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就这样过去了。

单程昊长成了个优秀的青年,虽然年轻,但在公司负责决策了许多重要案件。

「少总,沈小姐问您今天什幺时候有空过去他那边。」

「没空。」敲着键盘,单程昊想也没想的回绝。

此时电话内线响起,单程昊叹了口气,按下接听键。

『少总,龙庆的业务...』

「不见!」

『易元的郝小姐...』

「不见!」

『那丁少爷,少总要见吗?』

「...他在现场吗?」

『是的。』

「让他五分钟后上来,其他人请他们回去。」

切断内线,单程昊看向秘书。

「吴秘书,拿10万过来。」

「好的。」

单程昊无言地看着吴秘书动作。

自从16年前的那件事,单金龙才发现丁家看似表面风光,其实内部早就欠债欠得一蹋糊涂,他们不知道哪里调查来的消息,知道老司机有异于常人的嗜好,竟然连自己不到10岁的儿子都能出卖,靠着那些不雅照,丁家就像吸血虫一样的赖上来。

「少总,丁少爷来了!」

推门跟着走进来的是个穿着随便的年轻人。

「呦~单程昊,一个礼拜不见,你看起来依旧混的不错阿!」

「你看起来也是依旧没有长进阿!」单程昊冷眼。

「我哪有单少爷这幺个好福气啊!我家的公司十年前早就剩空壳了!不然我也该是个少总!」

听到单程昊的说词,丁解无所谓的耸耸肩。

「这里是十万,拿着就赶快走吧!」单程昊挥挥手。

「谢啦!」看到钱,丁解拿起来算,确认是十万后,很顺的收进自己的口袋。

「对了!」在离开前好像想起什幺有趣的事,丁解一脸兴趣盎然的看向单程昊。

「我上次去了间酒吧!听服务员的对话,里面好像有个人叫穆勒的,就这样!」丁解转身就要走。

「等等!」单程昊叫住丁解,一脸凶狠。「你给我说清楚。」

丁解挑了下眉,伸出手。「一百万,我可以帮你调查得清清楚楚,有需要还可以帮你顺便把人骗出来。」

「成交,先调查他这十六年的经历给我,不过如果我发现你在耍我,以后你再也别想从我这里拿钱了!」

「ok!到时候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丁解挥了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单程昊双手支在桌上,沉思。

穆勒...他的勒哥哥,苦苦找了十六年,自从他掌权几乎动用关係翻遍了整个城市,总算有线索了。

穆勒刚离开的那几天,他天天望着大门,要不是约好要好好上学,他根本不想到学校去。

他永远忘不了当父亲告诉他,无论他多乖,做事做得有多好,穆勒都不会回来的时候,自己有多崩溃。

那段时间,他一得空就往外跑,随便抓了人就问有没有见到过穆勒,因为身份的关係还引起了记者媒体关注,怕丢老脸的单金龙只能答应替他找寻穆勒,只要他不要再到街上疯。

他甚至知道了当时老司机对自己做了什幺事,而穆勒却选择当作没事,什幺也没说。

他,利用了他的信任。

他,欺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