人衣冠楚楚,蓓蓓还是对他立起戒心和敌意。

罗嘉到底都受了什幺对待?被男人逼着做什幺?工作都那幺辛苦了还得管这个……。蓓蓓想着想着,眼泪也不争气的往地上掉。

「怎幺了?」

「求你放过罗嘉,我拜託你,拜託。」

这女孩眉宇之间有点罗嘉的影子,还和他一样不讲理又固执,内心却是柔软的,让东义总觉得不能放她不管-虽然对她的身分有几分不安。

「放心,我没有对他做什幺。」

东义语气柔和的放鬆眉毛,弯腰对着脸皱一团的蓓蓓。

看着这柠檬味男人,蓓蓓才意识到罗嘉的幸福在哪,罗嘉和这男人在一起能和在台上演奏、台下写曲时一样开心,自己再多也只配一个浅浅冰冰的微笑。

「呜哇!」

我以前也让别人这幺痛苦吗?我真的是坏女人。情绪在一瞬间溃堤,她很久没有过的大哭起来,眼线溶成黑水沿着脸颊流下。

而东义拍拍她的肩膀,轻轻的拥她入怀,不在乎衣服会弄髒的把她的头压在肩窝。

多好,这感觉多好。在温暖的怀中,她狂暴的情绪趋缓下来,大脑纠缠很久的思绪变得清明,好像从一个做很久的梦里醒来。

能这样爱人或是这样被爱真好。

「罗嘉?!」

东义赶紧放开环住蓓蓓的手,罗嘉起初还堆满笑,只是当他看清东义抱着的女人,脸上立刻一垮,气愤的上前给了蓓蓓一个巴掌。

「干嘛啦,安罗嘉!」

背对他的蓓蓓被大力道的打倒在地,可她只噢了一声,就爬起身用糊花的脸对前男友怒斥。

「才一分手就来倒贴别的男人吗?」

「干你什幺事。」

就算头顶才到罗嘉肩膀,蓓蓓一点也不示弱,掂起穿着小花凉鞋的脚对他大吼。

「闭嘴!过来!」

「好痛,我不要!」

这下罗嘉的脸更变得铁青,他一把拽住蓓蓓手腕,痛得脸部扭曲的她还是硬不移动,用小手打着他的手反抗,鞋子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更气愤的罗嘉抬起另一手,想再给她教训。

「不能对女生温柔一点吗?」

东义抓住他高举的手,趁他分神把蓓蓓抢了过来。

「对她这种女人什幺温柔都是浪费。」

曾经的爱人居然对自已说出那幺残忍的话,就算是好强的蓓蓓也捂上耳,紧闭起眼睛。

「我真是看错你了。」

「她凭什幺让你对她那幺好?」

听了这句东义对罗嘉怒目,轻轻把蓓蓓推向门边,在她肩头上的手紧握了下,努力用温和的语气说:「妳先进去。」

「东义?」

他要和那女人共处一室?蓓蓓的确有点啰唆,可是不得不说她长得甜美,又很会看脸色,比起粗鲁冲动的罗嘉,无疑是个难得的天使,刚看东义的反应也不讨厌她。

「你快走吧。」

「她……蓓蓓,为什幺知道你住这里?」

到底是关心她还是关心蓓蓓,东义心里揪结着该不该问,终究觉得他是因为前女友找上自已、觉得面子挂不住才生气。

「快走,不然我叫管理员来。」

说是这样说,但东义只是落下这句,把他关在门外。

门外的脚步徘徊了一下,在一声叹息后远离。东义身体靠着门滑落,丧气坐在地板上,手半遮住脸,牙齿紧紧互咬,客厅的灯没有开,玄关集中式的灯光打在他身上。

「我倒杯水给你。」

「麻烦妳。」

蓓蓓跪坐在他面前,水杯放在他右手边地板,猛然一个温暖又毛茸茸的东西钻进她怀里,吓得她小声尖叫。

「原来是猫啊,」大黄猫和她手臂差不多长的尾巴扫过她身上,「牠叫什幺名字?」

「阿黄,有点俗气吧?」

「超适合牠的。」

阿黄竖起了耳朵,惹得蓓蓓噗嗤笑出来,东义虽然还是遮着眼,但脸上已经柔软许多。

「我的历任大都是糟糕的家伙,其中第一个家伙是经营肥料买卖,据点遍布美亚,家里吉娃娃戴的项圈是纯金金链,听说是要让勾登,勾登是那只吉娃娃的名字,知道自己身分特殊。」

「我在一场酒会中遇上他,当晚他就送了我一条镶钻项鍊。不管我提出什幺礼物,他总是会满足我,可是有一天,他破产了。」

她偏头搔搔阿黄侧脸,水钻耳环发着微光,颈上和手指都光溜溜的没戴首饰,看着不像是爱物质的女生。

「所以我甩了他,搬家、换电话号码;光这样听大多数人会说我无情,直到我说他卖肥料只是掩饰,其实私底下是帮人跨海洗钱。」

阿黄呼噜呼噜叫,尾巴平稳甩动,脸上鬍鬚全贴平脸上。

「从他开始后像诅咒一样,看来再平凡的人私下都有大问题,还有一任被我在报纸通缉栏看到,那时我们正一起吃早餐。」

她目光飘上放下手的东义,后者则拿起杯子小口小口喝。

「罗嘉算是目前我找的人中,身家最少的,也是唯一让我挫败的,那时他在一间小餐馆注唱,穷得连饭都吃不起。」

「我给他什幺他就吃,刚开始我只觉得他落魄,想着玩玩纯情男生也不错。」

听到这里东义变成前倾的倾听姿势,被手遮挡半边的嘴扭成一团。

「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他。」

她垂下眼拍拍阿黄大头,看牠头也不回走回小窝趴着也还是嘴角挂笑,东义站起来侧身,眼睛飘上爱猫。

「今天谢谢你,祝你们幸福。」

观看更多乌青的小说:http://www.popo.tw/users/black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