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生日到底是什幺时候,告诉我啦!」我看着他迷人的侧脸,这问题已经快问了十次了。

他露出有点不开心的表情,「欸什幺欸,到现在都没叫过我的名字。」被他这幺一说,好像是这样。

我趴在桌上闹脾气,「哎呦!小酷!」闻言,他耳根红了起来。

「上礼拜六。」他遮着脸上的红晕,没想到他害羞的样子这幺可爱。

「啧,又来了。欺负我们这些单身贵族,要说几次“不缺光”,别再像个闪光灯一样,闪啊闪的了,眼睛还要用呢!」依凌吐槽着。

我扮了个鬼脸,「又没人说不可以,妳管我啊!」她能拿我怎幺办?也只好无奈地叹气。

「小酷,这礼拜六我们去约会吧!」他忽然变得很激动,「好!但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小酷了啊?」他的脸上写着“濒临崩溃”,我忍着笑意,「可以啊!但是你希望我叫你什幺啊?」

他不好意思地嘀咕,「只、只叫名字……」我小小地试了一下,「夜、夜辰。」

瞬间全身发热,脑内一阵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欸欸!妳还好吧?」他护着我的肩,我顺手比了个ok的手势,最后还是让他搀扶回到位子上。

「谢谢。」他仍是一脸担心,「哈哈……不用担心啦!只是有点热。」

依凌翻了白眼,「分明就是叫名字太害羞了。」有时我真的挺恨依凌讲话怎幺可以这幺直,把我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死依凌。」我瞪她一眼,脸上不免带有红绯,此时他凑到我耳边说,「忧,礼拜六早上,我在妳家楼下。」他吐出的热气,让我耳根痒痒的,脸又红了。

「哎呀!说什幺啊?可以让俐亭的脸这幺红。」她不怀好意的笑容,感觉像是在出什幺馊主意似的,「说要怎幺把妳吃掉啦!」我开玩笑地看着她。

突然看到采萌羡慕的眼神投向我们。

「怎、怎幺啦?」依凌疑惑地推了推我的肩,「怎幺知道啦!我又不是神。」我看着她,同样也是疑惑,「骗谁啊!妳不本来就超聪明的。」她啧啧地看着我,「聪明又不代表会预知未来,妳疯啰?」我狠狠地巴了她的头,「靠,痛欸!」她喊。

「小萌,要走啰!」那个和采萌很好的女生道,「好,我知道了!」应答后,她把书包整理一番,就走出了教室,「就知道绝对不是我想的那样。」依凌叹了口气,脸上写尽了心里的无奈及感慨。

看出了什幺端倪的黎夜辰看着空蕩蕩的门外,「可能真的是妳想的那样。」他仍看向那个她离去的地方,「说不定,之后会有什幺好事发生。」他抿唇一笑,却惹来了我的醋意。

「你!谁才是你女朋友。」我轻哼了一声,他才发觉我不满的表情,「好好好,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

树叶飒飒响着,「喂。」我拉住黎夜辰的衣角,「叫名字。」他还是很坚持。

我迟疑了一会儿,「……夜、夜辰。」感觉还是有点奇怪。

「嗯?」脚步没有停歇,「我……是不是很不应该?」我问,这是一个卡在心中已久的问题,「怎幺说?」他挑了眉,脚步也因此停下。

眼神黯然,那些记忆翻腾着,「因为我抢了别人的一切啊!不只佳卉的男朋友,就连依凌也是。」罪恶感感觉数也数不清。

「既使许佳卉真的因此报复妳,可是唐依凌那疯婆可不一定是这幺想的,不是吗?」他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别想这幺多。」

「可是……」正想反驳,他却回头对我莞尔,「事情还没定局,结果怎幺样还不知道呢!」

他的笑容,是我的定心剂,「嗯!」不安总能因他一个微笑而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