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章晚餐谢礼

顿时,他成为夏家众人的焦点。夏先生和夏夫人相当错愕的样子,正前方夏晴光似乎是听见声音才抬头看向他这边,表情有些意外。

直到听见身后的噗哧一笑,殷颖黑才想到要去捡筷子,离座时和有点傻眼的苏太太目光短暂交集。

饭厅两旁各站有一排穿着黑衣、黑裙,搭配白色围裙一致打扮的女僕们,其中一位上前几步、弯腰帮忙捡起那根他一时间找不到的筷子。

「呃,谢谢。」他难堪地欲接过,不过那女孩只是摇摇头,将目光投向旁边,有另名女僕替他拿来一双乾净的。「不好意思……」

回座的他,握紧了餐具,更专注地确认主人姿势再比照操作,然而怎幺做怎幺不对,肚子好像更饿了,人类这个要使用餐具用餐的文明也太辛苦──

「殷同学。」忽地,夏先生出声喊他。

「……是!」他赶紧回应,不过闪神的结果便是筷子又飞了出去。

「你看来不太会使用筷子?」他问完,招呼一个女僕过来不知叮嘱些什幺,女僕应诺了声退下。

「……是,事实上……我没用过任何餐具。」既然夏家主人开口,他乖乖坦承道。

「真令人意外,你长到那幺大,吃东西都不用餐具的?」这次换夏夫人发问。

「我一天能有得吃就很好了。」他说着,瞄了眼夏晴光,她正专注吃饭,不过偶尔投来的眼神充满疑惑。

目前观摩人类用餐情况,他们似乎不会边讲话边吃,反正现在的他连一口都吃不到,索性放下只剩一支的筷子,它很快被走来的女僕收掉。

「你住哪?和父母同住?」

夏先生竟然开始对他做身家调查,这话题也跳得太快……殷颖黑盯着桌面,此问比解释如何赶走不良少年更困难。「我……四海为家,没有爸妈。」

众人一声惊呼,殷颖黑只觉得更难堪,继续低垂着头。

「你给人的感觉不像。」许久,身边传来苏太太的声音,这句话是褒是贬他不清楚,只得保持沉默。

夏家其他人就此安静下来,殷颖黑隐约感觉到他们的目光,头垂得更低。

「先生,您要的东西。」

「谢谢。苏太太,这给殷同学。」

另一种餐具映入眼帘,殷颖黑在国小观摩时见过,那是支汤匙。

「这个比筷子好使多了,试试看?」

他只是盯着汤匙发呆,放眼望去没人使用这餐具,迟疑许久只好凭藉印象一把抓起──

「咦,原来殷同学是左撇子?」

「左撇子?」新名词,他茫然地回问首度开口的夏晴光。

「就是……你的惯用手是左手?」

「我不知道自己的惯用手是哪边……」

「……」

「殷同学,汤匙是这样用的,试试看。」苏太太就近教学,先示範一次,再要他仿照,左手和右手皆尝试过几遍。

「怎幺样?觉得哪一手拿汤匙比较顺?」夏夫人问道。

「应该……这边吧。」他扬了扬右手。

「果然和大多数人一样。」夏先生呵呵笑道。「这样子应当没问题了,继续吃饭吧。」

汤匙使用起来确实轻鬆许多,然而殷颖黑觉得很对不起邻座的苏太太,她一直帮他夹菜,因为夹菜这动作还是用筷子比较方便,但他就是不会……

还有,这顿晚餐谢礼即将结束,虽然填饱肚子很好,不过接下来他该何去何从?

「殷同学,我代表夏家,在此正式向你致谢。」夏先生朝他举杯。

随着他的动作,夏夫人、夏晴光以及苏太太皆举起杯子。

这个动作是?殷颖黑困惑地眨眨眼,他没在学校见过。

模仿照做总没问题吧,他握紧杯子举高,见众人微笑,看来是做对了。

「很谢谢你救了我。」敬完酒的夏晴光对他甜甜一笑。

「路见不平,这是应该的……」那笑容令他看得很不知所措。

「希望这顿谢礼大餐让你满意。」

「我很满意,从没吃那幺饱过,非常谢谢夏先生──」

「总管先生。」女僕们忽然齐声道。

「我想,他可能需要其他谢礼。」门口传来一道有点耳熟的音色。

转头,殷颖黑大骇,那个人竟是自己傍晚才从他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叶总管。

「叶总管,怎幺现在才回来?」

「喔,路上遇到老朋友,抱歉没先说一声。苏太太妳别忙,我吃饱才回来的。」

「殷同学你怎幺了?忽然表情那幺害怕的样子。」

直觉躲进餐桌底下的殷颖黑,不敢回应夏夫人的关心,想到叶总管那时的兇狠,还有他是不是又要叫出看门犬赶他?

「叶伯伯不是坏人。」夏晴光接着补了句,她显然猜到他害怕的原因。

殷颖黑愿意相信主人的话,但他依然忘不掉那时的恐惧。

脚步声靠近,他与蹲下身的叶总管四目相交,更是惊恐地退至更里头。

「没事,这次我什幺都不会做好吗?」叶总管苦笑着,朝他伸出善意的手。「夏家没有看门犬,当时是吓你的。」

殷颖黑慢吞吞钻出桌底,旋即躲到苏太太身后,他尚不敢放鬆警戒。

夏先生早已注意两人的互动好一阵,此时他终于开口:「叶总管,你和殷同学认识?」

「第二次见面而已。」叶总管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就是我出门前向您提过的,要来应徵被我赶走的那位男孩子。」

「应徵?」夏先生想了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所以你进门才会说,觉得殷同学需要其他谢礼。」

「是啊,我想他是需要一份工作。」

夏先生忖思好一阵子,才回应总管:「我们缺人吗?」

「回先生,其实不太缺,再说男侍的应徵标準更高。」

「这样啊……」

殷颖黑奇怪地盯着叶总管,为什幺他的态度变得那幺多,且竟然有想帮助自己的打算?不过,夏家主人是夏先生,如果他不答应便没希望。

他再度看看夏晴光,并扼腕于自己无法告知身分这件事,要是能的话,夏晴光会相信他的人格……呃,猫格。

「先生,我有个建议。」

「你说。」

「既然殷同学今天救了晴光小姐,何不让他担任小姐的贴身保镳?」

「贴身保镳……听起来可行,但是这职位比男侍更──」

夏先生没有继续说下去,看样子仍有所顾忌的模样。殷颖黑不晓得该怎幺替自己辩护,只得真诚地望着夏先生,希望对方能感受到他的诚意。

偶然转头,殷颖黑惊见不知何时来到眼前的叶总管,他将双手搭在自己肩上。

「先生,我可以替这孩子担保。」

幻光小言:

对不起各位读者……我终于把本週进度生出来了QQ

虽然星期四如期加更,但也表示没存稿了,得在剩下三天内赶出新篇……

幻光下週六日一要去员工旅游,不过本人不打算停更,

希望能在出发前写完进度,设好预约上传,不令读者们久等喔。

这篇对应原版27~28章,不过用餐那段几乎全是新增的XD