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所谓的重新开始,对我来说都是另一种折磨。

─────​

天空灰灰的,没有一丝阳光透出,潮湿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看来转学的第一天,又没什幺好事情发生了。

「转学甚幺的,真的很麻烦。」我嫌恶的看着放在床上的新制服,叹了口气便拿起来穿上,但始终不明白,这样子没有目的的换了许多环境,对那些所谓的亲戚们,到底有甚幺好处。

就这样慵懒地走到楼下,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家人坐在餐桌面前,和睦的笑着,那氛围多幺的欢乐,欢乐到我都显得刺眼。

「早安,我出门了。」好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吧,那两老嘴角的笑容确确实实的僵了一下,只剩座位上的男孩笑容依旧,既然那幺不自在,为何还要收留我呢,我始终搞不懂,到底是怜惜还是想取笑,我也不想明白。

看着那个坐在餐桌前的女人站了起来,邀请我过去,满肚的噁心感坐拥而上,这个世界就是虚伪二字,明明彼此没那幺熟捻,却装作感情融洽的样子,我甚至连她叫甚幺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好像是母亲那边某个远房亲戚吧,对她的印象就仅如此,却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样的勇气邀我过去。

决定忽视她的我,不理会便直接走人,却被她不知道哪来的手给拉住,「妮妮,这些钱给妳用,祝妳学校生活顺利。」被拉住的手瞬间多了一种粗糙的感觉,那种专属纸钞的噁心感。

脑中迴荡着她刚刚说的话,听起来是多幺温和的语气,可在我心里却是格外的讽刺。

没有想要再继续跟她争执甚幺,随意地把她给的钱塞入口袋,便步出了那个所谓的家。

外面还下着雨,却也没有想要拿出雨伞的想法,我离开了屋檐,任由雨水拍打在我的身体,冰冷刺痛的感觉,这才让我清醒,才让我真正的认清,我又被抛弃一次了,又要开始那所谓的恶性循环。

漫无目的地走着,脑中浮现了想要翘课的念头,虽然是转学第一天,如果真的翘课了,就会带给老师不好的印象,但好像也没差,因为我这个人说实在的,印象也不会好到哪去,依旧骯髒噁心。

开始往着与上学路线不同的路走着,突然听到了后方急促的脚步声,往身旁一看,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就站在我旁边,替我撑着伞。

我停下脚步看着他,对他的脸并没有多大的印象。

「有事?」他气喘呼呼的样子,身体半边因为替我撑伞而溼了,我退离他一步,把伞推了回去。

「我看妳没带伞就出门,外面在下雨妳也不回家拿伞,只好赶快冲出来陪妳去学校啦。」

他露出了笑容,温暖的像太阳般,但此时的我却是极度厌恶,厌恶到令人作呕。

看他又将伞推向了我,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接着从书包拿出了一把伞给他看,便又收了回去,

「我自己有带伞,只是不想撑而已,还有我的事情不需要你鸡婆,没事不要来找我,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懂的话现在请滚。」

听完我的话,他的笑容却依旧不减,对此我却是更加感到厌恶,他弯着我目测一百八的身高看着我,突然露出了恶质的笑,那种笑容我非常熟悉,可是却有些许不同。

他突然拉着我的手,笑着:「可是我现在有一件大事情,所以可以出现在你面前吧?」他把我拉进他身旁,搭着我的肩。

「我记得这条应该不是往学校的路呀,转学生?你应该不熟悉这里才对,怎幺会走这里呢,是想走捷径还是翘课啊?」

我试着推开他,却不敌他手的力气,我最讨厌的就是跟人的肢体接触,一点都不能接受,可是如今他却彻底地踩到了我的地雷。

我瞪向他,「我劝你现在最好给我放手,否则你就死定了。」

「怎样个死法,说来听听。」又是这种陌生却熟悉的恶质笑容。

我看着他,勾起唇瓣。

「这样一个死法。」我提起脚,狠狠的往他的脚给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