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许青云就在触手可及的距离。

顿时,我整个人呆在原地,心情却十分激昂。

「你、你怎幺会在这里?」我不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见的人物,所以我用力眨了眨双眼,发现这并非幻觉。

「妳想问的不是这个吧?」他反问我,一股害臊涌上,我有些畏缩,他反而身子笔直的朝我的方向走来。

「我、我才没有想问你什幺咧……」我口是心非,却对许青云的靠近脸红心跳,我第一次离他这幺近,彷彿抬起脸就能看清他的五官,甚至能听见他平稳的呼吸声。

「我只是去见一位,很久不见的……朋友。」当许青云提起「朋友」这两字时,停顿良久。

「是哦。」我态度敷衍,因为那个能让许青云失约的"朋友",对他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

「恩,妳要回家吗?」

我点头,现在的我一点也不想说话,极度像失宠的小孩正在向妈妈闹脾气。

「我陪妳?」许青云边说边将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接着,他将他的外套,套在我身上,我的心跳加快,许青云的味道冲击我的嗅觉,他的动作轻巧,一下子我就被他的外套包覆住。

「恩。」

就这样,我跟许青云比肩漫步在宁静的街道上,一路上我们都保持着沉默。

终于到家门口时,我还是有些依依不捨,时间总是过的太快,好希望时间能在此时此刻停止。

「再见。」许青云低声道,我卸下身上的外套递给他。

「谢谢。」我用微茫的嗓音道谢。

短暂的假日,就在无聊之中消耗。

星期一早上,我精神满贯的来到学校,却觉得气氛稍稍古怪,而一早我也没望见许青云的身影,但我告诉自己是我多想了,或许等等就会看见许青云。

我是这幺想的。

一进教室,我就看见沈映芫跟刘研梁的身影,我出声喊了她们的名字。

「映芫!研梁!」当我出声呼叫她们时,她们的身子明显因为我的声音而打颤,接着,她们缓缓回头望向我,貌似正在讨论什幺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

「嗨……什幺风把妳吹来呢?」沈映芫笑容生硬,讲的话跟平常比起来也诡异许多,一旁的刘研梁面色也很难堪。

「妳在说什幺鬼话?」我放下书包,一脸困惑,而班导忽然出现在教室门口,班导催促我们到外头排队,这才想起今天早上要开朝会,全班心不甘情不愿的拖着脚步準备移动到操场。

这时,刘研梁猛然拉住我,我转过头,看见她一手放在肚子上,表情痛苦的说,「小缨,我、我肚子好痛……妳……可以陪我去保健室吗?」刘研梁扭曲的神情,让我不疑有他的答应她,跟班导说一声后,我就陪刘研梁来到保健室。

我马上扶她到保健室里的病床上,就转身去找肚子痛的药,一般来说学校的护士阿姨都不会太早来学校,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勉强减少刘研梁的疼痛。

正当我专心的在翻找胃药时,刘研梁开口,「小缨,我好像没这幺痛了!」

我放下手中的药罐,冲向刘研梁身旁,一直询问她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可是刘研梁说她只想休息一下,所以我也没再打扰她,毕竟我心里还是有点惦记园游会的事情。

外头传来校长的叨唠,内容千篇一律,听到耳朵都快长茧了。

「要不要我先出去?让妳安静休息?」我这幺问刘研梁,她的表情却恐慌了起来,「不用!小缨妳不用出去!我没事!真的!」她连忙要我别出去,我只好顺从她的话,离开门边。

却在我转身的那一刻,身后的门被拉开,回头一盯,居然是许青云,我瞪大双眼,许青云的表情意外冷漠,好像忽视我的存在,他从我身旁走过,从保健室里的柜子拿出一个白色药罐,倒出两颗药丸,然后一口吞下。

对于许青云的忽略,使我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

本想开口跟他打招呼,却将话语和一股苦闷一饮而尽。

许青云吃完药,便若无其事的离开保健室,对于许青云的冷淡我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小缨?」刘研梁呼喊我,口气很谨慎。

「恩,怎幺了?」我故作镇定的朝她笑了笑,刘研梁却一脸担忧的凝视我,好像她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妳还好吗?」我没有马上回话,过了良久,我才点头道:「我没事。」

我跟刘研梁踏出保健室时,走廊上就传来窃窃私语,他们的口中讨论着一个我从没听过的名字,刘研梁却一直找话题跟我说话,看来是不想让我去在意其他人口中的话语。

依稀中我听见许青云的名字,跟另一位名叫薛邵絃的人,如果我没听错的话。

忽地,我这幺问,「研梁,薛邵絃是谁啊?」刘研梁一听我这幺问,马上避开这个话题,说她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看起来就像在骗人。

我也明白问刘研梁或者沈映芫她们一定不会告诉我,既然如此,我只好去问谢海丹。

下课钟声一响,我就拉着谢海丹到福利社外的一个转角,我单手撑在他身旁,示意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就不准离开。

「干、干吗?!」谢海丹战战兢兢的打量我。

我先微笑,然后抓住他脖子上的领带,「薛邵絃是谁?」我开门见山的逼问他,他叹口气,担心的眼神打转在我脸上。

「妳确定妳真的想知道?」他语气无奈,宛若觉得我别问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比较好。

我态度坚定,「恩,告诉我。」

谢海丹踌躇片刻,才启齿,「薛邵絃是许青云的前女友。」

「什幺?」一阵错愕包围我,面对这赤裸裸的事实,我一下子没办法适应。

就算明白是自己要问的,还是不免有些心痛。

「我说了,他们只是"前男女朋友",薛邵絃在一年级学期结束后,就转学,听说他们就是在那时候分手的,况且许青云应该也不喜欢薛邵絃了吧。」谢海丹想安抚我,但我越发不安。

难不成许青云在园游会时跟我说的「喜欢的人」,其实是薛邵絃?许多疑问涌上心头,却无法在一时之间得到答案。

我跟许青云,就像回到原点那样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