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吧,不去就不去,其实我也只是说说罢了,那夜市人挤人,也还真没捨好逛的"

看若静突然安静下来,粉润的脸蛋上带着些许不快,让余彬心跳有些的快了,他不得不在心里鄙夷了自己"马的,若静可跟我一样,是个纯爷们啊,我想什幺呢"

于是在短暂的沈默下,余彬开始又想些笑话逗着若静,这才让若静开心的笑了出来。

"我说伟哥,那林若静笑起来还真是好看,像个娘们样,可惜他跟我们一样是个爷们,看余彬那家伙每天找他,他们俩…该不会是"

听了瘦猴子阿基的话,一旁的志伟也点头,觉得深有同感,两人的内心很複杂,不知道是妒忌,还是看笑话的心。

下午的铃钟响起,又开始了剩下的几堂课,在这期间,余彬也彷彿失了神,他望着离自己前面,还有好几个位置的若静,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下课的钟声终于再次响起,当若静拿起背包,就要走出门口,他知道,千万不能让余彬知道自己是鸡排妹的事,因为一旦让余彬知道了,那他也没办法再继续面对他,毕竟自己男扮女装是好羞辱的事情,而且他很重视这份难得的友情。

这时的余彬,他发觉自己越来越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其实随着高三毕业前的最后一年,他心中好几次都快要爆发一种若静是女生的假象,明明知道若静只当自己是好兄弟,好朋友,但是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只能轻轻叹了口气。

在校门口外,林若静看见了徐安妮。

此时她正被一个样似老管家的人,请上了一辆黑色豪车内,看着这一幕,林若静心里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这个世界的穷人与富人,永远是在不同世界的两个极端。

回到家,换下校服后,林若静进浴室沖了下澡。

他闭着眼睛,让湿凉的水打湿自己,想着中午吃饭时间,那余彬看着自己说的那些话,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好笑,忍不住笑出声。

"还说我女生呢,就算我成了女生,也不会爱上男人的傻瓜"

床头的时间"现在5点,离夜市工作还有一个多小时,还是去买些麵条,作些带去中午吃好了"

若静一开始先拿起一张火红色钞票,想了一下,还是把那钞票放了回去,只拿了些零碎钱下楼,他来到离自己房子近的小杂货店,只买了最便宜的一包小麵条包,给了老闆10几块零钱,老闆看着若静,心生怜惜,又多给了他一包多些的麵条。

林若静将麵条做好后,没有冰箱冰存,他只能先搁置一旁,他将房东留给他的老衣橱打开。

从衣橱内各分成左右一边,左边是自己男生的校服和随身衣物,右边则清一色的女生服装,这些女服是鸡排大叔特意挑选过的,且衣内有些女性垫胸用的,只要女生穿着,可以增加自信。

林若静非常俏丽,他虽然是男生性别,但经过这些女性装可爱的衣服点缀之下,再加上一顶黏贴式的假长髮,套上一双过膝的白色大腿袜,没有多久,一个活泼俏丽的正妹,就出现在之前若静待过的屋子里。

此时若静看了自己面前的半身圆面镜,一双大眼看了看自己,特意放轻声音说。

"谢谢您的惠顾,欢迎客人再来"音质很轻柔。

只是自己这些打扮,并没有让若静稍有心情欣赏,因为每天练习声音,已经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

想当初,若静工作难寻,从技术方面,他无法胜任太职业的活,而劳力方面,雇主一看到他的身型便摇了摇头,便利商家要真正的女生,想到最后连乞丐看了他,都当他是同行,要抢自己的饭碗。

有了好几次软钉子之后,好不容易才看到鸡排大叔贴出了一张徵才助手广告。

上面写着,"徵求可爱助手一名,工作轻鬆,态度认真,可兼职"

若静去应徵,一开始鸡排大叔当他是女生,开心的答应,可等到看了他的身份证件后,当场也傻在那裏,他本想拒绝,后来在若静楚楚可怜的攻势之下,才仔细的观察起若静,并且将原本就準备好的一袋女性衣物给了若静。

"来不及了,时间呢…"

若静心里数着时间,应该是快迟到了,他心里想,只怪今天多作了些麵条,才费了些时间。

就在月色慢慢抬头之下,接近夜市的一处街角,一名打扮亮眼的正妹,与一名男子碰在一起,男子只是因为碰触退了一步路,而那正妹因为这突来的冲击,已经跌的不是很好看的姿势。

那男人个子满高,约有1米8,一身休闲式的服装,休闲鞋,加上那挺直的鼻樑,温和的眼神,梳理得宜的中分髮型,看的出来是一位相当注重体面的人。

只见男子见到正妹后,沉默了数秒,后一脸笑意说"不好意思,是我冒失了"

当男子伸出右手想扶起女孩时,只见一沐浴过的馨香味,飘散在夜晚的空气之中,而男子只隐约听见女孩与自己擦身而过说的"冒失鬼"

"呵,我这回还真是当了头次的冒失鬼了"

转身看着远去的女孩,刘少奇自语道"今晚能碰见这幺有趣的女孩,这一定是梦,而且可能还是一个美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